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为了督军大位 唐生智与同僚斗佛法

上个世纪20年代初,湖南发生了一件怪事:湘军第四师全体官兵一夜间都剃度当了和尚,他们身披袈裟,人手一枚受戒证章。该师师长不是别人,正是唐生智。原来唐与当时的湖南督军(相当于省长)赵恒惕不合,两家兵马正在斗佛法呢。

这是怎么回事呢?

当时湖南督军是赵恒惕,不过,在这个南北冲突频繁之地,却有大大小小十几个军阀,谁都没太把督军放在眼里。



赵恒惕 (1880-1971),字夷午,号炎午,衡山县白果赵家湾人。

其中,对赵恒惕威胁最大的是出身保定军校的唐生智。

自吴佩孚部撤出湘南,北上“逐鹿中原”后,唐生智就割据湘南,招兵买马,扩充实力,问鼎长沙。

赵恒惕表面还是一团和气,心里却那个急啊!但赵又没有胆子撤了唐的职务或者干脆派兵去打。

最后,赵恒惕干脆花重金从康边请来了白喇嘛,在长沙开大光明法会,目的是借此拉拢湘中其他佞佛的军人,给唐生智好看;当然了,还可以打着为全湘祈福的名义收买人心。



1962年赵恒惕与家人于台北木栅住所。网络图

唐生智知道后,顿时也急了,但是急也没用啊,主要是没钱请高僧,全师上下的军饷都经常断呢。好在他平时广结佛缘,与湖南著名的密宗居士顾伯叙是好友。赶忙请来顾居士,两人亲自上阵,挨连接营,给官兵们一个一个地剃度。忙活完以后,顾居士剃头剃得手都软了。谁知,无意间就被他们“创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只“现代化”的军队--佛军。

赵恒惕信佛那是十分有名的。

国民党败退台湾时,不少宗教人士也离开大陆。1949年7月,星云大师等二十多名僧侣被台北警方以“无业游民”抓捕,甚至当作间谍来审查。赵恒惕与李子宽等佛教界知名人士联合营救,终于使其脱难。并在台北善导寺设立中国佛教协会驻台湾办事处,设法维持来台僧尼生活及道业。

1953年,赵恒惕与章嘉大师等人组成代表团出席在日本东京举行的第二届世界佛教大会。因赵在佛教界的声望高,大会主持人高森隆介特别来旅馆拜见他,愿将玄奘灵骨的部分奉赠给老人供养。原来在抗战期间,日本在南京雨花台报恩寺遗址修建神社,发现了唐玄奘的遗骨,并移到日本。赵恒惕义正严词地答道:“玄奘大师是亘古仅有的圣僧,灵骨怎能私相授受,请改用贵国佛教协会名义归还。”几度交涉,日本方面同意将部分头顶骨返还台湾。为了解决供奉问题,赵恒惕四处筹款,亲自敦请蒋介石在日月潭边专门建寺供奉。



赵恒惕90岁生活照。

六十年代,为筹建寺庙,道安老法师与释光中法师到木栅赵府拜访,事情谈完后,赵恒惕回到卧室,拿出一小白包,内有8小块黄金及一对金镯,说道:“这点首饰,共净重十七两九钱,是过去我在南岳时,为创办南岳佛学院而筹募的。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离开湖南时我把它带来了,何日是归期,尚难预料。日子久了怕把它用掉,请带回去,作为松山市法王殿的建筑费,也了却我多年来的这桩心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