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士兵诗歌体书写战时日记:用大量肉弹等词汇

武汉民间抗战文物收藏家许一兵先生向本报公开他收藏多年的一本日军机关枪手的随军日记,以日本诗歌体写成的70余篇日记再现了这场残酷的战争。

昨日,记者在许一兵先生的寓所里见到这本“阵中日记”,它有手掌大小,封面为绛红色无字硬纸,色彩有些斑驳。扉页写有日记主人“高山增男”家乡及所在部队信息:“日本冈山县苔田郡高仓村”,“八0联队六十二”(铃木部队)机关枪手。

日记内文共70余首诗,用钢笔、铅笔混合书写,并经过后期整理修改,描述了与“中央军”(国民党抗日部队)的多场战斗:“二十九军被击溃”、占领“宛平城”、“娘子关”大战,进攻石家庄、保定、运城等黄河边主要城市的经过,一直写到1941年被蒋介石称为“抗战史上最大之耻辱”的山西“中条山战役”。日记中提到的“张家湾”、“邰满桥”、“永定河”、“闻喜”、“运城”等地名,皆是抗战史上知名战役的发生地。同时,他也再现了与“冀察军”(八路军)及游击队作战的情景:“孤军奋斗五十日,扫荡讨伐不间断,每夜都有小敌兵,准备应对来袭敌。”

日记不仅用大量的“肉弹”、“尸山血海”、“白刃战”等词汇描述了战争残酷,还用“越过遍地的尸体攀上城墙”、“流淌的血液把岩石染红,踩着战友的尸体前进”等诗句,表现了已被日本军国主义洗脑的日军“肉弹”(敢死队)的“神勇”。他还以“眼泪滴在尸体上面,含着悲哀埋葬于此”这样的诗句,寄托对战友的哀思,并用“呜呼”之类的悲叹词起首,抒发自己的“思乡”之情及对战争结局的迷茫:“想起去年春天四月,在盛开的樱花下,自问道:永远都回不来了么?”

许一兵先生告诉记者,根据其所写内容及书写功力判断,日记主人具有一定的文学素养,如果没有这场不正义的战争,他或许会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但战争却把他变成了“杀人机器”。



此页日记诗记载了高山增男所在的这支侵华日军从北平至山西的作战经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

他蓄谋已久1v1*与子乱小说目录伦

风云人物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赵铁柱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