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扫荡茅山道院:18名道士被按地上用刺刀戳死

    几十多年前,日本军国主义者野蛮侵略中国,被道家誉为"第一福地,第八洞天"的茅山道院也未能逃脱魔爪。

  1938年农历闰七月初八的傍晚,万恶的日寇初次来到茅山道院的元符万宁宫就大肆烧杀,先用燃烧弹将华丽而高大的三清殿和西斋道院的许多楼房焚烧,又将眼睛不好的守庙居士黎洪春(解放后曾任中国道协会长黎遇航先生的父亲)带走,日寇要他带路上大茅峰,这位出家人不肯助纣为虐,拒绝从命。残暴的日军哪里由他,拖着他走,当他被推拉到华阳洞旁时,恼羞成怒的日军再也没有了耐心,将他和沿途抓来的民夫活活刺死在华阳洞旁。

  接着,1938年农历八月十三日,日寇出动200余人,从茅山道院乾元观开始大肆烧杀抢掠,先烧松风阁和宰相堂(陈毅同志曾居住于此),后烧殿宇和住房100余间,最后又将德高望重的惠心白道长(惠道长与陈毅同志交往甚深)和陈容富、赵容山等13名道长和5个打柴的农民捆绑着按倒地上,用刺刀戳过之后再用机枪扫射,18人尽数遇难,天黑之后,外出躲难的赵容海(现居元符宫朱易经道长的师父)、陈容君道长回来在乾元观西南的白虎山下找到他们的尸体。

  第二天清晨,日寇分两路进行烧杀,一路登山烧仁佑观和德佑观;另一路沿山道烧玉晨观和白云观。当时仁佑、德佑、玉晨三个观被屠杀的是几名看门的道观人员。白云观道士严玉清、李明远、刘明臣、严明止和糜至松等5人和4个打杂的农民被日寇捆绑推倒在地,用机枪扫死。上午八时左右,两路日寇又窜到元符万宁宫,道士们事先大都躲了起来。日寇一进元符万宁宫山门就凶相毕露,当时元符宫勉斋道院只有6名成年道长和2名十二三岁的小道童,日寇叫6个成年道长把上衣脱光?穴他们是蒋龙保、苏先俊、严先明、眭先凤、倪觉仁及由武进县奔牛邑庙到茅山来避难的陈道纯道长?雪把他们赶到经堂楼上跪成一排,一声嚎叫,就对着他们的胸膛用刺刀捅了又捅,蒋龙保等5人当场惨死,只有眭先凤虽然被戳九刀,但侥幸的因刺刀刺得较浅而死里逃生(眭先凤道长于1986年12月病逝,1986年4月,陈哲生和袁志鸿先生曾对他的口述进行整理并成文,发表于句容政协所编辑的《句容文史资料》第二辑)。惨无人道的日寇杀人之后又放火,把西斋和勉斋两个道院的房屋全部烧毁。

  接着日寇又窜到九宵万福宫进行烧杀,把三十多名道长赶到山门口,推倒正准备用机枪扫射时,突然,听到枪声和山下叫喊声,吓得日寇仓皇逃离,道长们才幸免于难。但是被日寇抓去抬物品的陈先荣和徐饮胜两道长则被关押在句容城监狱内,以通新四军的罪名,严刑拷打,最后放出狼狗将徐饮胜活活咬死,陈先荣也被日寇枪杀,惨不忍睹。

  日寇此次残酷而野蛮的烧杀,激起了道长们强烈的仇恨和反抗精神,日寇的暴行擦亮了道长们的眼睛,他门中的许多人化悲痛为力量,有的参加了新四军,有的为新四军做向导、送情报,为茅山地区抗战胜利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70多年前的硝烟早已散尽,但留在茅山人民心中的创伤难以抚平,日本军国主义者暴行可谓罄竹难书,鸦片战争以降,中国受压迫、受奴役的苦难历史,每一页都在诠释着"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

  70年前救亡图存的历史任务虽已完成,但中国人民浴血奋战所铸就的爱国主义精神依然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珍贵的精神财富。今天我们回顾70多年前那段屈辱和血泪的历史事实,就是想让今天的人们了解历史,从而懂得过去,把握现在,开创未来;更好的珍惜和维护来之不易的和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