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囚报告演变为幕后斗争 特朗普:爱死CIA水刑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谁会乐意让自己不光彩的历史见光呢?”17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认为,中情局决心掩盖自己的罪行,不希望虐囚报告公开并不令人意外。美国国内也有很强的反对声,认为公开报告损害美国的脸面。金灿荣说,依据美国的政治设计,联邦行政机构应在总统与国会双重领导之下,但实际操作中,联邦行政机构独立性相当高,尤其是情报系统更容易变成独立王国,难以监管。

  “我们还能了解到反恐战争中中情局虐囚的全部真相吗?”美国“理由”网站16日用这样的标题报道虐囚报告被“误删”事件,似乎想表达一种情绪。在“雅虎新闻”网站伊斯科夫的报道下面,美国网民的留言超过1900条,他们中有人说,“政府显然是在掩饰”,有人说“伯尔只是工具”,有人搬出杰斐逊、华盛顿等前总统的言论,要求奥巴马政府彻查掩盖真相的人,不论其位多高权多重。网民“艾伦”还贴上1963年12月22日《华盛顿邮报》A11版的文章,文章作者是美国前总统杜鲁门,文章主题是“限制CIA的权力”。

  分析人士说,虐囚报告在美国政坛已演变为一场“幕后斗争”,夹杂着党派和个人利益,而包括克里在内的国务院高层不愿公开,是因担心这样做会更加激怒伊斯兰极端势力。伊斯科夫则说,虽然小布什政府与奥巴马政府在压力之下都已明确禁止使用所谓的“强化审讯手段”,但目前参选总统的特朗普不这么想。今年4月的竞选活动中,有人要求特朗普评论CIA的“水刑”,特朗普说,“我爱死它了,爱死它了,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有比水刑更强硬的方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