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峰山之战结局:蒙古军破钧州城 金军主力溃败

  蒙古主力被发现龟缩在钧州城外(他们等待蒙古的河北军携带攻城器械支援,轻骑兵无法攻城)没想到等来的确是金国主力;而金军一发现蒙古主力,立刻派遣骑兵昼夜机动,不吃不睡,以飞夺泸定桥的精神,成功抢先占领了三峰山高地,堵住了蒙古人的北逃之路!毕竟金国军队在邓州得到了充分的补给,士气高涨,本来占尽了这样的地利人和,合围之势已成,只待早晨发动冲锋,估计不需一日便可决定拖雷4万蒙古军的悲催命运!

  然而天时不允

  根据《金史》载:须臾雪大作,白雾蔽空,人不相觌。时雪三日,战地多麻田,往往耕四五过,人马所践泥淖没胫。军士被甲骨僵立雪中,枪槊结冻如椽,军士有不食至三日者。

  ,当夜居然下起了百年不遇的大雪,视野太差,金军根本无法发起进攻!更糟糕的是重甲骑兵一直处于随时准备冲锋作战的状态,突然降温,一夜过后,铠甲和兵器连血肉都一起冻住了,大部分失去了战斗力!

  《金史》载:

  北兵与河北军合,四外围之,炽薪燔牛羊肉,更递休息。乘金困惫,乃开钧州路纵之走,而以生军夹击之。金军遂溃,声如崩山,忽天气开霁,日光皎然,金军无一人得逃者。

  武仙率三十骑入竹林中,杨、樊、张三军争路,北兵围之数重,及高英残兵共战于柿林村南,沃衍、泽、英皆死,惟张惠步持大枪奋战而殁。蒲阿走京师,未至,追及,擒之。七月,械至官山,召问降否,往复数百言,但曰:“我金国大臣,惟当金国境内死耳。”遂见杀。

  经历这末日般的三天,拖雷部队也冻得半死,但羊皮袍子终归比铁甲保暖,这时候蒙古人运气中更命好的事情来了,一万河北军带着攻城机械和补給出现了!在白茫茫的雪夜里,这5万蒙古人,在钧州城乡结合部,乘着当时还没有城管,大肆污染环境,搞起烧烤,吃着小肥羊火锅、唱着歌,一边喝酒;吃饱喝足后,开始主动向金军发动进攻,金国军队又冷又饿,士气极度低落,乘着天色昏暗,留小部队殿后,大部队则顶风冒雪,摸黑想撤退回钧州城,偏偏这时候天又放晴了,蒙古发动总攻,金军崩溃,统帅被擒,许多金国名将均当场英勇战死;

  一代名将陈和尚和他的忠孝重甲骑兵团,虽然随乱军中杀入了钧州,但随后城池被破,只好与蒙古人展开巷战,力尽被俘!他宁死不屈,保全大义,杀生成仁。

  完颜合达、完颜陈和尚率金军残部退至钧州城内,旋即被蒙军破城,合达被杀,陈和尚不欲无名地死於乱军中,亲自来到敌营,却不肯投降而被杀。移剌蒲阿向汴京逃奔,为蒙军擒获,同样不肯投降而被杀。金军最後的主力在此役溃败,损失骁将多员,「兵不复振」,亡国指日可待。

  武仙成功逃脱,「遂走南阳留山,收溃军得十万人,屯留山及威远寨。立官府,聚粮食,修器仗,兵势稍振。其他败兵跑到附近各地,如昌武军、洛阳。武仙收罗三峰山之战的十万败兵屯扎在邓州一带,后来被南宋孟珙多次击败,武仙本人「易服而遁」,孟珙「降其众七万人,获甲兵无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