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人为制造的鼠疫 把小城镇变成了人间炼狱!

一直以来在战争中最惨无人道的手段就是细菌战,而在抗日战争之中,灭绝人性的的日本人为了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不择手段,完全忽视人性的去研究细菌武器,用活人做实验,把中国被俘虏的军士和百姓当作小白鼠来对待,在抗日战争中,日本的细菌武器对中国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在苏联正式的向在中国境内的日军进攻以后,日本人自知大势已去,根本就无力同强大的苏联相抗衡,可是他们却并不甘心就此撤退,把自己好不容易打下来的中国国土就这么放弃掉,于是驻扎在王爷庙一代的日本部队,开始联系手下的敢死队,组成了一直规模不大的小组,谋划着尽自己的可能给苏联制造麻烦,于是他们一边秘密安排人手焚烧那些来不及带走的机密的文件,一边摧毁自己在中国建立的军事驻地和特务机关,不给苏联留下一丝一毫可以使用的东西, 誓要把这一片被自己占领的地区沦为焦土。

与此同时,日本人更是恶毒地将自己研发出来的能够致人死亡的病毒注入老鼠的体内,并且将这些老鼠投放入老百姓们千辛万苦积攒出来的粮食里面,利用老鼠偷吃粮食的习性把病毒悄无声息的蔓延到整个王爷庙地区。

当地的居民们还沉浸在日军撤退的喜悦之中,却不知道没有人性的日军士兵们早已经在粮食中埋下了可怕的病毒,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在日军撤退后没几日就突然爆发。

根据资料显示,因为这一场日军人为制造的鼠疫,造成了大概四万多人的死亡,而当地无知的居民们有的一家老小全部死于非命,有的仅仅年幼的孩子活了下来,日军离开了,却把本来祥和宁静的小城镇变成了一片人间的炼狱。日军制造的鼠疫之恐怖,甚至连前来解救的苏联人都无能为力,因为这一场鼠疫,苏联红军有接近两百人因此而丧命。



据幸存下来的一个村民佟金生回忆,在他的家中出事那时,他还仅仅是个年幼的孩子,当时是冬天,他的父亲因为几个朋友在看望他,就在家中款待了朋友,然而吃饭的米面确实朋友自己带过来的,这些就是那染着鼠疫病毒的粮食。当年幼的佟金生第二天被家里面的哭声吵醒时,才发现,父亲死了,而母亲正围在一旁哭泣。等到太阳刚刚升起时,隔壁一个姓黄的邻居来他家串门,结果还没到中午的时候这个姓黄的邻居也死在了自己的家中。到下午,出门放牛的奶奶也因为在路上吃了一个客人带过来的饼,吃了没几口就开始吐血,死了。然而惨剧并没有就此结束。

到第二天,家里边除了他和还没断奶的弟弟,其余人都死了,而他们家也因为这样被村子里的人给隔离开,家中仅剩的兄弟俩不被允许出去,守在亲人的尸体边,什么也做不了。到了晚上,弟弟实在受不了饿就爬上已经死去的母亲的身体,吮吸母亲的乳头,没过一会,他发现弟弟在母亲的身上一动不动,也死了。仅仅不到两天的时间里,他家一家6口,除了他以外,全都死在了这一场可怕的鼠疫之中。他当时才不到八岁,家人惨死的景象就在眼前,他做不了任何的事情,村里人也害怕他不让他出去,他在亲人死亡 的绝望之中只剩下了陪着一起死的念头。

这一场鼠疫使得王爷庙地区遍地哀鸿,每家每户都逃不过死亡阴影的笼罩,造成了极为恐怖和严重的后果。针对与此,当时的政府和前来支援的苏联红军联手抗“鼠疫”,组织人手一边打杀传播鼠疫的那些可恶的老鼠们,一边对发病地区进行消毒和隔离,防止病毒的进一步扩散。因为鼠疫而死的患者统一火化,还没患上鼠疫的人也要进行检查和消毒,彻底的断绝鼠疫范围进一步扩大的可能。在经过了一系列艰苦的斗争后,终于使得鼠疫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可以说,那些制造或者使用病毒武器的行为都是极为不人道的,都是应该受到人们坚决的抵制的,因为病毒武器造成的后果太可怕,太恐怖,这是一种禁忌的武器,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世界之上。想想王爷庙地区因为它所造成的惨剧,每一个有良知、有道德的人都会自觉抵制病毒武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