湘西会战简介:国军成功保卫了芷江空军基地

  湘西会战也称雪峰山战役,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次会战。侵华日军此战目的是争夺芷江空军基地,故又称“芷江作战”。战争起于1945年4月9日,止于6月7日。在双方参战总兵力28万余人,战线长达200余公里。在王耀武指挥下,湘西会战取得了雪峰山大捷,歼敌3万余人 。湘西会战最后一仗主战场为怀化溆浦县的龙潭镇、温水乡和邵阳市洞口县的高沙、江口、青岩、铁山一带。战役以日本军队战败而结束。湘西会战的胜利标志着中国抗日正面战场由防御转入反攻阶段

  在1944年日军“一号作战”中,国民政府在各地败退影响的不只是前线防御,对中美空军的合作也造成莫大损失。在抗战期间中国在各地主要城市兴建机场,让空军得以使用战术支援陆军;但一号作战让空军在衡阳、零陵、宝庆、桂林、柳州、丹竹(在广西平南县)、南宁等地的7个空军基地和30余个飞机场,相继被日军占领或捣毁。

  1945年3月开始的鄂北老河口之战中,那里的机场也被摧毁。这样,芷江机场就成了美国战略空军在华的唯一的前方机场。该机场经扩建,从当地起飞的轰炸机不但沉重地打击了在华的日军战略目标,也直接威胁着台湾一带的日军设施。东京大本营认为,在日军进行抗击美军登陆中国沿海的作战时,从侧背芷江机场起飞的中美空军,将会给日军造成重大伤亡,因此,日军认为必须捣毁这机场。

  除了摧毁机场的首要目标外,次要目标是保持湘桂铁路(长沙至南宁)、粤汉铁路(广州至武昌)之畅通;再者1945年2月打通中印公路后,每个月近5万吨的物资输入中国强化重庆政府的战斗能力,在美军总顾问魏德迈的规划下这些物资补充中国现有部队,将重组成30个美械师。国府也因此调整部队,将当时尚具战力的部队整并为第四个方面军并接受美械补给,当时有第三、第四方面军在华中接受整补,为拖延这批美械部队造成的战略压力,日军希望以攻击拖延中国反攻时间而进攻该地区。 本次会战,日方由第20军司令官板西一良中将指挥,中方由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指挥第三、第四方面军、第十集团军防守作战。

  虽然看起来会战目标明确,但自战略观点思考却是逻辑不通的作战计划。1944年底以前美军确实只能依靠中国基地对日本领土与占领区实施战略轰炸,但1945年美国已经对菲律宾与太平洋诸岛实施反攻,损失一两个中国机场根本不影响战争局势,同时滇西缅北会战的成功让重庆政府流入更多美援,还可以把当时驻缅北的战力转用,不一定需要靠整编中的部队作战,像是新六军在重庆政府的坚持下便在1945年初空运回中国强化国府战力;但日军方面在1944年底太平洋战线溃退而急转直下后日本的战争目标已经转向本土防御,在华部队许多在一号会战后兵力尚未补充完成,光是防御就相当吃力,硬要进攻只会加速在华军力折损,并非上策。

  在此消彼长之下,正常思维应该是收缩防线争取时间强化本土防卫能量。但日本陆军在这种时候却缺乏面对现实的决策,仍希望以攻击来取得更多的优势,且认为当时战力足以打垮更换美械后的国府部队。实际上在日军内部沙盘推演时参谋便提出警告,甚至提出美军空运国军部队至芷江前线此种作法,但是驻华日军高层仍选择性无视许多兵推出现的极端不利状况并决定发动此次战役,结果也如兵推一般,日军从一开始便陷入僵局,到最后全面溃败。

  4月初,日军第20军司令官坂西一良中将驻邵阳指挥日军分三路向湘西进发:南路第34师团及第58旅团等由新宁、武冈、武阳向洪江进攻;中路第116师团、第47师团等由邵阳沿邵榆公路西进,突入安江,直取芷江;北路第34师团进攻新化、辰溪、溆浦;另以第64师团、第68师团向宁乡、益阳佯攻,以牵制中国湘北军队南下,企图一举攻下芷江。

  4月26日3000余日军向绥宁、洞口至洪江的要地武阳进犯,武阳驻军第9连与数倍于己之敌苦战4昼夜,全连壮烈牺牲,武阳陷敌。5月4日起第5师经3日激战,攻克武阳,歼敌58旅团长以下1500余人。武阳大捷是湘西会战由被动变为主动,由防御转为反攻的标志,为反攻作战打下了基础。5月6日,中国军第四十四师一部克复新宁城。5月7日,中国军第一二一师与第四十四师之一部增援武冈,围城日军受重创后逃遁,武冈城解围。5月9日,日本中国派遣军下达了中止芷江作战命令。 从5月9日至6月7日,中方反攻。日军转入战略收缩防御阶段。 在战役中,国民革命军虽然尚未完全换装美械,但是借由这些尚未换装完全部队的火力,加上中美联合空军的空中支援,即将日军阻挡在第一线防卫上,并将日军打到丧失进攻能力。在作战后期由原路反攻。在国军有效的防御反击以及中美联合空军的支援下,以优势兵力将四路日军直接当面击破。日军于6月7日退回原出发地,战役结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