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抗日战场展雄风:打得日军惨败频频换主帅

在1931年日本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后,日本成为了国际谴责的对象,当时日本为了转移国际视线,并迫使南京国民政府屈服,在1932年的1月28日晚间,向驻守在闸北地区的国民革命军第19军发起突然攻击,一·二八事变爆发。为了尽快实现自己的邪恶计划,日军先后数次增兵淞沪战场,国民革命军第19军在军长蔡廷锴、总指挥蒋光鼐的指挥下奋起抵抗,成功击退日军多次进攻。

日军第一次增兵被击退 导致日军主帅易人

从战争一开始,日军就派出驱逐舰、航空母舰、特别陆战队对上海发起攻击。至1月30日,日军第三特别陆战队近500人以及佐世保二十六队的4艘驱逐舰在巡洋舰“龙田号”的统领下,在黄浦码头登陆;次日清晨,日军派遣两艘航空母舰搭载飞机停泊在上海近海区域,并再次派遣3艘巡洋舰、4艘水雷舰搭载2000多人分批登陆上海;2月1日和2月2日,日本又先后派遣了525人的特别陆战队和一支由“出云号”为旗舰的舰队在上海登陆、集结。在做好前期准备后,2月3日,日军向闸北、八字桥等地的中国守军发起猛攻,在国民党军队的顽强抵抗下,日军的进攻被击退,2月4日,日军对吴淞露天炮台进行猛烈轰炸,企图从这里登陆,扩大侵略范围,但是在19军的抵抗下,阴谋再次被粉碎,当时的日军指挥官盐泽幸一因此被撤职调回国内。

在海军进展不利的情况下,接替盐泽幸一的日本海军中将村野吉三郎不得不向日本陆军求援。随后,日军派出混成旅团、第九师团、独立战车第二中队等部队从上海吴淞地区登陆,至2月8日清晨,敌军分三路向张华浜、蕴藻浜、吴淞镇发起攻击,但都被击退。此时的日军指挥官还在外国记者面前“自信满满”地指出,很快将击溃我军的抵抗。然而就在他发表这样的言论两天之后,2月13日,中国守军在多条战线将日军击溃,并缴获枪械无数,村野包抄中国军队的计划彻底落空。

日军再次易帅发出“最后通牒” 我军不为所动取得庙行大捷

当时,日本裕仁天皇得知日军遭遇重创后,批准了陆军第九师团在师团长植田谦吉的率领下增援上海,到2月16日,第九师团全体官兵从吴淞口登陆完毕,植田也接替了村野的统帅职务。狂妄自大的植田在2月18日还向驻守在上海地区的第十九军下达了最终通牒,要求我军撤军、撤防、不再进行抵抗。当收到这所谓的最后通牒后,蔡廷锴和蒋光鼐随即下令对日军阵地猛烈开炮,作为回应。

从20日开始,植田下令全线进攻,此后的20日、21日双方进行了长时间的激战,死伤惨重,但日军的很多次进攻都被中国守军成功击退。22日,日军第九师团倾巢出动,对我第五军88师的庙行阵地发起攻击,第五军在军长张治中亲自指挥下,由孙元良旅、宋希濂旅和十九路军61师的三面夹击下,日本第九师团遭遇惨败,死伤惨重,庙行阵地也转危为安,取得了“庙行大捷”。

在此之后,日军虽然还有数次进攻,但均被守军击退,战术方案由全线进攻改为重点进攻、再由重点进攻被迫改为中止进攻,到2月25日,植田的侵略计划也宣告破产。

日军第三次派兵增援 国民党守军被迫撤退

日军侵略计划再次落空后,日本内阁在23日开会决定,派遣前内阁陆相白川义则接替植田的职务,统领日军第十一师团、第十四师团和数百架飞机抵达上海,准备发动更大规模进攻。

此时,日军经过三次增兵,在上海的总兵力已经达到7万多人、军舰80艘、飞机300余架。在吸取失败教训后,白川决定采取从浏河侧翼登陆,从两面夹击淞沪守军。当时,我军伤亡惨重,且装备相对落后,浏河一代的防守也比较薄弱。3月1日,日军对闹北、江湾、庙行等方向发起攻击,双方陷入肉搏战,死伤惨重;与此同时,白川密令第十一师团从浏河方向发起强攻,结果不久浏河陷落敌手,此时,我军在侧翼、后方均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万不得已之下,国军在3月1日晚间全军退守嘉定、黄渡一线。次日,上海沦陷,3日,日军在攻占真如、南翔后宣布停战。

当时,国际社会已经开始干预上海的战事。国联在相关决议中要求中日双方下令停战,到5月5日,中日停战协定在上海签订。

今天,距离一·二八事变过去已经有80多个春秋,如今的上海市已经成为了国际化的大都市,可是在今日的繁华背后,我们一定不能忘却那段不堪回首的辛酸历史,同样也要时刻铭记国民党爱国将士在抗击侵略、保家卫国过程中立下的不朽功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