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杨北赵”是牵制17万日本关东军精锐的大英雄!

在东北抗日战场上,与杨靖宇将军齐名的是赵尚志,所谓“南杨北赵”是也。

杨靖宇身高1.93米,动静之际,顶天立地,壮志激荡四海;赵尚志身高1.62米,行止之间,渊停岳峙,豪气填塞宇内。

这两人,性情一冷一热,作战风格一静一动,却都同样的铁骨铮铮,都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创建者和主要领导人,威震敌胆,是东北抗日的两面旗帜。

1940年2月23日,杨靖宇将军在吉林濛江英勇就义,赵尚志就成为了敌人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另一个心腹大患。

危险,一步步向赵尚志逼近。

赵尚志,热河朝阳(现辽宁省朝阳市)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广州黄埔军校第5期学生。他的同年级同学里,可以说风云人物荟萃,涌现出了一大批政军精英,我党建国初高级领导陶铸,国民党重量级人物彭孟缉,中条山会战中壮烈投黄河殉国的国军名将梁希贤,都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但比起他们来,赵尚志在今天的知名度,乃至获得的纪念,却都是远远不如。并非是他的功业不够,而是比起同学们,他所选择的,是一个最为孤独的战场:东北。

1926年回东北从事革命活动,两度入狱,坚贞不屈。“九一八”事变后经组织营救出狱,任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

1933年10月10日,赵尚志与十三名志同道合的抗日先驱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以东的铁道由的三股流鸣枪宣誓:“我珠河东北反日游击队全体战士,为收复东北失地,夺取祖国自由,哪怕枪林弹雨,万死不辞,赴汤蹈火,千辛不避,誓必武装东北3000万同胞,驱逐日寇海、陆、空军滚出神州,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奋斗到底。”

从那以后,一直孤独奋战的赵尚志,走上的是一条更加艰难的道路:要在国民政府忍气吞声妥协求和的年月里,打响中国人反抗日寇侵略的第一枪。

这样,东北大地上又多一支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

(中间拿马鞭的,是赵将军)

这支抗日武装成立后,就积极开展了一系列武装活动,连续缴了二道河子、东西五甲、三岔河、板子房、苇塘沟等地伪警察局、所的械,袭击了驻守乌吉密车站的日伪军,并攻打下罗家店、伏击火烧沟,在哈尔滨和哈东五县(珠河、双城、阿城、延寿、宾县)敌人中间引起了强烈震动。

1934年6月29日,在中共珠河县委扩大会议的指示下,赵尚志将军身兼四大职务:东北抗日联军总司令、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军长、中共北满临时省委执委会主席、东北抗日联军政治军事学校校长。

这一年,赵尚志将军的军事生涯巅峰期,他手中的第三军,有十个师,6000余人,是东北抗联人数最多、建制规模最大的部队。

此外,他还参与创建了六军、七军、八军、九军、十军、十一军,领导过四军,协调指挥过五军和二军一部,整个北满的抗日武装都在他的旗下。

在强大军事力量的支撑下,赵尚志亲自指挥了“攻打巴彦县”、“木炮打宾州”、“攻陷方正县”、“智取五常堡”、“袭击广宁舰”、“肖田地突围”、“鏖战三岔河”、“横扫滨绥线”、“东征牡丹江战役”、“西征黑嫩平原战役”、“冰趟子大捷”等战役、战斗。

日本关东军参谋部惊骇之余,在《关于最近“满洲国”的治安》的报告称赵尚志是“最顽强”、“匪势最为活跃的代表者”。

特别是“肖田地突围”一战,赵尚志率领抗联战士在敌人的包围圈里纵横驰骋,杀出重围后,又突然杀回,一着回马枪把敌人杀得鬼哭狼嚎,军心尽散。

日军指挥部直呼:“此中必有名将指挥!”

(剧照)

而在龙门战斗、逊河战斗之后,敌人甚至在其报道中这样赞叹赵尚志指挥的部队装备虽然不行,但作战之凌利,堪可比肩于一流的德国正规军。

这个评价充分说明,凶残的日军,眼光确实很独到。作为整个东北抗联少有受过科班军事教育的指挥官,赵尚志的指挥风格,一招一式,都极有大家风范。他的队伍装备虽差,火力虽弱,行动力却如风驰电掣。经常是日军还没有集结,他的袭击就已经迅猛打响。其攻击之迅猛强硬,极有德国军队的风范。

而且非常让日本生气的一件事是,赵尚志是个不讲“规矩”的对手,作战从来不按照套路出牌,当日军认为他会打的时候,他却不见了踪影,以为他已经撤走的时候,他却快速犀利的打了过来。判定他会伏击的时候,很可能找不到他,可你一个不留神,他却从你背后杀了过来。

