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记忆:日寇逼近 《晋察冀日报》仍旧在编印

 “宣传战线上的抗战,靠的是顽强的精神。我想把这种精神讲给年轻人,永远传下去。”说起自己在晋察冀日报社的工作经历,家住西城区的老报人许仲英,几乎都没顾上喝水,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下午。

  今年87岁的许仲英,十多岁时就在晋察冀日报社干杂活,见证了当年的报人面临敌人包围扫荡,仍坚持出报的历史。

  紧急撤离中出报纸

  1940年11月7日,《抗敌报》改名为《晋察冀日报》。天还未亮,报社的印刷工人就印出了由毛主席题写报头的《晋察冀日报》第一期。正当同志们兴高采烈的时候,军区传来消息:三万日军分别从边区东线的唐县和曲阳县、南线的灵寿县出发,开始了向边区中心地区的“扫荡”。报社必须紧急转移!

  社长邓拓随即向同志们做了紧急战斗动员,提出报社在“反扫荡”斗争中,不仅要保存自己,而且要设法边同敌人周旋边办报,要及时向边区军民传达党的声音,宣传“反扫荡”的情况,支持和鼓舞边区军民的斗志。他还提出报社离开驻地连家沟前要再出一期报纸。

  报社的编辑和印刷工人连夜编印出了《晋察冀日报》第二期。这期报纸发表了邓拓等人撰写的“粉碎敌寇冬季扫荡”的社论,并继续刊载了八路军主力部队在百团大战中取得新战果的消息。

  当报社离开连家沟时,日军的先头部队已分别到达阜平城东的王快镇和城南的城南庄镇,报社已处在日军合围地区。根据军区指令,报社必须以最快速度抢在日军前边,渡过大沙河,突破敌人的包围,转移到阜平西南深山中的马兰村一带。

  报社一百多人头顶繁星,翻山越岭走了一宿,黎明前到了大沙河边。这时的大沙河,水势比预想得大,并且已结了薄冰,牲口驮着辎重过河有困难,大家只好将部分印刷机器埋藏在大沙河北岸。

  冰水及腰险掉队

  “我还是个十多岁的孩子,跟着队伍行军,既紧张又兴奋。”许老回忆,当时他手中握着一张11月8日的《晋察冀日报》,穿着新发的棉袄、棉裤,挎着两颗手榴弹,一宿的夜行军没有落伍,自己心中很是得意。

  前方侦察的战友已打出一丈多宽的冰凌通道。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谢荒田督促大家抓紧过河,以免天亮后被日军飞机发现。老人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大个子的同志把裤脚卷到大腿根儿,扛着铅字盒、印刷器具,提着鞋袜,踏着冰渣下水了……“我看了看,那冰水有我腰深,只好把棉裤脱掉,一手举着手榴弹,一手抱着棉裤和鞋子,下水后用身子顶开游动着的冰凌,走一步挪一步,晃晃悠悠地蹚过了大沙河。”老人说,当他走出水时,感到棉袄沉重得厉害,一看原来是那棉袄下边湿透了。上岸后,阵阵冰冷的山风吹在他湿漉漉的腿上,腿上好像裂开了许多口子,穿上粗硬的棉裤,走起路来一步一蹭,痛如刀割……

  没过多久,许仲英就发现大部队不见了踪影,他知道自己落伍了,便不顾一切地向前追去。当他到马兰村的时候,早到的同志正在吃早饭,饭是洋葱干和大麦米熬成的烂粥,同志们告诉他那是八路军在百团大战中缴获的日军给养。

  许仲英见排字房的几个同志仅仅填了一下肚子,就去排版了。报社要在马兰村争取时间继续出报纸,于是许仲英也放下饭碗,要去干活。领导心疼他,不让他跟着赶工,就安排他跟着先遣队,提前去往下一处落脚点。

  重新建立根据地

  日军在连家沟一带扑空以后,转向阜平西南山区扫荡过来,并已经到离马兰村五里路的地方。报社转移到马兰村附近一个叫土咀的小山村,同日军周旋两昼夜,出版了两期八版铅印的《晋察冀日报》。

  11月11日,报社再次突破日军的包围,向灵寿县方向转移。在11月12日的突围过程中,比许仲英大两岁的李双秋不幸被日军杀害。报社根据军区指示,穿过灵寿县境,转移到河北省西部平山县陈家院附近的滚龙沟村。

  滚龙沟村是边区的抗日老根据地,群众革命觉悟很高。许仲英老人还记得,当报社的主力部队来到滚龙沟时,时任平山县青救会主任的吴述俭,带领村里的群众列队欢迎。过了些天,日军又从阜平转向平山扫荡,并且进到离滚龙沟很近的地方。

  为了掩护报社,滚龙沟一带的民兵、群众日夜放哨,侦察敌情。日军未能寻到报社的行踪,撤离了。直到1941年1月1日“反扫荡”结束时,《晋察冀日报》在滚龙沟住了29天,出版了25期铅印日报。老人说,当时有的同志讲,“《晋察冀日报》像一条龙,又在滚龙沟这个新地方潜伏了下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