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曾在冷兵器中那么显赫 是和车战有关么?

矛很可能是最早出现的长兵器,把竹、木杆前端弄得尖锐有刃,或更进一步,把锐利的石刀石剑顺着固连在长杆上,就是矛。用青铜铸短剑,顺着固连在长杆上成为矛,也应是最早出现的金属长兵器之一吧。

但是,从历史、文学上看,最显赫的武器却是戈。它不但成为兵的代表,甚至成为战争的象征。

例如早在《左传》中有“止戈为武”的说法,这就是以戈象征战争,类似的有“止戈兴仁”(《三国志》),“止戈散马”(《北齐书》)等。

“干戈”是兵器的通称,也象征战争,最早见于《诗经》,干就是盾。后世如李后主的“几曾识干戈”就同时有这两重意义。“大动干戈”更是常用语。

还有“枕戈待旦”,“反戈一击”等等。

至于“金戈铁马”更是人们所熟知的象征战争、军威或戎马生涯的成语。

汉字中许多和战争杀戮有关的字,如战、戎、戮、戡、武等皆和戈有关。有趣的是,以矛为偏旁的字几乎都和战争杀戮无关。

其实,在两千多年前的汉朝,戈已经不再是实用的兵器了。这更可证明,戈的地位在历史上曾非常显赫,绝不是刀、剑、矛等所能相比的。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同为长兵器的、直剌最有力的矛?

作为长兵器,戈矛曾并存。

矛不但可以被推测为最早出现的长兵器之一,应该是正面对敌时刺杀最有力的武器之一。从历史文献上看,矛也出现的非常早。在《尚书·牧誓》中就有“称尔戈,比尔干,立尔矛,予其誓。”(举起你们的戈,排列好你们的盾,坚起你们的矛,我们来宣誓。)的说法。但是在文学、历史上的地位却相对低的多。

这和戈的使用者有关。

戈的杀伤部是横向的戈头,含有锐利的锋和双面刃的援,戈头和长杆(称作柲,即柄,音必)横向固连的一种长武器。利于横击、钩杀、啄击等。

戈柲的长短可有不同,出土文物显示,最长的柲可达三米。

戈在古代早期最显赫,应该和车战有关。战车前有牵引的马,当战车向敌冲锋时,马是不会向对方的车马迎头撞上去,所以,主要的战斗应该发生在侧面。而车行较快时,横向用矛直接刺中的机会转瞬即逝,准确击中还应有提前量,准确度可能下降。

用戈横向出击,好像是横向拦截,戈的侧面突出的刃,可以像一个锐利的钩子一样杀伤。这样,不但可能有较高的准确度,而且可以利用战车运动的动能,增加攻击力度。从战车上与敌格斗的武士的角度说,用戈要比用矛有利的。

矛当然也是很重要的。跟着战车作战的步卒,主要是武器很可能是矛。步卒正面对敌的机会要多的多。矛的使用普遍性可以由前面提到的《尚书》中的誓言及“自相矛盾”这个成语推想到。为什么同样使用很普遍的矛和盾的地位有这样大的差异呢?

戈的地位要显赫的原因在于在战场上的贵族、将军们都是在战车上的,他们趁手的长兵器是戈而不是矛。武器因主人而贵,因而戈和矛的高下地位不可同日而语。随着以战车为主的战争形态的消失,戈也就进入了博物馆,但是在文学上地位反而因此而更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