特别是让日军感到战栗的是,每一个和他交过手的日本军官,只要打过一次仗,指挥特点就能被他摸的差不多。再次交手的时候,就能准确捏住对手的七寸,从而一击致命。这就好比一个武学江湖里的绝顶高手,交手一个照面,就能探出对手深浅,再一出手,就是杀招。

据杀害赵尚志的凶手田井久二郎回忆,在赵尚志领导东北抗日联军的十年中,使数万日本军警毙伤,这还不包括伪满洲国的军队。他说:“赵尚志将军得到中国人民的绝对支持,用一个师团以上的兵力讨伐是没有用的。他一声令下,东北的人民就能起来反抗,他和他们之间有父子一般的关系。”

日本关东军司令部经过反复研究,于1937年4月出台了《关于最近满州国治安》的文件,文中惊魂落魄的写到:“松花江两岸的匪团,是品质最恶,最顽强,行动最灵活的匪团。其代表是以赵尚志为首所率领的共匪。”

据当时的报道,赵尚志牵制17万精锐日本关东军不能南下,敌人在证实材料中交待,赵尚志使数万日本军警毙伤。

很长一段时间里,日军上下都发出了“小小的满洲国,大大的赵尚志”的哀号声。而在北满的百姓心中,赵尚志更成了一个神一般的存在。直到今天,东北大地还流传着各种赵尚志智斗小鬼子的故事。

(剧照)

抗联战斗环境的艰苦卓绝,是后人难以想象的,甚至可以不夸张的说,十四年抗日战争历史上,没有任何一支中国军队,会比抗联的抗日条件更加恶劣。

自从日本对东三省统治越发强化后,抗联遭到的严酷封锁,也越来越加剧,多支部队陷入到缺衣少药的恶劣环境中,其抗日条件,要远比内地的抗日根据地更加险恶。但抗联面对的对手,却是堪称侵华日军精华的关东军。关东军的装备精良战斗力之凶悍,是日军中公认,内地正面战场上,装备精良的国军精锐对上关东军,被冲垮击溃都是常见的事情。即使很多战功卓著的国军将领,也都到了谈关东军色变的地步。然而赵尚志率领的抗日联军,面对的正是这些日军中最凶恶的部分。

朝阳县尚志乡党委书记雷凤祥感慨道:“赵尚志将军功勋卓著,其地位与战功在抗联中极其突出。但他的结局,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却是少有的悲壮!赵尚志为革命两次入狱,一只眼睛在战斗中负伤失明,另一只眼睛因手术不成功也受到影响。他脚掌中弹,瘸了。因受刑过重,肋骨的肉都没了。一生未婚、无子。”

人们称杨靖宇和赵尚志两大民族英雄为“南杨北赵”,究其原因,杨靖宇是河南确山人,赵尚志是热河省朝阳县人。

事实中,赵尚志虽然出生于热河省朝阳县,却成长于哈尔滨。

赵尚志的父亲赵振铎是一个颇有仗义行侠之风的普通农民。1917年初,有几个官兵在朝阳县抢掠百姓、强奸民女,赵尚志的父亲赵振铎路愤然将那几个官兵打死了。事后,为了躲避官兵的追捕,不得不像《水浒传》里面的鲁智深一档,背井离乡,外逃避难。这样,赵尚志的家搬到了哈尔滨。

赵尚志兄弟几个都秉承了父亲的侠义、忠义之风,走上了抗日保家卫国之路。

赵尚志立威于东北之际,大哥赵尚朴扬名于晋绥抗日根据地,四弟赵尚武扬名于晋察冀根据地。

骠骑大将军霍去病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赵尚志也有感于强虏入侵,国家山河破碎,有生之年没有娶亲。他甚至发誓不驱赶走日寇就不洗脸!

他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国家要没有了,还有什么脸?”

日伪军为了除掉赵尚志,曾悬赏出一万元高价,叫嚣“一钱骨头一钱金,一两肉得一两银。”日伪军还找到了赵尚志的家,绑架了赵尚志的父亲赵振铎老爷子。

赵振铎老爷子人虽然老了,骨头却坚硬不减当初,死活不肯依从敌人的摆布。

1937 年,日寇不断加强经济封锁,掐断了抗联衣食供给来源,抗联对敌斗争逐渐陷入困境。

由于日本的凶恶统治,汉奸、特务、走狗的疯狂破坏,抗联与党中央失去了联系。敌人又在“讨伐”中更换了枪械、子弹,抗联部队三分之二枪械的子弹无法使用,为摆脱困境,北满临时省委的决定谋求苏联的军事援助,并通过苏联打通与中共中央的联系。

