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英雄邱清泉将军自杀之谜:邱清泉自杀经过

  远硕卿营长享年73岁,历经动乱,对亲睹的邱清泉将军自杀殉国经过一直深埋心中,不敢透露。

  直到九十年代才撰成回忆。一九九二年远氏病逝,其遗作“邱清泉之死纪实”两年后发表于一九九四年元月出版的《魏都文史资料第四辑》(人民政协许昌市魏都区委员会文史委出版)。远氏在遗作中:“众所周知,淮海战役中国民党的高级将领邱清泉被击毙丧命。当时我在邱部任警卫营营长,对邱的死我是亲眼所见。而今已到暮年,愿将此事奉献于世”。

  邱清泉将军自杀成仁经过

  一九四九年元月九日下午,杜聿明将军的前进指挥所退入陈官庄第五军军部。晚十九时,陈官庄核心阵地被突破,邱将军仍率特务营固守照壁据点,与共军反覆拚杀。十日零时,邱将军率兵团部人员在警卫营保护下向南突围,意图到张庙堂第二○○师指挥所与该师并力冲出。突围过程并不顺利,杜副总司令在冲出兵团部时即与随从被冲散。邱将军途遇通信营营长程渭滨,程营长报告两小时前已与第二00师失去联络。凌晨二时,兵团部逼近张庙堂,遭共军阻击,突围部队伤亡惨重,兵团部到达花小庙附近。

  邱氏在突围前,已向上尉副官陈亮索要手枪。邱将军在获报突围无望后,眼见身边残余百余官兵仓惶凄惨状态,四处共军大呼缴枪不杀。邱将军不忍随从官兵继续牺牲,乃大声喝令追随自己的官兵各自逃生去。追随在邱氏身边的人员多系亲信之军官或卫士,不忍离去。其中一位大喊:“司令官你呢?”邱氏喝道:“(脏话),不成功就成仁,你们到南京集合,不要管我”。部份官兵哭喊着要与司令官同生死,邱将军乃举枪作威吓状,喝道:“不走就先枪毙你们”。同行官兵见邱将军执意要他们离去,可能认为邱氏怕目标显著不易逃生,所以纷纷掉头乱跑,自寻生路去了。邱将军身边只剩警卫营营长远硕卿、副官陈亮、卫士徐仁成、警卫营通讯兵何永福。

  邱将军下完最后命令后,面南而立,举手敬礼向校长(蒋介石)诀别(这幕有许多官兵目击),礼毕见随行官兵纷纷散去,邱将军乃伪装乏力,躺倒在地,口称不能再走了。部分官兵不知往何处逃,仍在附近徘徊(包括搜索营营长高毓民、技术连连长黄志超及副官处处长黄福阶)。邱将军的随从知道邱将军有殉国之心,但见邱将军倒卧休息,也放松戒心,邱将军一向体力充沛,此时籍故倒卧,显系借口。

  邱将军一卧地,马上自大衣中抽出腰间所佩电光手枪,打开保险向腹部开一枪,随从被枪声惊动,回看将军倒卧处,邱将军一枪中左腹,自知未死,又恐卫士夺枪,于是马上再开两枪,两枪均因右手颤抖与痛苦中的暂时失去意识而偏向。将军自射3枪后,力气用尽,痛苦倒地。

  邱将军倒地后,痛苦不堪,细声命令远营长补枪。远营长一时震惊,不知如何反应,邱将军乃喝斥远营长,说道:“你要留我给共军当俘虏吗?你想抗命吗?”远营长回过神后,忙问平时保管邱氏佩枪的副官陈亮枪由何处来,陈亮答道:“这是美国顾问送他的电光手枪,平时是由我携带,今晚他向我要手枪,可能事先就有这个准备”。这时邱氏力气已尽,在地上喘着气,但仍瞪视远营长,并以手指着远营长。陈亮系邱氏同族妹夫,见邱将军痛苦,又伤在胃、肾致命处,乃向远营长说道如此看来生命是不保了,免他受罪吧。远营长浑身震颤,热泪盈眶,不忍动手,乃示意站在一旁的通讯兵何永福开枪。何永福拾起手枪,在邱清泉面前举起手枪,邱将军开口喝其开枪,何永福一枪击中左胸,一枪击中右胸。邱阖眼倒地,口仍作喝斥状并未完全闭合。

  何永福开枪后,马上丢下手枪逃去,副官陈亮、卫士徐仁成也跑开,远营长仍呆立于邱将军身侧。在四处徘徊的官兵遥见邱将军自杀即四处逃散。技术连连长黄志超远远见到邱将军自杀,泪流满面,暗地说道:“司令官,您可算是为党国尽忠了”。时为一九四九年元月十日三时十四分。

  四周兵团部残部仍在开枪,试图突围,共军也向丘氏殉国方向开火,一枚炮弹伤及远营长背脊。远营长负伤后心乱如麻,也倒卧在邱将军遗体身侧。不久天亮,远营长已经没有抵抗意志,见到共军搜索兵过来,乃举起军帽表示投降。共军招手要远营长走过去,远营长即称系邱将军卫士,正护卫邱氏遗体。共军不敢怠慢,马上将远营长带去见其长官。共军军官询明详情,找到邱清泉遗体。因为远营长自称卫士,又身负轻伤,所以远氏在短暂盘问后获释,发给路条听任离开战场。

  共军三野一纵发动当地居民张遂等四人用软床将丘将军遗体运往萧县锦桥村。当夜共军又用汽车将遗体运往单庄,用担架置于民屋中,由当地甲长王中义为邱氏洗身。共军辨明为邱将军之后,即以……并拍照,随后入殓,并埋葬于单庄以北荒林中的乱坟岗中。

  此后,中共官方鼓励原丘兵团被俘将校李汉萍等人撰写关于丘清泉之死的相关回忆,但无法清查到目击丘氏最后一刻的目击证人,只好依道听涂说与共军陈官庄战后本身的战报将丘氏之壮烈殉国说成“发疯乱跑被流弹击中丧命”。此说列为官方说词数十年,但瑕疪百出,在拍摄电影时甚至为邱氏自杀一幕商讨多时。四十年后,共军在邱将军遗体补枪假造战报之说逐渐浮现。

  国军早期也没有确实证据证明邱将军系自戕殉国。直到来台后整理当事人口述,才得到大致经过。唯国军宣传机关过于无能,官方竟有多种自戕版本流传,以致真实历史隐微不彰。

  远营长辗转抵达南京第二兵团留守处报到,报告了邱将军殉国状况。国防部此时已得知共军在报上刊出邱将军遗照,远营长乃假称邱氏遗体由兵团副官处处长黄福阶交出,但承认下令为邱将军补上致命一枪。办事处几位中下级军官听完远氏陈述后,群情激愤,将远氏痛打一顿。远营长只好逃出南京,回许昌老家。

  远营长享年73岁,历经动乱,对亲睹的邱清泉将军殉国经过一直深埋心中,不敢透露。直到九十年代才撰成回忆。一九九二年远氏病逝,其遗作“邱清泉之死纪实”两年后发表于一九九四年元月出版的《魏都文史资料第四辑》(人民政协许昌市魏都区委员会文史委出版)。远氏在遗作中称:“众所周知,淮海战役中国民党的高级将领邱清泉被击毙丧命。当时我在邱部任警卫营营长,对邱的死我是亲眼所见。而今已到暮年,愿将此事奉献于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