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楚七国之乱:刘邦的绞刑架工程

  西汉建立后,刘邦认为,秦王朝灭亡的原因,是没有分封同姓子弟为王拱卫皇室。因此,他一面消灭异姓诸侯王,韩王信。韩王信本名韩信,赵王张耳,淮南王英布,楚王韩信,梁王彭越,燕王臧荼,长沙王吴芮,同时分封叔父之子刘贾为荆王、异母弟刘交为楚王、庶长子刘肥为齐王、兄长刘仲之子刘濞为吴王,少子刘长为淮南王、儿子刘如意为赵王、儿子刘恢为梁王、儿子刘友为淮阳王、儿子刘恒为代王,并与群臣共立非刘姓不王的誓约。当时,九个同姓王占据全国大部分地盘。全国五十四郡中,诸侯国拥有三十九郡,仅齐国就占有七郡,中央政府管辖的只有十五郡。当时全国共二百七十七万户、1300万人口,由中央政府统辖的只有九十七万户、450万人,是全国户口总数的1/3略强一点。刘邦为防止诸侯王位被异姓篡夺,特地杀白马为盟誓,立誓“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

  刘恒是刘邦第三子,最初被分封为代王,建都晋阳(今榆次)。西汉经历了诸吕之变,刘恒因缘际会,被宗室拥立登上帝位。为宠络刘氏宗室,他又陆续分封了许多诸侯王。此时各诸侯王业已长大,他们的势力迅速膨胀,宫制百官同中央没有二制,甚至有的诸侯王自制法律,公开抛弃不用汉朝制定的法律《九章律》及一系列律令诏命,成为事实上的另一个中央政府。

  公元前177年,济北王刘兴居乘文帝率兵出击匈奴时发兵叛乱,进袭荥阳,事败自杀,济北国除。文帝六年,淮南王刘长勾结匈奴发动叛乱,兵败后被废封号,迁徙蜀地时死于道中。直到此时,汉文帝才感到皇权威胁,遂接受大夫贾谊的建议开始削藩。削藩同诸侯王利益严重冲突,内战注定无法避免。吴王刘濞是诸侯王中最强大的一支,削藩对他欲望的继续扩张打击最大,更加之汉景帝还是皇太子时,曾因琐事将吴王刘濞世子用棋盘打死,新仇旧恨促使吴王刘濞终于爆发。

  吴王刘濞与胶西王刘昂联络,约定反汉事成后,吴与胶西分天下而治。胶西王刘昂又与他的兄弟、齐国旧地其他诸王相约反汉。吴王濞还与楚、赵、淮南诸国通谋。诸事齐备后,吴王濞设谋杀掉吴国境内朝廷所置二千石以下官吏,与楚王戊、赵王遂、胶王昂、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胶东王雄渠等分别起兵。他们以“诛晁错,清君侧”为藉口举兵西向,在几乎没有抵抗情况下打到河南东部,并自称东帝。目的很明确,要夺汉景帝宝座。也不奇怪,同是所谓的“龙种”,血亲距离能差几何?你能当皇帝,我为什么就不能当!汉景帝幼稚,自以为杀掉晁错就可以息事宁人。然而七国之乱并没有因晁错被腰斩而息兵,吴王吴王刘濞不仅继续进攻,并自立为皇帝,公开向皇权发出挑战。已经没有了退路的汉景帝只得派太尉周亚夫、大将军窦婴率军镇压,周亚夫以奇兵断绝叛军粮道,耗费了10个月时间才平定叛乱,刘濞逃到东瓯,为东瓯王所杀。其余六王皆畏罪自杀。但诸侯王尾大不掉的形势并没有任何改变。刘兴居的反叛只是一个信号,而更大规模的反叛活动接踵而来。

  汉武帝总算从血腥教训中清醒过来,元朔三年(公元前127年),采纳主父偃的建议,颁行“推恩令”。规定诸侯王除嫡长子继承王位外,其余诸子在原封国内封侯,新封侯国不再受王国管辖,直接由各郡管理,地位相当于县级编制。这同汉初诸侯王爵位、封地由嫡长子继承的规定大相径庭,是手段极为巧妙的削藩。“藩国始分,而子弟毕侯”的结果,使封国越分越小,势力愈来愈弱弱,从此“大国不过十余城,小侯不过十里”。

  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汉武帝继续削藩,规定祭祀祖先的酎金不动国库,由嫡系子孙诸侯王献助“酎金”,接着借口酎金成色不足色或斤两不足为借口而夺爵,被夺爵者达106人,占当时列侯的半数以上。通过一系列措施,才基本上结束了汉初以来诸侯王割据的局面。

  刘邦原以为通过分封血亲子弟能藩屏王室,使家天下万古长存,孰料亲骨肉之间因对皇权觊觎导致的血腥屠杀,几乎使西汉王朝灭亡于萧墙之内。不夸张地说,刘邦用心良苦搞起的诸侯藩屏,不过是西汉王朝的绞刑架工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