于是,赵尚志离开抗联密营前往苏联。

苏德战争已经打响,西线战事异常紧张,苏联交给了赵尚志一个特殊任务:率领一支精悍的小部队到北满,一旦苏日开战,就炸毁兴山(鹤岗)的发电厂和佳木斯至汤原间的铁路、桥梁,并配合苏方在小兴安岭、汤旺河流域老白山附近修建飞机降落场。

苏方要求这支小部队过界三个月之后,不管情形如何,都必须回苏联。

这支队伍连同赵尚志在内,还有姜立新、张凤歧、赵海涛、韩有,一共五个人。

五人携武器和几十公斤烈性炸药,从伯力先乘火车到达黑龙江沿岸。在苏边防军协助下,秘密渡江在萝北县境登岸,向南经四天艰苦跋涉,到达梧桐河上游老白山地区,并选定老白山东南坡姜把头趟子房作为活动据点,隐蔽等待执行预定任务。

他们苦等了两个月,却始终没等来苏日战争的消息。

赵尚志实在等不耐烦了,打算出趟子房弄马匹,编成马队,大伙儿都入关内到延安去。

但在姜立新等人的劝阻下,此举没能成行。

但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事,赵尚志不想再等了,率小部队走出隐蔽地点,到处开展宣传活动,以扩大发展抗日武装。

1941年12月23日,他们到达汤原县北部乌德库(现伊春市境内),在距伪警防所北方六十四公里处,吸收了采集皮货的青年王永孝入队。

转年,已经到了规定返回苏联的日期,赵尚志命赵海涛、张凤歧、韩有三名队员去苏联汇报情况,自己和姜立新、王永孝返回姜把头趟子房。

回到姜把头趟子房,赵尚志又吸收了一名新队员。

这个新队员名叫刘德山,42岁,猎手出身,枪法好,人送绰号“刘炮”。

刘德山这会儿不打猎了,改收山货。

虽然他口口声声说早就想跟赵司令一块干小日本鬼子了,但赵尚志对他的出现十分警觉。

因为,随着日本关东军特别大演习和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东北地区的形势亦十分紧张,日伪当局对小兴安岭山区、黑龙江岸控制得十分严厉,一般人是很难得以进山的,这个刘德山怎么会轻而易举地到了这里?

不过,刘德山恰好是姜立新早年在一面坡时就相识了。

姜立新出面保证,刘德山原先就是一打猎的,没事。

刘德山也解释了,说自己是梧桐河金矿局的人,有两匹马在驮粮时跑丢了,矿上让他进山找马,若找不到,就抓几只鹿,弄几张皮子回去……

赵尚志还是将信将疑。

不过,几番接触下来,刘德山居然提供出了大量的敌情。

至此,赵尚志疑虑顿消,将其聘任为自己的贴身副官,还委任他为汤东游击队大队长,并配发步枪一支和子弹二百发,手榴弹两个以资鼓励。

不知怎的,也许是前一段时间的宣传有了效果,几天之后,又有一个名叫张玉清的人前来报名,也说要求加入队伍抗日。

赵尚志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现在所在的区域可是满洲国的禁区,怎么又有人跑进来了?

赵尚志不由自主地掏出了枪。

刘德山从屋外回来,一看,大惊失色,赶紧抱住赵尚志的腿。

原来,这个张玉清是刘德山的亲戚,说是刘德山多日不归,这才找上山了。

刘德山说:“他是我唯一的亲友,由于我没能及时回去,他很挂念,是来探听我的”。

原来是这样。赵尚志把枪收了回去。队伍一下子又恢复成了五个人。

赵尚志考虑着什么时候下山去干日本人一把。

刘德山于是提供了一个消息:“梧桐河警察分驻所警备力量缺乏,现在正是袭击的好机会。”对于刘德山的提议,赵尚志未置可否。可是,晚饭后,赵尚志作出了决定;12日拂晓,袭击梧桐河伪警察分驻所和警备队,并作了具体战斗部署。

为了确保此胜利,最新入队的张玉清自告奋勇战提前去梧桐河派出所打探。

1942年2月11日,属于农历腊月27日,快过年了。夜里,朔风凛冽,寒气逼人,赵尚志一行五人向梧桐河方向移动。

12日凌晨6时,赵尚志他们到达了距梧桐河警察所两公里的吕家菜园子。走在前面的刘德山对赵尚志说:“这里离分驻所不远啦,咱们到菜园子屋里暖和一下。”也好,就在这儿歇一歇。同时等张玉清那边回来报告打探情况。就在众人准备敲老乡的门之时,刘德山又说:“你们先进屋,我去解个小手。”

赵尚志点点头,没有理会。

哪知道,刘德山转到赵尚志身后,突然端起步枪,“啪”的一声,赵尚志后腰一阵剧痛,不由自主地扑倒在地。在倒地前一刻,赵尚志的脑子异常清醒:狗日的刘德山是日本人派来的奸细!

