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兵回忆抗战:用棉絮做土坦克 活捉日本兵

    本月27日到28日,长江商报携手新华网湖北频道赶赴荆州沙市、公安、监利三地,慰问四位抗战老兵,探访他们的抗战英雄事迹。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70年前的战争,是中华民族永远不能忘却的伤痛,现今还健在的老兵,成为鲜活的历史见证。对老兵的关爱,还需要来自社会各阶层的力量。

  27日,在荆州城区烈士陵园“九层一顶”的纪念碑下,上百名随行人员向抗日烈士集体默哀。

  15岁参军时还没有枪杆高

  “我今年90岁了,当年是新四军,湖北襄南人民热情地请我们来抗日。” 抗战老兵居锦昌穿着新换上的军裤,把记者邀请到家中。

  居锦昌15岁时,家人都死于日军手中,成为孤儿后,就参加了新四军。“我当时还没有枪杆长,首长发给我一把断柄的步枪。我背着枪跑也跑不动,首长在后面喊,‘小鬼,枪是要扛着跑的!’” 居锦昌笑着说。后来他被分到新四军第5师襄南3军区,负责电台工作。

  “我们这一带都是平原,打仗时没有掩护的地方,日军狡猾,跳到房子上扫射。我们就动员老百姓,用被子棉絮做土坦克。一连打了3个小胜仗,还活捉了一个日本兵。”居锦昌说完还唱起了新四军军歌,歌声依然嘹亮。

  打游击从不做“亏本生意”

  在监利县分盐镇花子桥烈士墓园,记者见到了老兵揭中亮。“我吃了饭,不搞别的事,就是打鬼子,每天都打。” 揭中亮是当地永镇二组的村民,今年89岁,说话声音洪亮,讲起抗战故事幽默风趣。揭中亮16岁当兵,参加过新四军第5师,后被选入了警卫连。

  “日本人的歪把子机关枪厉害,枪法蛮准。但是日本人也怕我们,我们打游击,放牛、砍柴、打渔的都是我们的人。每天都去日本的军营骚扰,放倒放哨的,摸进大营,丢几根手榴弹。”揭中亮兴奋地说,“敌疲我扰,从来不做亏本生意,我们还趁机把他们的枪抱回来。伪军都讲,‘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夜扒扒。’” 揭中亮拍着大腿说。

  当年生死就靠双手拼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参军的了,只记得是79军。”雷永发从堂屋中搬出椅子让记者坐下,“你们辛苦了,我这里没有烟抽啊,还停电了。”

  雷永发15岁时参军抗日,今年已93岁,家住公安县毛家港镇红光村。“老伴躺在床上不能动,我现在身体还行,可以照顾她,就是记不太清事情了。” 雷永发与日军作战的第一战是在宜春,此后便从江西去往湖南参加长沙会战,还到过湘西永顺。“1941年我腿上生了瘤子,就回家养病,而我所在的部队后来去了缅甸。”雷永发回忆道,“当时不怕死,生死就是靠双手拼。”

  “老爷子记忆越来越不行了,去年还讲得蛮清楚的,越老身体越差了。” 毛家港镇民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朱国新随慰问人员出门后,摇头对记者说。

  一仗干掉400多个日本兵

  龚启祥今年85岁,与儿子住在一起,他的家也在毛家港镇。“我现在每季度还可以领到抚恤金,生活很满足,眼神还不错,可以打牌玩。”龚启祥神采奕奕地说。

  “我当时最小,12岁。李先念的新5师来了,我就去参加了儿童团,当传达兵。”龚启祥说。1942年,武汉早已失守,湖北广大地区已经沦陷。“江北三个县,监利、潜江、沔阳是打游击的好地方。我们军民一家,鬼子怕我们怕得很,我们突然蹿出打得他们魂飞魄散。” 龚启祥回忆说。

  1943年3月,龚启祥所在的34团到监利县周老嘴镇聚集。“游击队还过打大仗,这一次在周老嘴就干掉了日军400多人。” 龚启祥说完,摸着他腿上的枪伤。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

快手创业句子 &海枯石烂

风云人物
☆不要以为你的地板低就可以天下无敌,比地板低我就没有输过!☆伤口是昨天的,幸福是明天的。☆保护自己,爱别人,请不要在半夜出来。☆成功属于最强大的人。在这里,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