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16岁时替兄从军:伤亡很大胜仗打得少

  主动请缨

  我叫王井生,1925年2月生人,今年90岁了。

  1941年参军投身革命,那时是在密云县大队,营长王振忠,跟随他征战京郊。

  那年我16岁,是我自己主动要参加革命打日本鬼子的。

  那时候,我的哥哥曾在地方的某部队模范队参军,后来改编成密云县大队,共三个连一个营。有一回哥哥放假回家跟我讲剿灭鬼子的战役,我就着了迷。那时我们家住在山沟沟里独一户,日本鬼子还没有扫荡到我们这里,但是我早就听外面的人说日本鬼子对百姓烧杀抢夺,对日本人恨得不得了。我就跟我母亲说,我也想去当兵,哥哥有家室,不如我替哥哥打仗去吧!

  “看你能耐的,你才多大就要去打仗,你能替得了他?”母亲把我呲儿一通。我虽然口头上没有坚持,但是心里一直想当兵。

  正巧,哥哥休假的一天,县大队的队长来找我哥商量事情。我那时正在地里干活,老远就看队长顺着仅有的一条路往我家的方向走去,我撂下手里的活就在后面追,等我追上他,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顾不上歇歇就直接问队长,“您看我能参军打仗吗?”“嘿,怎么不能啊!”队长听了很高兴,连声说好啊。“正巧我缺一个通讯员,去给我当通讯员吧!”

  从那开始,我就开始了通讯员生涯,一当就当了四年。

  我的主要任务是,去营里领命令,到班里传命令。但是,这个队长呆了两三个月就调换了,按照惯例,领导调走,通讯员就会下班了。可是到我这儿,我一连当了四年通讯员,伺候过五六个领导,领导调换频繁,就是我,即使领导走了还继续当别人的通讯员。

  死里逃生

  抗日时期,那会儿打仗打得不少,但是胜仗打得少。

  那时候打仗死伤的太多了,有一回印象很深。在乐安头子(密云西北部)战役中,我们受到了敌人打击,15人受伤。我们当时被敌人打,要撤离的时候,有战士倒下了。我当通讯员时没有枪,死了那个同志的枪,我就背上了,心想不能让日本人捡走。和我一同撤离的战士一起跑到了一处墙边,我身手敏捷,背着枪三两步爬上墙跳了下来,接着跑。另外一名战士手脚慢,我回头要去接他一把时,他已经被敌人俘虏了,枪也被缴了。现在想起来很惊险也为没有帮助上他感到后悔。

  记忆中有一回胜仗,1944年,在老班长吴启方的带领下,去密云县解放清水潭。

  有侦察兵报告,日本人有100多人。有这么多日本人向北去了,我们撂下手里的饭,等追上敌人,发现敌人已经进了据点。然后,我们老早就去据点南边等着他们返回密云,侦察员又报告,说那伙人往北去了。我们这个队,呼一下继续往北追。等追上鬼子,发现鬼子又刚进了清水潭村。都挺不赶巧的。随后,我们把村子给层层围上了,敌人一百多人投降,我们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

  但是,当时有个情况我想不通。我们讲究优待俘虏,曾把抓着了的一个俘虏给放了。我当时就挺不理解。后来,没想到这人是被我们策反的,在以后的几次战役中,他给八路军弄出好几次子弹和药品。

  遵纪守规

  到了第四年,我要求下班了。一下班,他们就把我安排在主力班。刚下班没多久,战士都管我叫“大姑娘”。之所以落了这么个称号,是因为很多通讯员在连部是没有纪律,下班之后就不听指挥,瞎闹,班里都不待见。我下班的时候,特别遵守纪律,别人觉得我老实,这个外号就这么叫开了。

  我一下班就让我干学习组长,过一个月又给我任务让我当战斗组长。那时作战讲究三角形战斗,一个班分三个组,班长带一个组、副班长带一个组、战斗组长带一个组。

  我这人虽然没干过正经的干部,工作没少干。过了三四个月让我当副班长,但是之后因为伤病我便在精兵简政中退了。

  打仗的时候没被子弹伤过,但是抗日战争时期,行军打仗净在外头过夜,冬天也多在外面露宿,我打裹腿打得太紧了,最终把腿冻坏了,现在一到秋冬天就肿,腿疼。

  1945年年中,我从部队退伍,先到密云县政府报到。那时候,我们一行20多人,集中到了密云县政府,遇到县看守所所长在政府等着挑人补充看守所力量。

  所长见人就问,哪里受伤,愿意回家不?问了十多个人,人家都愿意回家。后问到我,我说我不愿意回家,我的家房子都让日本人烧了,我当兵还没当够。所长就说,那接着跟我当通讯员去!

  我高兴坏了,立马跟所长走了。可是,那时正是冬天,我的腿确实太疼了,走路都痛苦,干了不足一个月,人家还是把我打发回来了。所以到现在,我想当兵的想法还是这么迫切,也觉得有很多遗憾。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

快手创业句子 &海枯石烂

风云人物
☆不要以为你的地板低就可以天下无敌,比地板低我就没有输过!☆伤口是昨天的,幸福是明天的。☆保护自己,爱别人,请不要在半夜出来。☆成功属于最强大的人。在这里,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