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战场:四场风帮助北魏打败了后燕几十万大军

  先秦苻坚兵败淝水之后,北方又重新陷入大范围的分崩离析的局势。鲜卑族慕容垂乘机建立后燕,经过与先秦、西燕等政权的搏杀,终于站稳了脚跟。公元395年,实力强大的后燕皇帝慕容垂命太子慕容宝、赵王慕容麟率领八万兵马攻打北魏,令范阳王慕容德、陈留王慕容绍带领一万八千骑兵作为后援。

  第一场风

  得知后燕来攻,拓跋珪想,后燕刚灭了西燕,士气正旺,不能轻敌。他将主力部队撤到包头一带,在黄河与燕军隔岸对峙,以避其锋芒。九月,燕军北渡,出师不利,渡河时忽起暴风,渡河不成,还有数十艘船被吹到北岸。魏军将吹过来的燕兵放了回去,以收买人心。有天,燕太子慕容宝带着几个士兵去观察地形,在一个山腰上,听到几声笛子响,一个牧童坐在牛背上,后面是匆匆赶路的一群百姓。牧童把百姓领出山口,用手向北一指,百姓们纷纷道谢。慕容宝一想,那些百姓都是燕国人打扮,心觉奇怪,就叫过来几个询问,其中一个老头回答说,我们都是燕国人,因先皇驾崩,太子出征,国中无人即位,国内大乱,我等怕被牵连,结伴逃难来到这里。

  慕容宝大惊,压根没想到这些百姓是北魏士兵装扮的。为了能顺利地坐上父亲的那个位置,慕容宝也不勘察地形了,马上回到军营,将赵王慕容麟找来,告诉他父皇病死,要赶快回去。当天下午,先皇驾崩的消息就在营中传开了,大家都信了拓跋珪的计谋。傍晚时分,慕容宝下令撤兵。十月二十五日,燕军烧掉了渡河的全部船只,结束了这次并不顺利的征程。

  第二场风

  慕容宝撤退的时候并没有留下部队阻击和防范北魏军。他认为黄河就是后燕人阻击北魏军的最有力武器,北魏人一时是无法筹集如此多的船只以供大军渡江的。谁知道燕军刚拔营,突然乌云密布,寒风怒号,大雪纷飞,道路被封,燕军撤退速度慢了下来。几个时辰后,黄河结冰,拓跋珪亲率两万铁骑准备渡河,追击燕军,部将劝他说,黄河刚冰封,还不坚固,经不起两万兵马,万一碎裂,就坏事了,还是再等等吧。“不能等,中原归燕还是归魏,就在这生死一战,必须把握住这次机会。我先过河,如果没有意外,你们就跟过来,能过多少是多少。”说完,双腿一夹,冲上冰面,转眼就到了对岸,紧接着,两万骑兵先后奔过,向燕军追赶而去。

  燕军疏于防备,一边行军一边打猎。三天后,魏军在参合陂西面追上了燕军的主力,拓跋珪在参合陂出生,对环境很熟悉。趁着夜色,魏军悄悄登山,准备隔天奇袭燕军,第二天凌晨,拓跋珪一声令下,两万骑兵踊跃呼喊冲下山去。燕军抬头一看,魏军犹如天降,立刻惊得魂飞魄散,众军无心打斗,争相逃命。这次战役,燕军死伤三万多人,其余四万多人全部投降。太子慕容宝单骑脱逃,陈留王慕容绍被杀,丢弃的“兵甲粮货以巨万计”。拓跋珪又听从了北魏中部大人王建的建议,坑杀了所有的俘虏。隔年,慕容垂又亲率几十万大军再次伐魏,声势浩大,来势汹汹。拓跋珪见此情形,思虑再三决定再次将主力北撤,避到山林,养精蓄锐,伺机而动。燕军先拿下了平城,打开了西进北上的门户,军心大振。此时的慕容垂已不满足于城池的争夺,只想着找到魏军的主力,将其消灭。

  第三场风

  就在拓跋珪打算逃命之时,历史又出现了让人诧异的一面。慕容垂在经过参合陂的时候,看见那里尸骸堆积如山,就摆下香案为死难者祭奠,燕军将士放声恸哭,哭声震天动地。一阵阴风袭来,隐约悲惨的哀号夹在风中回响。慕容垂既惭愧又愤怒,目睹此情此景而心头一震热血喷口而出,就此一病不起。太子慕容宝等前军闻知都从前方撤回。叛逃的燕军传播着:“垂已死,舆尸在军。”慕容垂在平城停了十天,病情加重,只得撤军。夏四月癸未,病逝于上谷的沮阳,太子慕容宝不敢即时发丧,直至回到中山才发丧敛殡。然后慕容宝即位。这次北伐并未能挽回燕国军事上的颓势。

  397年2月,拓跋珪进攻后燕信都而屯军扬城,突然接到消息,并州监军丑提率领所部兵马回国发动叛乱,于是就派国相涉延向后燕求和,并且准备让自己的弟弟为质;而慕容宝听说了魏国内乱便不同意拓跋珪的求和,并想乘机一举消灭北魏。慕容宝立即征发步卒十二万、骑兵三万七千,与北魏的军队夹滹沱河而对阵。一天晚上,慕容宝率大军悄悄地度过河,然后组织一万多人的敢死队偷袭魏军大营,这些“募兵”借风纵火,在魏军大乱之时一鼓作气攻击魏军,魏军大乱,拓跋珪在睡梦之中,慌忙地赤着个脚就逃出中军大帐,后燕将军乞特真等一百多人冲到拓跋珪的大帐,也只得到拓跋珪没来得及穿的衣服与皮靴。

  第四场风

  按照导演的正常安排,慕容宝大军就很有可能打败魏军,甚至活捉拓跋珪。但也就在此时,突然刮起了沙尘暴,这些敢死队员们因为分不清敌我,开始互相砍杀与对射。幸运地逃到营外的拓跋珪看见这种情况,就立即不失时机地“击鼓收众”,迅速组织起北魏大军,以最快地速度向燕军发起反击,结果敢死队大败而归。两军再次对垒,慕容宝还在回味昨夜那差点成功的袭击,而士兵们已经都认为燕兵必败,不然的话怎么连老天都在帮助魏军呢!于是士气低落,慕容宝也只好班师回朝;但拓跋珪不愿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战机,一路追击燕军,一路屡败燕军。慕容宝惊惧之下,抛弃了大军,只率领着二万骑兵退逃。397年的那个春天又异常寒冷,燕军“冻死者相枕”。此一战,后燕已是大势已去了!公元407年,后燕灭亡。拓跋珪统一中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