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堂铺伏击战:徐向前元帅抗日的第一次成功战斗

  响堂铺位于邯长线上黎城县的东阳关下,东阳关又称壶口旧(故)关、壶口关、盂口,春秋置关,明设巡检司,虽比不上迤北的平型关、娘子关、雁门关之险要,但就其地势来说,也是山西通往冀豫的孔道,太行山的主脉。

  这里弯弯曲曲横断为两壁悬崖,稍东的五侯岭、关东坡,都是乱石层截,岈洼垤穴,几乎没有一步路是好走的。光绪《山西通志》如是说:“泽、潞凭高设险,障蔽两河,而潞川中夷外阻,尤自古形胜地也。其当东出之冲者,曰东阳关,在黎城县东二十里,一名吾儿峪,古壶口关也。”

  1938年,侵入晋南、晋西的日军,其目的是由晋南渡过黄河,实现战略突破,将我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第一二九师驱逐出晋西、晋东南,以求巩固晋南占领区,稳定后方,使被卷曲的“蛇身”伸展开来,伺机突破黄河天险,实现其与津浦路日军会合陇海路,南取武汉,西夺西安之预定企图。当达此目的,日军继续向黄河各渡口猛犯。邯(郸)长(治)大道和从长治到临汾的公路上,日军大大小小车队,在全副武装的警戒下,日夜运送伤兵和作战物资。

  刘伯承认为“为了破坏日军的战略计划,迟滞其行动,我们要再给敌人一次更严厉的打击。选好地点,对敌人的运输队进行一次较大规模的伏击,包个大馅饺子!”他提议:“这一仗由徐向前指挥。”

  经过侦察,八路军获得情报称,日军本月上旬在神头岭遭我伏击后,惊魂未定。邯长大道沿线戒备森严。黎城到涉县间增设了东阳头据点,驻兵150多人,涉县守城军增至400多人,黎城千人有余。公路上昼夜有武装军车巡逻,一有风吹草动,就盲目射击,为往返车队壮胆助威。

  从黎城至涉县的公路约50公里,经东阳关、王后岭、上下弯、响堂铺、河头村、椿树岭、河南店等诸点。响堂铺附近公路是沿河而行,路南坡度较小,路北下坡到河床。徐向前同旅团指挥员陈赓、陈锡联经过认真研究,一致认为在响堂铺伏击敌人是着好棋。

  3月26日,午夜后至黎明前,部队在黑暗中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伏击地域。直属队进到佛堂沟;七六九团在响堂铺以东的杨家山、江家庄一线展开;七七一团在正面的宽漳、后宽漳一线展开,陈赓的旅指挥所在该团阵地后侧开设;七七二团在马家拐展开,徐向前的师指挥所就设在该团左前方。响堂铺路北的后狄村山坡上,徐向前守着电话机,和战士们一道忍受着寒冷和潮湿,等待着一场战斗的到来。

  8时30分, 169辆汽车(我军资料为181辆)摆成2公里的长蛇阵,由黎城经东阳关,向响堂铺路段开来。这支日军为:

  第四兵站汽车队队长:森本浩骑兵少佐

  第四兵站汽车队本部(森本浩骑兵少佐) 将校5人,下士官兵14人;乘用车1辆,货车5辆,修理车1辆。

  兵站汽车第57中队(山田行雄辎重兵中尉)将校6人,下士官兵188人;乘用车4辆,货车71辆,修理车6辆。

  兵站汽车第58中队(木村芳太郎步兵中尉)将校6人,下士官兵181名;乘用车4辆,货车71辆,修理车6辆。

  以上共计将校17人,下士官兵383名;乘用车9辆,货车147辆,修理车13辆。下士官兵中步兵139人,掷弹筒兵15名,工兵40名,辎重兵98名,辎重特务兵87名,卫生兵4名。武器有38式步枪143枝,38式骑射枪98枝,南部14式手枪39枝,军刀5把,掷弹筒4具,轻机枪2挺,重机枪1挺,短剑87把。(1938年初,华北的日军汽车部队作了一次改编,主要是加强了各汽车中队的自动火力,为每个兵站汽车队本部配备了一挺重机枪和2个掷弹筒,为每个汽车中队的自卫小队各配备了1挺轻机枪和1个掷弹筒。)

  敌人仗着车多人多火力强,一路威风,一路尘扬,9时左右,完全进入伏击的口袋。徐向前一声令下:“打!狠狠地打!”顷刻间,轻重火器一齐开火,爆炸声震得地动山摇,车队的头尾已燃起熊熊大火,整个车队前逃受阻,后退无路,日军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弄得晕头转向。战士们一个个从冰冷的掩体冲杀出来,与顽敌展开肉搏战,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逞凶一时的侵略者一个个倒在血泊中。驻在东阳关和涉县的鬼子兵急忙出援,遭到打援部队的迎头痛击,又慌慌张张地龟缩回去。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除41个鬼子在兵站汽车第58中队第3小队长龟谷少尉的带领下逃跑、另21个鬼子分散突围外,其余337名日军或死或俘。被击毁汽车169辆,八路军战士和民兵将缴获的大量作战物资用车拉、马驮、手提、肩扛,迅速退出伏击战场。

  战后,一个日军兵站汽车队的士兵村山武夫在4月3日的日记上这样记载:昨今は敵の敗残兵は、自動車隊のみねらふ如くに見え、昨日、自動車隊の森本部隊(小西部隊でない)に属する自動車隊二ヶ中隊、自動車百台、兵不明、全滅の報あり、全くしゃくにさわってたまらな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