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好汉都是被怎么逼上山的?如果宋江不招安结局将如何?

  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梁山好汉都是被怎么逼上山的?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关于“逼上梁山”,有一种很流行的说法认为只有林冲才算是被“逼”上去的,其他群雄落草梁山都各有缘故,但不算官逼民反,也就谈不到“逼上梁山”。

  这是不对的。梁山在宋江带人落草前后可以分为两个时期,前期和二龙山、桃花山等区别并不是很大,虽然晁盖、吴用等七人声望不小,但二龙山的鲁智深、杨志、武松也都是扬名天下的好汉。

  而在晁盖落草之前,在林冲上山的那个时节,王伦带着朱贵的梁山根本无法跟上述山寨的声望抗衡,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或许可以把“逼上梁山”理解为一切被逼落草的,这样被逼上山的人物,当然不止一个林冲。

  譬如铁面孔目裴宣,裴宣原是京兆府人氏,“六案孔目出身,极好刀笔。为人忠直聪明,分毫不肯苟且,本处人都称他铁面孔目。亦会拈枪使棒,舞剑轮刀,智勇足备。为因朝廷除将一员贪滥知府到来,把他寻事,刺配沙门岛”。

  玉幡竿孟康也是如此:“祖贯是真州人氏,善造大小船只。原因押送花石纲,要造大船,嗔怪这提调官催并责罚,他把本官一时杀了,弃家逃走在江湖上绿林中安身,已得年久”。推而广之,只要在当时的体制里活不下去而落草的,其实都可以被视为“逼上梁山”。

  但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讲,林冲、裴宣、孟康所代表的只是有职业者被“逼上梁山”,另有一种无职业者,即古代被称作流氓阶层的。

  “氓”的本义是“民”,“流氓”二字原指乡间无业者,也就是《水浒传》里所谓的“闲汉”。这种人有时会滋事,有时也能在乡间形成自己的势力,对乡间无序社会有一定稳定的作用。、

  一般改朝换代,多动员流氓,因为他们在乡间势大,所以能召集民众,因为他们无正经职业,所以想通过暴力来改变自身没有产业的局面。今天“流氓”二字已经有了道德含义,但跟它含义相近的“流民”指的却是大灾之年的逃荒者,而“流寓”则是指我辈到异地求职的人。

  但“闲汉”这个词只是就个人的状态而言,并不能说明一个阶层的状态,所以我们只好仍然用这个词,但先说明它的含义而已。

  流氓的存在是纯粹农业社会的必然产物,他们也是冀望于改变阶层但却没有上升通道的一群人,原本是其情可悯的。他们在久试无功以后,遂走上暴力改变社会的一条道路,因而寄希望于“劫富济贫”——自然的,这个“贫”指的是他们自己。

  所以,晁盖等七人智取生辰纲以后不分与百姓而自肥,正是出于这个道理。同样他们也渴望特权,希望有一日翻身做主也能享受像当时的统治者一样的权力,随心所欲。

  譬如李逵虽然反对招安,但他对做官却是有执念的,他下山接老母时说谎称:“铁牛如今做了官,上路特来取娘。”而他下山乔坐衙,非要在寿张县体验一下当官的威风不可,更可看出他要当官的态度。过去讲,“要做官,杀人放火受招安”,所以,宋江的招安理念实际上在流氓阶层是很有市场的,并不用过分做一些舆论宣传来鼓动民众,也是出于同一个道理。

  历来革命家都重视农民运动,但所重视的农民恰恰是这一群流氓。但只靠流氓,梁山上的人终究是一帮土匪,而不足以成为后来的梁山。所以宋江将花荣、秦明、黄信都引到梁山里来,是算计到梁山日后的发展的。

  因为一个团体一定要包含社会的各个阶层,而北宋的各个阶层的失意者又恰恰需要一个平台负责为他们相聚。

  人终究是群体动物,需要社会认同,大山寨比小山寨的包容度要更广,社会性也会更佳——这对于裴宣、孟康这样失意的专业人才来说更具有吸引力,因为他们需要一个强大的社会体系对他们的专长进行发挥,这就是“宁为牛后,不为鸡头”的道理。

