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两次伏击切断鬼子补给线

      1937年9月底,日本关东军察哈尔兵团突破国民党军内长城防线,直接威胁雁门关、平型关侧后方。10月1日,日军华北方面军正式下达攻占太原的命令,国民党军第19军、34军等部苦战不支,向太原以北重要门户忻口方向撤退。

  为配合国民党的忻口防御作战,八路军120师716团特务连(今第1集团军某机械化步兵团七连)跟随团队深入日军侧后,遂行破击大同至太原公路,切断敌后方补给线的任务。

  10月17日,716团团长贺炳炎得到情报,次日日军将从原平撤回死伤士兵,决定对日军车队进行伏击。经过侦察发现,敌军在雁门关并无兵力驻守,只在广武有少量日军,遂计划在黑石头沟一带的公路设伏,同时派少量兵力占领雁门关。

  18日凌晨5时,部队在老乡带领下,摸黑沿牧羊人走的山间小道向预伏地雁门关南山脚下的黑石头沟开进。这条沟南低北高,沟底尽是山洪冲下的乱石头,汽车路顺沟而上,南端有一座石桥与外部公路相连,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

  上午9时许,日军车队拖着滚滚烟尘像长蛇一般从南向北驶来,观察哨报告敌人的汽车有近百辆之多。

  日军车队缓慢拐过小石桥,爬上陡坡,进入伏击地域。“打!”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各种火器一齐射击,步枪、机枪交织成密集的火网,黑石头沟顿时硝烟弥漫。打头的几辆车被打着了火,燃烧爆炸,日军伤亡惨重。

  随着冲锋号响起,特务连作为主攻连率先向敌人发起冲锋。连长李子贵身先士卒第一个跃出土坎,率领连队如猛虎一般扑下山去,其他几个连也相继发起冲击。战斗中,李子贵亲手击毙两名日军,其中一名还是少佐,这极大地鼓舞了士气。官兵们勇猛进攻,一下子就把敌人压到乱石滚滚的沟里。

  战斗中,在黑石头沟北边担任警戒的分队却突然发现,从阳明堡方向又开来百余辆满载弹药和士兵的日军汽车。警戒分队迅速冲着打头的几辆汽车猛烈射击,顺利摧毁头车,阻滞车队。后车日军随即下车登山,沿西侧山梁绕至716团左侧,向正在公路上战斗的官兵扫射,一时间八路军伤亡陡增。见伏击目的已经达到,贺炳炎迅速指挥部队撤出战斗。

  这一仗,716团击毁日军汽车20多辆,毙敌300多人。击毁的汽车从南北两头把路堵死了,日军两个车队被阻在黑石沟,动弹不得。然而,特务连连长李子贵在战斗中,被敌人的冷枪击中,壮烈牺牲。

  两天后,贺炳炎又把部队拉到雁门关西边的山址子上,选择从广武至垭口的公路作为伏击点。吸取上一仗的经验教训,716团连夜破坏了黑石头沟及斗口梁子一带8座桥梁和数千米的电话线。

  21日上午9时,日军百余辆汽车结队而来。伏击战之前,日军自恃援兵众多、弹药充足,在雁门关路段都端坐在汽车上不下来,自从黑石头沟遭伏击后,他们提前下车,人走前,车走后,并有5架飞机侦察助战,边搜索边前进。敌变我变,为了避免伤亡过大,716团在给敌人以猛烈、突然的火力袭击之后,立即撤出战斗。经过激战,日军以3倍于我的伤亡败退。

  在忻口会战的日子里,716团接连两次在雁门关一带伏击日军车队,先后歼灭日军500余人,击毁汽车30余辆,袭扰并一度切断了交通运输线,迟滞了日军对忻口前线的增援,使敌人没有饭吃,没有子弹,没有援兵,给忻口正面防御作战的国民党守军以有力的配合。南京国民政府特别对716团进行传令嘉奖,海内外报纸也大力报道雁门关伏击的战果,称之为“雁门关大捷”。特务连在战斗中英勇作战,战绩突出,被授予“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荣誉称号,连队威名永载抗战史册。

  时光荏苒,特务连几易番号,但“赤胆忠诚、敢打头阵,坚贞不屈、敢于拼搏,勇往直前、敢于胜利”的“三敢”精神不曾改变。连队先后参加抗美援朝、边境作战等重大军事任务,并分别被武汉军区、昆明军区授予“夜老虎连”“尖刀七连”荣誉称号,走出了李乾元、赵克石、戚建国等一批将领英才。

  “光荣使命我们扛在肩,向着胜利勇敢前进……”伴随着铿锵有力的连歌,新时期里连队出色完成了98长江抗洪、抗击雨雪冰冻灾害等重大非战争军事行动,并两次换装,完成从骡马化步兵到机械化信息化步兵、从单一地面作战到基于信息系统的三军联合作战、从体能型到智能技能型的转变,连续参加了 “砺剑”、“跨越”等系列大项实兵演习,有效提升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连队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两次,集体二等功5次,连续多年被上级表彰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