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回忆常德会战:士兵牺牲时都抓着敌人

         亲历者回忆

  “殉国士兵死了仍和鬼子死死地掐成一团”

  82岁的李超是当年驻防常德的国军第七十四军第五十七师的机枪手。

  “大约是11月下旬的一天,我们奉命进入碉堡阵地和散兵壕防御工事阻击敌人。只听班长冲我喊了一声‘打!’机枪喷出火舌,冲在前面的几个鬼子顿时倒下了。鬼子疯狂反扑,我握机枪的手都震麻了,后来觉得手掌黏糊糊的,一看是血——是跳动的枪身把我的手掌震裂了。”

  “11月24日晨6时,日军向刘家桥进发。一营副营长李少轩带一个班,前去增援守军。弹药耗尽后,大家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李少轩在肉搏中与敌同归于尽,全班只有3人生还。我们后撤时看到那些殉国士兵,死了仍和鬼子死死地掐成一团。”

  李超说:“28日中午,一股日寇从马木桥方向攻入常德城,我们在大街小巷和鬼子拼开了刺刀。师部除师长留下负责指挥和联络,其他40多人全部与敌肉搏。这次战斗,我们杀死了100多个日军……”

  “我留下是拼命了,你快走”——少将团长誓死守城

  亲历常德保卫战的57师老兵吴荣凯 血战16昼夜,全师8000官兵牺牲殆尽.死守一周后,57师只剩两三百人。1943年12月3日凌晨,少将团长柴意新带着29个人留在了城里,余程万带领104人突围求援。

  德山是在11月23日失守的。188团逃跑之后,剩下的169团8连就守不住了,围攻而来的日军已增至数千人,而守军只有100多人了。此时,169团7连、9连在和日军多次的交火后,两连合在一起也不到100人了。“不能这么打,我们的任务是守城。”团长柴意新让吴荣凯传达命令,撤退到东门外的矮堡。“这也是个两得两失的阵地,柴团长带着一个预备连夺回,又丢失,又夺回。”就在来回争夺东门前的制高点时,24日,5000多日军已经拥到了169团的阵地上。6日,敌人从北门、东门进来了。“守东门的营长被炸死了,柴团长让高副团长留守东门,自己带着一部撤退到了西围墙。”吴荣凯说,鬼子虽然进来了,但每一条街道都让他们前进得那么艰难。“连续打了一个星期,子弹几乎打完了,战士们削尖竹竿当武器,有的战士被敌人围住后,就拉响了手榴弹。”老人的眼泪掉了下来,那是他不想回首的场景。

  就这样,柴意新带着29个人留在了城里,此时,已经不再需要书记官传达军情了,他把吴荣凯推到第171团杜鼎全团长面前,让杜团长一定要把吴荣凯带出去。“我哭着求柴团长把我留下,他就生气地说,我留下是拼命了啊,你还年轻不能留下,走吧!”这是吴荣凯最后一次听到柴团长的指令。1943年12月9日,吴荣凯随赶到的援军光复常德城,在打扫战场清理战友的遗体时发现了身中4弹的柴意新,他的全身军服已经被鲜血渗透。“他说我年轻,他那时也才30出头,刚刚结婚7个多月。”留在城内的29名战士也全部战死了。柴意新后被追授为中将。



  “月光下,鬼子白晃晃的刺刀近在眼前”

  79岁的刘志青,当时在七十四军五十一师一五二团迫击炮连任观测员。“当时我们在阵地坚守了7天7夜,与敌人反复展开拉锯战,鬼子就是没能攻上来。”

  刘志青说,在经历多日反复的拉锯战后,大家都非常疲惫。“一天拂晓,人困马乏,大家都在阵地上睡着了。我突然听到前面20米处有一阵‘呼、呼’的声音,抬头一看,月光下,一片白晃晃的刺刀近在眼前,一群鬼子弓着腰正悄悄向我们阵地摸过来。”

  “我想完了,因为我们在二线,敌人肯定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了。我便抓起身旁的手榴弹,向敌群连续扔出了好几颗,10多名鬼子被炸死。爆炸声惊醒了沉睡中的步兵,他们一跃而起,与敌展开激战,山上山下立刻枪声大作。”刘志青说,当时炮兵失去了战斗力,只能拆炮后退到二线,但由于发现敌人太晚了,炮身被日军抢走。

  “第二营奋勇冲锋,日军很快被击溃。我们追过3个山头才发现第二班的炮身。”至今仍然让刘志青自豪的是,“从我们进入阵地到常德会战结束,鬼子也未能攻下我们的阵地!”

  “我们用竹标枪连续刺死12个鬼子”

  79岁的顾华江,曾任国军七十四军五十七师一七0团卫生员。“11月18日晨,常德临澧县郊的河滩打响了第一枪,师长发出命令,誓与阵地同存亡。当时,我和几个勤务小兵被抽调出来,集中到卫生队学看护。战斗开始后,不断有伤员送来。”

  “11月28日,日军向北门阵地发射了两枚窒息性毒气弹,防守阵地的两个排官兵窒息而死。11月29日上午,一架飞机在常德上空盘旋了两周后,向我们包扎所投下一大包东西。我们以为是炸弹,但很久不见爆炸,就冒险打开,大伙儿一看都乐了,原来是4大包子弹。真是雪中送炭,师长开玩笑说:这可比十万大洋都重要啊!”

  “从29日开始,全城转入激烈的巷道战,我一七0团坚守上下南门,弟兄们整整一天都没来得及吃饭。我上去给他们送水时,有一个兄弟还没喝完水,就看见敌人往上冲,他手里没有枪,只有手榴弹。他等敌人离我们约20米左右时,拉断两根导火线,冲了上去,与四五个鬼子同归于尽。”

  “12月1日,我军终因力量悬殊,防区越来越小。从那天起,我们白天护理伤兵,晚上防守城垛。当时手无寸铁,大家灵机一动,拆出担架竹竿,将一头削尖,制成竹标枪。一天深夜,我们发现敌人顺着3架云梯爬城,我们几个人守在城垛上,来一个就用竹标枪刺一个,鬼子们哇哇叫着跌落下去,大多摔死。结果我们连续刺死了12个鬼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