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将领庞炳勋投敌后,他的家人说了什么话让他无地自容?

  抗战时的最高投敌将领庞炳勋,到底是个什么的人?可以用他说过的3句话,来简单概括他的一生。

  1.

  “年年当杂牌,天天孤哀子,不求向上爬,但愿不饿死”。

  这是他在1937年10月或11月时所说。

  当时,他作为40军军长,已经在天津南的姚官屯附近,和日军第10、第16师团打过一次硬仗。

  此仗,是他在抗战全面爆发后,从山西运城驻军地调出,进行前线抗战的第一仗。

  9月24日,打了七天七夜,死伤无数,其中231团打得剩300人,只好撤出战斗,撤往山东,继而安徽。

  就在这休整期间,他收到了上级的建议,劝说他“退休”:

  “自北伐至抗战,已有10余年,更陈兄还是军长职位,国府念你年老,拟调中央任职。”

  庞炳勋字更陈,生于光绪五年,此时58岁年近花甲,说他年事高,一点儿没错。

  他辛亥革命即在军校秘密反清,1920年参加直皖作战,之后军阀割据混战,其反复倒戈易旗,最后接受张学良东北军的改编,当上40军军长,说他混了10年还是军长,也一点儿不错。

  但是,劝他“到中央任职”,就是一个坑了。这明摆着是劝他放下军权,解散他的部队。

  庞不从,对来劝说他的人讲:“横竖我有这点本钱,打仗还可以,到中央做官那一套,咱们不行。”

  次月,上面又直接下令,把他40军5个团缩编为4个。此时的庞甚感愤慨,发牢骚说:

  上面一直想收自己的军权,自己打仗十几年了,就是为部队弟兄们的军饷军粮整天东倒西歪,求爷爷告奶奶的。当了40军军长,还是杂牌军一个,虽然只发嫡系军军饷的80%,可我老庞饿不死也知足了。抗日杀敌,让我第一个去当炮灰我也去了,也拼死去打了。可现在,还是想方设法收我的军权,我老庞这一辈子咋恁悲催啊!

  “年年当杂牌,天天孤哀子,不求向上爬,但愿不饿死”,就是在这一番牢骚后,自己愤然写下的打油诗。

  2.

  “你们都去吧,我留在这里,与敌人拼到底。”

  这是1938年3月底,庞在山东台儿庄临沂阻击战中,弹尽粮绝时说的一句话。

  当时,板垣征四郎率日本最精锐的第五师团,从青岛登陆,沿津浦铁路线南下,打算与从上海北上的日军在徐州会师,控制南北交通主线津浦线。

  庞奉命在徐州外围的台儿庄外围临沂,阻击板垣。板垣飞机大炮坦克机关枪,精锐武器立体攻击,庞带领抗日战士以步枪手榴弹加血肉之躯,前赴后继,死守临沂。

  板垣几经冲杀,仍然攻不下,恼羞成怒,飞机大炮炮弹倾泻如雨,庞军团营将士几乎全部战亡,最后,庞的特务连也上了,学兵队也上了,自己的警卫也上了,全部牺牲。

  3月25日,他与第五战区司令通电话说:“我的官兵已经伤亡殆尽,请长官决断!”

  司令说让保卫临沂,“责无旁贷”,他只有死守。

  放下电话,庞含泪对参谋幕僚们说了这句话:“你们都去吧,我留在这里,与敌人拼到底。”

  最后,援军到来,击溃日军,取得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捷。

  3.

  “好汉不提当年勇,胜败乃兵家常事。中国的《三国》里的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还有走麦城之时。更何况我呢?”

  这是1943年5月,庞炳勋投降日本后,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把他接北平为他压惊,一见面,冈村就夸他:

  “庞炳勋将军英勇善战,1938年打败皇军的劲旅板垣师团!”

  老庞哈哈一笑,说出了这句话。

  不过,拿关羽的败仗比喻自己此次失败被捉,投敌归降,老庞的比喻有失帖当。

  当时,64岁的庞炳勋是24集团军总司令,兼河北省主席,在面对冈村宁次华北大扫荡时,消极抗日,既不降,也不打。

  冈村派人谈不妥,就开打。

  一打,老庞就下令转移,他本想着扫荡结束后还能回去。结果,这次他手下的孙殿英先投降了。

  然后自己在往林县撤退时,由于自己年纪大、腿还瘸,座椅滑竿目标太明显,被日军发现。

  交战中,他的部队不少被俘。自己在山谷中也跌落下来。最后失联。

  最后,他和儿子、副官等几个人,在附近村民的帮助下找到一个山洞藏身。

  孙殿英打听到了他的藏身处,日军又派人去谈。庞炳勋投降,跟着鬼子下山了。

  作为投诚最高级别的陆军上将,又是一个省的主席,庞炳勋的投降令冈村喜出望外,遂派飞机去接他,到北平冈村的司令部为他亲自接风洗尘。

  4

  老庞投降后,他的家人有一句话也很经典,能说明家人对他投日的不满。

  那是1944年3月,日军进攻郑州,开始了河南战役。冈村怕这个曾反复倒戈的老油条趁机再起事,就再次把他“请”到北平。

  一到北平,冈村就派人把他软禁起来,好吃好喝好招待,就是不让他随意走动。

  期间,他在北京的女儿女婿来看他,见他如此窘状,不由说:

  “你当年若能慷慨赴死,为国殉难,何等光荣?而今活着倒受人摆布,真不如死了的好。”

  老庞听了一声叹息,默默无语。自己孩子都这样看自己,国人更是不会原谅他了。

  遥想当年自己参军、抗日,一生名声弄了个晚节不保,真是不值啊……

  日本投降后,66岁的庞炳勋对打仗意兴阑珊,年事已高,自己交出了40军军长一职,任“国防部咨议”,一个退休性质的闲差。

  1949年南京解放前,他带着姨太太、儿女家眷,随旧部撤到台湾。

  在台北,他买了一所房子,然后和孙连仲合伙开了个饭店。

  1963年,85岁的庞炳勋在台北病逝。台湾当局政要前往吊唁。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他的姨太太随他在台湾,但他的正室冯氏和孩子,却都在大陆生活、工作。

  长子庆楚,在云南工学院任教;

  次子庆振,曾参加抗美援朝,战后回国任辽宁本溪市体委副主任;

  三子庆洛,在上海高压开关厂当厂长,即是工程师,又是政协委员。

  1967年,在庞过世4年后,妻子冯氏在上病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