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路军女战士王永忠曲折一生:三任丈夫都是烈士

  王永忠曾是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的一名指导员,弹无虚发的神枪手,1913年8月生于四川苍溪县云峰乡一个穷人家庭。因家中贫穷,她从小就被卖到外地当童养媳。

  因为“婆家”只让干活不给饭吃,王永忠逃跑过好几次,每次被抓回去,都少不了挨一顿毒打。后来,倔强的王永忠跟着中共秘密党员来到通南巴地区,成为儿童先锋队的第一个成员暨队长。在这里,王永忠的大嗓门和好记性派上了用场,歌声吸引了不少吃不饱饭和爱看热闹的小孩子,她领导的儿童先锋队,迅速扩大到200多人。

  1932年8月,王永忠成了红军的一员,介绍她参军入党的是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张琴秋。不久之后,王永忠就当上了妇女独立营的连长,带领女兵学习、训练。不到3个月,王永忠改任指导员,佩上了盒子枪。

  不久,王永忠所在连队来了个叫陈玉高的军事教官,陈是河南人,教女战士们拆枪打枪,后来他与王永忠结为夫妻。

  不幸的是,就在他们成亲的第二天,陈玉高就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

  红四方面军开始长征的时候,王永忠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和两个弟弟也参加了红军。强渡嘉陵江天险时,在等待过江的队伍中,她一眼认出了多年没见的父亲。“女儿,一起革命!”父亲只对王永忠说了这么一句话,那是父女俩最后一次见面。

  1935年6月,红四方面军同红一方面军在懋功会师。王永忠所在的妇女团决定给战士们送布鞋。她连着干了几天几夜,一个人就做了100多双布鞋。

  1936年10月,红军西征,当时王永忠在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宣传队工作,经组织安排,她和红九军的干部、河南人马金六结了婚。

  然而结婚3天后,西路军在甘肃倪家营子与数倍于敌的马匪军展开激战,王永忠右腿和右臂中弹负伤昏迷,马金六也牺牲了。

  王永忠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已是夜里。蒙眬中,她看见敌人正在检查有没有活着的红军,所幸的是,她身上压着一具尸体,她屏住呼吸,终于等到敌人全部离开。她用尽力气掀开死尸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负了重伤,根本没法走路,强烈的求生念头让她使出全身力气向前爬。天快亮时,王永忠终于看见前方一个石洞里有火光,她便一步一挪爬过去,对着洞里喊:“救救我……”

  这时,一个70多岁的老头闻声走了出来,一看到浑身是血的王永忠,吓得一边摆手一边发抖:“你是红军,我怎么敢救你啊……”

  “求求你……”王永忠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洞里又走出一个老太太,看见血肉模糊的王永忠,不禁眼泪掉了下来。老两口平常商量了一会儿,把王永忠抱到了他们家的地窖里。

  好心的老人冒着马家军挨家挨户搜查的危险,收留下了奄奄一息的王永忠。老两口平常靠采草药换粮食为生,懂得一些简单的卫生知识。他们用草药替王永忠冲洗、包扎伤口。王永忠总算是保住了性命。治疗期间,王永忠意外地发现自己怀孕了,为了给牺牲了的丈夫留下一条血脉,她坚定了要活下去的勇气。

  就这样,等外面的风声似乎没那么紧了,王永忠才出了地窖,留在这户石洞人家里住下来。老两口对外一致声称因膝下无儿无女,所以收了个乞讨来的哑女做干女儿。

  对于后来的西安事变和八路军在兰州设办事处收留西路军的事,王永忠一无所知,自我保护的本能告诉她,必须隐瞒身份。在石洞住的那段时间,她给附近的淘金人干针线活时,都会用锅底的黑灰把脸抹脏,戴上羊皮帽子,穿上件烂皮袄,装成哑巴。

  在给一户人家做活的时候,王永忠无意中听到了西路军全军覆没的消息,想放声痛哭又不敢出声,只好“强忍眼泪,咿咿呀呀地对着天大叫了几声”。

  几个月后,王永忠临产,由于难产,她折腾了三天三夜,终于在第三天天色刚黑的时候生下一个男婴,小名“黑娃”。

  老两口去世后,王永忠带着孩子离开了那个石洞。她走到哪里,就在哪里干针线活挣钱,吃百家饭的黑娃也在流浪途中渐渐长大。

  解放战争期间,王永忠仍然带着孩子在甘肃流浪。走到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时,王永忠遇上了一个姓王的解放军,被收留安顿了下来。王永忠不记得他的名字了,只知道别人都叫他“王司令”。在一起生活的两年多里,“王司令”带给王永忠最大的幸福,是修了一间砖房,那是她长征以来住过的唯一可以叫做“房子”的地方。未曾想,两年后,“王司令”在剿匪作战中牺牲,王永忠又成了无依无靠的人。

  解放后,王永忠定居肃南县,20世纪90年代迁回家乡苍溪县云峰公社和平大队。

  在王永忠保存的证件里,有一张1963年颁发的优待证,她被列入“牺牲病故失踪军人家属”,每月补助10元。王永忠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作为哪一个丈夫的家属享受的这项待遇,因为,那3个男人都是烈士。

  1987年,王永忠的红军身份终于得到了认定,身体的伤残也得到了确认,伤残证上写着“二等乙级伤残,骨折,右肘关节功能丧失”。

  抗美援朝的时候,王永忠唯一的儿子马登云即黑娃23岁。马登云本来只想安安稳稳地当个农民,种田收粮、结婚生子,但母亲说“年轻人就要打仗,把美国人打跑”,硬是让他走上了朝鲜战场。

  上甘岭战役前夕,侦察班长马登云在一次执行任务返回途中遭遇敌机轰炸,失去了左臂,回国后被评为一等乙级伤残军人。

  后来,在王永忠的坚持下,大孙子马山虎去了西藏边防部队当兵。小孙子马国军1994年高考离大学录取线只差0.5分,又是奶奶让他去当兵,后从北京军区炮兵部队退伍。“爷爷马金六是回族人,家离少林寺不远”。2000年,根据奶奶记忆中的唯一线索,一心想要寻根的马国军去河南寻找爷爷老家的亲人,在河南待了半年却一无所获。

  晚年的王永忠,把徐向前元帅家人送的一床毯子,还有西路军老红军光荣证,开国将军、苍溪老乡任荣寄来的问候信和一枚瓷质毛主席像视为宝贝,不轻易拿出来示人。70多年来,相信党、跟党走,是她“认准的死理”。

  2008年,96岁的王永忠走完了她坎坷而又曲折的一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