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日军情报曾显示:八路军曾具有惊人的威慑力

  百团大战后,住在日本东京的居民片山家来了一位使者。使者受对门将军的差遣,邀请片山前去作鸟鹭之战。

  鸟鹭之战也就是下围棋。近一周来,片山眼见将军府人来人往,进出频繁,一直猜测将军又接受了某个重大使命。可是现在又来邀他对弈,似乎又没那么回事。

  片山来到将军府。将军像往常一样穿着和服,和片山打了声招呼后,便立即走向棋盘。

  片山并不是第一次与将军对弈。上次他曾以输二子惨败,今天就一心想着要捞回来,于是在棋盘上使出浑身解数,尽力拼杀。不料越想赢越赢不了,他三战皆败,而且每局都输得很惨。

  将军兴致很高,仍邀片山再来一局。片山见夜色已深,急忙告辞。这时将军微微欠座,一面收拾棋子,一面微笑着说:“这次拜受华北最高指挥官之重任,将要再次踏上征程,后天就启程。请多关照!”‘

  这位将军就是新任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冈村是日本早期陆军将领中的“三羽乌”,即三杰之一,担任过关东军副参谋长,有极其丰富的侵华战争经验。全面抗战爆发后,他曾以攻占武汉有功,而受到大本营的殊奖。大本营寄望于通过他来改变华北局面,因此欢送仪式十分隆重。陆相东条及其他陆海军将领、达官显贵约数百多人前来送行,冈村胸佩彩色绶带,率众幕僚站立在东京车站的外廊上,其气态也已与弈棋时的谦恭随和迥然不同。

  虽然冈村的前任多田不被东京认可,但多田的一些经验仍得到了冈村有选择的继承,包括多田的“囚笼政策”以及后期对情报部门的改进。当然,冈村要避免成为多田第二,他也必须清楚地知道,除了情报失误外,多田还走错过哪几步棋。

  在冈村的主持下,幕僚们展开了热议。比较一致的意见是,多田实施“囚笼政策”,是要将守势防御改为攻势防御,但弄到最后,其实还是变成了静止的消极防御。

  有了“封锁沟”、“封锁墙”,日军主动对八路军扫荡的次数少了,乍一看,双方隔沟墙相对,大家也都“相安无事”,宛如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一样。可是在此期间,八路军却秘密积蓄力量,一旦时机成熟,便马上转入进攻。百团大战就是最好的例证。

  显然,不主动实施进攻是不对的。实际上多田在离任之前也已经在酝酿发动“治安战”,对八路军和根据地进行一次大规模扫荡,但这又带来了一个问题:如果扫荡还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该怎么办。

  要知道,当初多田想靠“囚笼政策”来实现攻势防御,顾虑的就是这个。熟悉中共及八路军情况的参谋部第二课指出,中共具有惊人的实力。百团大战中后期,日军不是没有进行扫荡,但所实施的几次反击作战,连同两期晋中作战在内,都以徒劳无功结束。

  除此之外,尽管大本营已从华中调来了两个师团,但用于扫荡的兵力还是觉得不够——华北地方实在太大,八路军又擅长游击及“敌进我退”战术,第二课为此毫不客气地预言了结果:“以武装讨伐犹如驱赶苍蝇,收效极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