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怜花是谁?如何评价王怜花这一人物形象

  如果要我用一种颜色来形容《武林》中的人物,那么

  朱七七是金色的,一如阳光与火焰,明丽热情,直率天真;

  沈浪是白色的,一如月光与云朵,温和睿智,神秘幽远;

  熊猫儿是红色的,就像陈年的女儿红,豪情四溢,洒脱奔放;

  金无望是灰色的,就像火山上冰冷的岩石,冷漠坚定,内里却涵蕴着旁人所不知的激情;

  白飞飞是黑色的,流星划过天际,化做黑色的陨石,沉沦的灵魂,悲伤而绝望。

  那么王怜花呢?他又是什么颜色的?我想不出,也许是某几种颜色的混合,但你要我说清楚究竟是哪几种颜色,我也还是说不清楚,这正如我对这个人的感情,爱厌交织。

  他极度自负。

  也难怪,有那样一对举世无双的父母亲,有那样一身旁人几辈子也学不来的本事,年纪轻轻,已成为一个庞大组织的首领,赏罚分明,调度得当,连金无望都暗叹其“隐然已有一代枭雄宗主的气概”。像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不自负,怎么能不骄傲呢?想他在朱七七面前极力显示自己的文才武功,博学多闻;想他冷斥赵明“你也配学我?”,仅仅因着下属一句风流是学自己的话就不惜痛下杀手,这神秘少年的骄傲可想而知。然这骄傲到底有些苍白,若是真的自负,那也不必刻意去显露,也不必在乎别人是否学我,只是因为那骄傲无情的外表下还隐藏了一颗自卑脆弱的心吧?

  是的,他极度自负,却也极度自卑。

  他的父亲是绝代枭雄,武林闻风丧胆的快活王,然而可笑的是,他非但不能认这个父亲,却还要千方百计地想法子杀了他。他有一个美丽聪明的母亲,风华绝代,机变无双,但又是武林正道所难容的左门邪道。在世人面前,他绝不能坦然说出自己的父母是谁,暗地里还要帮着自己的母亲去对付自己的父亲,身在多么奇怪而悲惨的家庭中,从小缺少父母的亲子之爱,也没有朋友之间欢笑嬉戏的温暖。阴谋与鲜血,他接触到东西都是不能见光的,他的母亲教给他一身本事,只是为了要他帮自己复仇,这样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又岂会有多么健康健全的人格。

  一个人的心里若是没有阳光,那么他看到的世界整个就是黑暗。喜欢看别人痛苦流泪的人,是不是因为他自己比别人更痛苦悲伤?对自己的母亲——这世上自己唯一的亲人暗暗怀恨,那又是怎样一种心灵的折磨。“他喜欢别人也被折磨、羞侮,而失去幸福、自尊,而自卑、自愧;他喜欢别人家庭离散,无父无母”这也绝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心态。王怜花的生命就像是包裹在一个厚厚的茧里面,他本是一只美丽的蝴蝶,当然不自甘躲在一片黑暗里,要飞到外面的阳光里去,却又害怕阳光的灼伤。

  但他渴望阳光。当朱七七走进他的生命里的时候,我相信他看到了阳光。我一直在想他对朱七七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那也许不是爱,但那也绝不是纯粹地迷恋她的美貌。朱七七的拒绝强烈地打击了他的自信,最开始的时候,他也许只是出于男人的虚荣心,想要征服她。可是后来,情况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朱七七善良、率真、明朗,和他所经历的人生是截然不同的,他对她的迷恋,我想更多的还是因为对一种健康快乐的人生的向往。

  朱七七多情,沈浪正直,熊猫儿豪爽,这些善良的人或多或少触及了他不愿触及的内心。王怜花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和沈浪是一类人,他们都是孤独的,高处不胜寒,然而沈浪到底还有金无望,还有熊猫儿,但王怜花呢?谁能了解王怜花的心?天纵奇才,却没有一个普通人都可以享受到的人情之暖。他的母亲利用他,他利用他的属下;他的风采足以倾倒无数红颜,却产生不了爱情。他从不轻易对人寄予真心,当然也没有人会对他肝胆相照。但他到底也是个人,再怎么骄傲,内心深处也未尝不曾渴望过温暖,渴望过光明,渴望过真心的关怀和帮助。

  如果只是想占有朱七七,以他的手段,未尝没有机会,但不是每一次他都那样去做了,到最后甚至还出人意料地选择了成人之美,在他内心深处,也许还是希望她能够真心接受自己的吧?当朱七七质问他:“这些话,你为什么不到沈浪面前去说?”,他说:“这只因为我怕他,这回答你满意了吧。”王公子冷冷的回答中流露出的也未尝没有醋意。所以当七七对他说,还是做个好人好些的时候,他沉默了,他的内心在想些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时候的王怜花已绝不是当初洛阳城里的那个王怜花了。

  其实王怜花和朱七七、沈浪在一起时,很多时候表现地都像是个孩子,听到沈浪夸七七“好孩子,你真乖”,王怜花会愤愤不平地说“但却没有人向我说这样的话,我累死岂非冤枉。”这哪像是聪明绝顶的洛阳公子所说出来的话,分明就像是和兄弟姐妹争糖吃的小孩子。我不想说是沈浪的正义和心胸感化了王怜花,我更愿意说是因为王怜花自己想要飞到光明里去的,父母都已死去,外在的枷锁已经没有了,只要除掉心里的枷锁,对他来说,又还有什么不可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