猎手出身的刘德山继续对赵尚志前面的王永孝下黑手,“啪”的一枪,王永孝的腹部也被打了一个洞。

几乎就在同时,倒地的赵尚志也掏出了手枪,,“啪啪”两枪,刘德山的头部和腹部各中一弹,当即毙命。

听到枪声,走在队伍后面的姜立新大步上前来,夜色朦胧中依然可见赵尚志腹部血流如注,鲜血浸透了衣裤。

跟随赵尚志多年的姜立新万分懊悔,懊悔当初自己不该替刘德山作保证,但发生了这事,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急忙把赵尚志背进吕家菜园子小屋里。

屋内新婚不久的女主人见来人身着军装,负有重伤,十分恐惧。赵尚志忙向主人解释说自己是抗联的。

女主人便用结婚缝制的被褥包住赵,回头又用面糊在赵的伤口上,用布条缠了又缠。

(当年用新被盖赵将军的新娘子,右)

刘德山是奸细,那就意味着张玉清也不是好人!赵尚志自知伤势不轻,便把身上的文件交给姜立新,命令他迅速离开。

最后,在赵尚志的一再要求下,姜立新携带装有秘密文件及活动经费的文件包径去了苏联。

话说,从1940 年秋到1941 年10月,赵尚志滞留苏联,所以作为敌人追踪、捕杀重要目标失踪一年多了。然而,赵尚志刚回来,嗅觉灵敏的敌人就有所觉察了。

“赵尚志来了,这还了得!”伪鹤立县兴山伪警察署署长田井久二郎警佐、特务主任东城政雄警尉惊恐不已。

虽然这时候的赵尚志实力远不如昔日最高潮时6千余部的威武阵容,甚至要从零做起,但是余威不减。

伪鹤立县警佐、兴山警察署署长田井久二郎与该署特务主任监督尉东城正雄将这一情报作为甲种情报报告上级,并制定了诱捕赵尚志的计划,即“派遣伪装的密探潜入赵将军的部队,把赵将军引诱到警察势力范围内,伺机使他负重伤,并加以逮捕”。

他们所派遣的密探刘德山,原名刘海峰,黑龙江珠河县(今尚志市)人,垂涎于日本人的赏金,被收买了。

刘德山成功加入了赵尚志的队伍后,一直没能给日本人递出的情报。所以,田井久二郎以为刘被杀死或工作失败,于是又派出二号汉奸“张玉清”出场。

这个“张玉清”原名叫张锡蔚,常在山里帮人背山货(实际以此作掩护从事特务活动),外号叫张小背,当年34岁。

张锡蔚回到梧桐河伪警察分驻所,和担任警戒任务的伪县警备队长穴泽武夫带十二名伪警察、十四名警备队员组成“讨伐队”,奔向吕家菜园子,包围起来。

接着,经过一场短兵相接,赵尚志射杀了两个敌人,因失血过多,自己昏倒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他已被俘,和王永孝以及特务刘德山的尸体躺在同一副爬犁上。

爬犁的主人,姓丁,是当地的农民,被日本人征用了爬犁,在前面听得清清楚楚,赵尚志将军落寞而默然叹息说:“只想死在千军万马中,没成想死在刘炮(刘德山)手里。”

当日,敌人将重伤的赵尚志和王永孝拉到梧桐河伪警察分驻所附近一工棚内进行突击审讯。

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伪三江省警备厅关于枪杀赵尚志向伪治安部警务司长谷口明山的报告》中留下了这样的记载:“当审讯时,赵尚志对审讯他的警察说‘你们不也是中国人吗?现在你们出卖了祖国,我一个人死了没有关系。我就要死了,还有什么可问的!’,说完闭口不语,狠狠瞪着审讯他的人,对重伤留下的苦痛不出一声,其最后表现,真不愧其大英雄的尊严。”

赵尚志牺牲后,敌人将他的遗体用卡车送到佳木斯伪三江省警务厅特务所5处。一名日本警尉凶残地用锯子割断了赵尚志冻得僵硬的头颅,尸身被日寇抛进了松花江。

赵尚志,这位纵横疆场,身经百战,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当世大英雄,没有在千军万马与敌人搏杀中牺牲,却死在了特务奸细之手,可悲可叹!

英雄永垂不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