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军践踏散落我国的日本女侨民比日寇还要日寇

话说,1945年8月,苏军在歼灭日本关东军的同时,对滞留在中国东北的日本侨民也犯下了大量抢劫和强奸举动。

其时在东北,苏军奸淫日本女侨民的征象很是广泛。好比在河北张家口张北县,苏军把日本开拓团女性锁在一间平房内团体践踏;在齐齐哈尔,三名日本妇女因反抗苏军强暴而团体仰药自尽;在吉林富锦,苏军将日军战俘和日本侨民关押在一所学校的教室里,并数次把其中一些日本姑娘和少妇带走,供他们泄欲。

8月19日,苏军占领吉林敦化后,包围了王子造纸株式会社设在敦化的分工厂。将该厂的350名日本男工团体带走不知去向,留下170名日本女工。在随后几天里,苏军对留下的日本女工持续不停地实施强暴践踏。28日,不堪侮辱的28名日本女工团体自尽,其中有23人死亡。

以下具体叙述的事产生在苏军占领山海关后,军纪之差堪比日军。

1945年8月31日,苏蒙联军某部开抵山海关。

此前,当地千余名日侨已经惊慌,他们深恐本身蒙受厄运。从戎临城下的苏蒙联军的探索性射击停止后,一些大胆的日侨便跑出家门,到日军出格戒备队司令部与日本事事馆扣问出亡办法。

日本事事馆领事藤本久一郎认为,停战已经半月,领事馆通过交际交涉,可以充分保护集中在领事馆内侨民的安全。

下午3时左右,苏蒙联军开进城内。藤本事事颇为自信地走出领事馆,要求见苏蒙联军的批示官,交涉保护侨民事宜。但当他随两名士兵走进苏军批示部时,即被监禁起来。

藤本被监禁后,苏蒙联军当即冲入领事馆,将集中于内的男日侨全数押出,监禁于火车站周围,准备先运往满洲集中,伺后运往西伯利亚。剩下数百名女日侨,则关押在一栋平房内,听候发落。

领事馆内的女日侨可怕到了极点。母亲担心儿子,妻子担心丈夫,女儿担心父亲。

忽然,门开了。几个苏军士兵扫视了一番之后,冲进人群,将几个丰满标致的日本少女往外拖。这时,先后有5个姑娘从人群中冲出来,挡在门口。“你们放开这些姑娘,我们跟你们去。”

苏军士兵从她的神色和手势大白了她的意思。5位姑娘被几名士兵带到僻静处奸污后,又被送到军营,在那边分别遭到数名苏蒙联军士兵的轮奸。午夜事后,她们才被押回领事馆。

当她们回到关押女日侨的平房后,见好些年轻姑娘已不知去向。原来,她们的自我捐躯并未能使同胞姐妹免受侮辱。30岁以下的妇女几乎无一幸免,均被苏蒙联军士兵押出去奸淫过。而一些20岁左右的少女,一向未被送回。

第二天,藤本久一郎被苏蒙联军放回领事馆。当他得知一千多名男女日侨的遭遇后,深感难辞其咎,在他的办公室里用短刀割断喉管自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