  而梁山的白龙庙英雄小聚义恰恰是吸纳各层人才的一个宣告,对于裴宣、孟康这样的专业人才来讲很有吸引力。

  不过,梁山所得的人才阶层虽多,却绝没有商人和乞丐。盖以当时的时代,商人的命运总不至于没有出路,且其原本依靠自身的能力而非体系的平台,梁山之类对他们是没有什么吸引力的。

  何况,我们虽说梁山上的人是一群“好汉”,但在那个时代而言就是一群落草的贼寇,以他们当时的地位如果“资寇”那便是很大的把柄——自古重本抑末、打击商人,有了这个把柄落在敌对或官方手里都不是很小的麻烦——在这个缘故上,商人参加天下的暴动时间一定晚,人数一定少,所以也不会被新政权待见。古代重本抑末的因素有很多,这算不太紧要的一个。

  至于乞丐,但凡一个人有了做乞丐的心,不求上进,当然也不至于为了改变阶层而落草。至于所谓“丐帮”云云,不过是武侠小说家通过古代的“团头”设计出来的,但两者的区别何在,不是我们本文的目的,兹不赘述。

  所以梁山的阶层虽多,但里面无商人、乞丐,最多只有流氓、降将和专业人才。

  专业人才多,梁山的能力便不逮。以当时的人才储备来看,神机军师朱武善运筹帷幄,可以负责排兵布阵,帮助吴用统筹大小事务;神火将军魏定国,火攻无敌,能够帮助梁山打造一支擅长火攻的军队;轰天雷凌振可以为梁山打造炮兵部队,至少可以在平定周边山寨或州县的过程中取得优势;混世魔王樊瑞擅长法术,八臂哪吒项充、飞天大圣李衮善为盾牌术,其实可以做成特种部队进行迎敌;鬼脸杜兴原来是李家庄的大总管,做事有条不紊,让这个人主管经济,可以细化大小事宜的出纳;裴宣可以执行法务,蒋敬可以当会计,陶宗旺搞土木建设……

  但在梁山之上,我们完全没看到他们的专业能力的发挥,也没有看到梁山除了传统的步兵、马兵、水军之外有任何的建树。

  我甚至觉得,有些人才例如乐和、萧让、金大坚,梁山是绝用不到的,萧让自然可以管教育,但他的专长却是写字,因而招安对这些人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

  写字、刻印、吹拉弹唱,都不过是贵族豪门帮闲,这是什么时候都需要且无所谓是非的,专业帮闲的还有一个燕青,但他对卢俊义十足忠诚,且有别的本事,自然可以另论。

  但梁山浪费孟康实在有些可惜。孟康出现在第四十四回,后来跟裴宣和邓飞一起上了梁山,接替了马麟造战船。但到了第五十七回大破连环马,孟康开始成为水军头领。

  后来梁山分工的时候,孟康还是在造船,不过每当在出战的时候,孟康就成了水军头领,跟童威童猛并列。尽管孟康也是专业人才,但他的专业不是帮闲而是帮忙,且是工匠头,所以即使受到招安也不可能有大用,不可能像乐和萧让那么清贵。

  只有在梁山的环境才能使他发挥本领。梁山之地,号称水浒,大约四周环水,没几块正经土地。于是对于梁山群英来讲水军尤为重要。而梁山上能够水上作战的豪杰至少就有阮氏三雄,张横张顺,童威童猛,再搭上一位混江龙李俊,根本犯不着让孟康去凑数。

  事实上,当梁山的社会阶层逐渐丰富起来以后,也就从一个体系外的“江湖”过渡为一个新的体系。因为宋江急于招安,所以我们没有看到梁山上等级的进一步划分。而若宋江坚持造反到底,那么梁山的体系便免不了如方腊军队一样。

  而若其得了天下,则宋江便如刘邦、朱元璋——萨孟武先生讨论过宋江夺了天下后李逵的命运:“宋江得到天下之日,便是李逵被诛之时”,我想这是一定的。就像梁山上的人即使得了江山,而后来的官僚即将贪污、压迫民众如故,裴宣、孟康等被逼上梁山如故,没有出路也如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