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朝是怎样灭亡的?商朝的最后一个皇帝是谁?

  导读:商朝的最后一个皇帝是谁?帝辛,是中国商朝末代君主,在位30年,后世称商纣王。子姓,名受或受德,商谥帝辛,周武王称其为“纣王”,部份文学小说则称其为“寿王”,明代文学小说《封神演义》则有称其为“寿王”,夏商周断代工程认为他在前1105年-前1046年在世,都城于沫,改沫邑为朝歌(今淇县)。

  帝乙死,应立长子启,因启母贱不能立,而立少子辛为帝。帝辛自幼聪敏过人。《荀子·非相篇》说帝辛“长巨姣美,天下之杰也;筋力超劲,百人之敌也。”《史记·殷本记》也说“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

  继位后,重视农桑,社会生产力发展,国力强盛。

  他继续发起对东夷用兵,打退了东夷向中原扩张,把商朝势力扩展到江淮一带。特别是讨伐徐夷的胜利,把商朝的国土扩大到山东、安徽、江苏、浙江、福建沿海。帝辛对东南夷的用兵,保卫了商朝的安全。毛泽东在评价帝辛时说:"其实纣王是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他统一东南,把东夷和平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是有功的。"帝辛统一东南以后,把中原先进的生产技术和文化向东南传播,推动了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促进了民族融合,郭沫若在一首诗里说:"但缘东夷已克服,殷人南下集江湖,南方因之惭开化,国焉有宋荆与舒。"

  帝辛之败有两说,其一,说帝辛在位后期,居功自傲,耗巨资建鹿台,造酒池,悬肉为林,修建豪华的宫殿园林,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使国库空虚。他刚愎自用,听不进正确意见,在上层形成反对派,使用炮烙等酷刑,镇压人民。杀比干,囚箕子,年年征战,失去人心。他在讨伐东夷之时,没有注意对西方族的防范,连年用兵,国力衰竭,对俘获的大批俘虏又消化不了,造成负担。---该段早已无法考究,由周武编写。(对于荒淫一说,有一点要说明的是,纣王只有两个儿子,而周文王百子,另,宦官制度起于周文王。)

  另一个说法是,帝辛重用奴隶,触犯贵族利益。周武一方给帝辛设立的六大罪状里,排前的便是“任用贱民为官”以及“以贱民辱贵族”。说白了就是纣王提前了一千年企图终结奴隶制社会,提前三千年想要玩民主……试想,商鞅一千年后开启封建制都落个身死的下场,何况一千年前?所以当时以周姬昌等为首的大奴隶主便一起联手抹杀了帝辛。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约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联合西方11个小国会师孟津,乘机对商朝发起进攻,牧野之战,大批俘虏倒戈,周兵攻之朝歌。帝辛登上鹿台,“蒙衣其珠玉,自焚于火而死”。商亡。

  帝辛死后,葬于淇水之滨,今墓尚存。

  暴君论

  《史记》记载,帝辛“知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又说他“好酒淫乐,嬖于妇人”,意思是宠信妲己,建立酒池肉林,“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为人凶残成性;杀害忠臣义士,如其叔父比干;囚禁异己,如西伯昌被幽禁羑里(今河南汤阴)七年之久。他为了观察胎儿,竟残忍地让人剖开孕妇的肚子。他想知道冬天光脚过河的农夫为什么不怕冷,竟叫人砍掉他的双脚。

  纣王为了讨妲己的欢心,有次命工匠做象牙筷子,工匠在牙柄上琢满游龙戏凤的图镂纹,很是精巧玲咙。那天,工匠进殿献纳这双筷子,纣王见后大喜,当即传给群臣观赏,无不喷喷称奇。还有一说为纣正喜怒无常,吃饭时不是鱼肉不鲜,就是鸡汤太烫,有时又说菜肴冰凉不能入口。结果,有很多厨师被他处死。妲己知道他难以侍奉,所以每次摆酒设宴,她都要事先品尝,免得纣王又要发怒。有一次,妲己尝到有几碗佳肴太烫,而妲己为了讨得纣王的欢心,急中生智,连忙取下头上玉簪当筷子。后来妲己让工匠为她作了两根长玉簪夹菜,这就是玉筷的雏形。

  古籍《韩非子·喻老》载:“昔者纣为象箸而箕子怖。”司马迁在《史记·宗微子世家》亦云“纣为象箸,箕子叹曰:彼为象箸,必为玉杯;为玉杯,则必思远方珍怪之物而御之。舆马宫室之渐自此始,不可振也”。

  帝辛在中国长期被认为是暴君,与夏桀并论。这一段历史,后人加上想像,写成了《封神演义》。成语有“助纣为虐”、“助桀为虐”。

  平反论

  有观点认为帝辛的负面评价存在历史上的递增性。先秦文献对纣王指责不多,甚至许多文献称赞帝辛聪颖勇武、才华横溢,[注5]是难得的英主,但随着时代的推进,对帝辛指责越来越多。当年武王伐纣,共写过两篇檄文:《泰誓》和《牧誓》。《牧誓》中周武王列举了纣王的罪状只有六条。

  对于商纣暴虐一事,有史家提出异议,指出妲己其人是否存在于世的可能性,一直是无法解释,很多指责商纣王用铁勾等酷刑工具来折磨他人一事,更是不太有可能,因为当时根本无铁器发明,到了战国时代才有。

  早期子贡即表示:“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认为帝辛许多的罪过并未发生,是被后人所加的。元末杨维桢做翻案文章《炮烙辞》支持帝辛。《韩非子》记载费仲劝告纣王杀西伯昌,但纣王认为西伯昌行仁义,诛之不可。

  近人顾颉刚撰有《纣恶七十事发生的次第》,文中列举纣恶出于《尚书》六项,战国增加二十项,西汉增二十一项,东晋增十三项。现在传说的纣恶事实上是层累积叠地发展的,时代愈近,纣罪愈多,也愈不可信。他还考据妲己形象源于西汉末年的《列女传》。1960年,郭沫若撰《替殷纣王翻案》,认为帝辛是有才能的人,“商纣王经营东南,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是有功的。”李泽厚在《论语今读》认为:“殷纣王本是非常能干并有大历史功绩的伟人,这有确凿的记载。”另外,宋朝罗泌在《桀纣事多失实论》中认为,纣大造宫室、建造酒池肉林、宠信女色、囚禁贤人、残害等罪恶,与桀的罪恶如出一辙,凡桀的罪恶就是纣的罪恶,桀纣不分,这些都是出于模仿。宋朝李慈铭在《桃花圣解庵日记》中说,从各种史籍记载来看,纣的显著罪行是杀比干、囚箕子、宠妲己、偏信崇侯、拘押文王,比起后世的暴君来还算不得罪恶深重。

  而帝辛兵败于周军真正原因并非传言所论“暴政”之故,而是帝辛原本有支强劲军队遣往东南征淮夷驻防之际,周军趁机进兵急袭商邑朝歌,令帝辛不能及时调度到足够兵力与之抗敌,临时调度来自淮夷的奴隶充当兵员,然淮夷奴隶不比商军亲兵骁勇忠诚,未能有效发挥战力即溃散或倒戈,留卫商邑的商军接战后亦几近伤亡惨重,帝辛见大势已去而自戕。

  之后爆发三监之乱时,周廷才真正遇上当年驻防在东方的劲旅,令周军耗费约三年才敉平战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