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国军相持阶段的一种新尝试

   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是抗日战争初期国共两党合作举办的培训游击干部的一个机构。它是在抗战最危急关头国共两党联手培养抗日游击干部的一次尝试,也是国共两党合作最具体的行动之一。它的成立对倡导游击战争的重要性和增强国民党部队长期抗战的信心起到了一定作用。

     国共两党达成共识  南岳游击干部训练班正式开班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平、津、沪、宁等地相继被日军占领。1938年10月下旬,随着日军新攻势的展开,广州、武汉两重镇又接连沦陷,抗战形势异常严峻。

  抗日战争转入相持阶段以后,蒋介石于1938年10月在武汉召开高级将领会议,并邀请了朱德参加。会上,朱德向蒋介石提交了国共两党联合举办游击干部训练班的建议,得到蒋介石的赞同。同年11月25日,蒋介石于南岳召开第一次军事会议,当即确定在南岳开办这一训练班。中共中央随即派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等一批中共教官及部分工作人员参加游干班的筹建和教学工作。

  由叶剑英率领的中共代表团及工作人员30多人,于开训前集中在“衡阳八办”做筹备工作,编写教材、备课、试教。游干班开训后,叶剑英率代表团去南岳,“衡阳八办”积极作好他们的后勤生活保障,使游干班的中共工作人员,能顺利开展工作。

  1939年1月24日,南岳游干班宣布成立,蒋介石兼主任,汤恩伯任教育长,叶剑英任副教育长。 



  2月15日,游干班第一期正式开学,1046名学员编为8个队,其中第七队大部分是经中共衡山县委决定派往游干班学习的原衡山青年战时工作队队员,共60余人,设有地下党支部,刘东安任支部书记,谭云龙任宣传委员,何欣光任组织委员。在党支部领导下,他们一边按游干班的要求坚持正常学习,一边仍协助中共衡山县委开展抗日宣传工作。

     时间不长 但办班的特点明显

  游击干部训练班系战时的短期培训,因此机构比较精干,教学也相对简单实用。训练班本部设教务处、政治部、总务处、总队部、机要室等办事机构,另配有勤杂部队负责勤务保障。训练班建立初始有教官和科室管理人员95人,其中少将11人;8个学员队管理干部52人,其中少将4人。学员组织则采用军事建制,设队统辖。

  训练班开始拟定的招收对象,是各战区部队营长以上军官和高级司令部的中级参谋人员,要求以军为单位选派战术修养较好而又有作战经验的军官参训,结业后回原部队办班训练基层军事骨干,编组游击队,到敌人的侧面和后方去开展游击战争。实际上,学员来源为四个方面:全国各战区部队按分配名额选送校级和尉级的军官,各省、县政府及各级国民党党部选送的党政人员,三民主义青年团部保送的人员,从衡山、衡阳、曲江、桂林、吉安等地直接招考的部分高中毕业生(其中女学员占1/10)。学员结业后,即分批分配到各战区部队任职。学员中少部分是上校、中校军衔,大多数为少校军衔。

  游干班的训练内容很多,分精神训练、政治训练和军事训练3大类24门课程,游击战争课是教育训练的中心,其中以《游击战术》、《游击政工》为主要课目,结合讲授和训练军事基本知识及特种技术。叶剑英等中共教官承担了《游击概论》、《游击政工》、《游击战略战术》等课程的教学,他们利用课堂,积极宣传中国共产党关于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思想,同时也宣传全民族抗战的一贯主张,对学员的启发和鼓舞很大。丰富灵活的教学内容既实用,又有针对性,众多重量级人物的参与也令此班的名声越来越响亮。

  此外,一些中外名人也曾来此讲课、作报告的学习,其中有苏联顾问讲授炮兵协同作战;胡愈之先生讲“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分析”,日本反战作家鹿地亘讲述“对日军阀的解剖和日本国内的民主斗争”等专题讲座。越南共产党胡志明曾化名胡光跟随叶剑英在游干班学习和工作,后来成为越南共产党主席。

  5月15日,第一期学员举行毕业典礼(其中第七队因是4月上旬入班,至7月上旬毕业)。接着,6月20日至9月20日,举办了第二期游击干部训练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