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喜峰口之战:五百大刀队员攀登绝壁血战日军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我国的东三省,并准备随时向关内进犯。1933年元旦,日军在山海关制造事端,接着用武力将其占领。驻山西阳泉的国民政府第29军奉命开往前线对日作战,于1933年3月9日受命接管长城喜峰口的防务,喜峰口之战于是揭开序幕。

  五百勇士

  9日中午,29军37师发出进军喜峰口的命令。下午,日军步骑联合部队和伪军一部,乘37师交接阵地之际,向喜峰口外约20里的一个前哨据点孟子岭发起猛攻。傍晚,日军占领了孟子岭口上高地。这时,37师特务营赶到,当即投入战斗。37师王长海团仅以半天时间,前进100多里,从遵化赶到喜峰口,随即投入战斗。

  王长海团抵喜峰口时,100多名敌人以轻重机枪占据东北长城高地,控制了喜峰口各方。王长海团长认为此制高点是敌我必争之地,因此决心夺回。他亲自指挥,令第一营营长石振纲率领该营(欠第三连)和第二营一个步兵连,组成五百人大刀队,于傍晚时袒臂攀登绝壁,向敌仰攻。东北高地处长城南部百米高悬崖峭壁,异常陡峻。敌人居高临下,凭险而守,加之火力充足,因此产生骄横心态,认为29军不可能从这里进攻,更不可能攀上山顶。

  五百大刀队员待敌人发现时,已接近山顶。敌人突然清醒过来,一时步枪、机枪纷纷向攀崖战士开火,刚要攀到山顶的战士在敌人轻重机枪扫射下,纷纷中弹,还没有攀到山顶就牺牲100多人。但是后续部队从侧面迂回隐蔽前进,终于登上崖顶。这些战士一手攀着悬崖,一手掏出手榴弹,向敌人阵地扔去。乘着敌人大乱,大刀队员们迅速冲上崖顶,挥起大刀向敌人砍去。日军见状,也举起刺刀,向大刀队员们猛刺,由此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杀。

  经过激战,大刀队员终于将山顶残余日军全部砍杀干净。其他日军发现大刀队员后,急忙开炮。由于山顶是一片光秃秃的石头,无法隐蔽,大刀队员们伤亡甚重。日军又增加兵力,发起反攻冲锋,大刀队员血战多时,最后在只剩下23人的情况下不得不忍痛撤离。

  初次夜袭

  9日夜12时,29军军长宋哲元接到前方报告后,急调3个旅跑步前往喜峰口增援。

  当夜,109旅旅长赵登禹派出两个营出潘家口外,夜袭日军。10日凌晨1时,218团第1营王昆山营长率领所部,由喜峰口农民宋贵生为向导,从李家峪北之石梯子长城缺口,经自草林向白台子进攻,袭击白台子的敌炮兵阵地。该团副团长孙儒鑫率领第2营全部于凌晨1时30分出潘家口,由石维周带路,翻越桃山和黄石崖,出杨碴子,经蓝旗地渡河向蔡家峪进攻,攻击驻扎在蔡家峪的敌人。

  这天正下着小雪,月亮在云彩中时隐时现。参加绕攻夜袭的两路大军身背大刀,腰挎手榴弹,以胳膊上扎着的白毛巾作为联络信号,在向导的带领下,在羊肠小道上飞速前进。凌晨2时30分,东路王昆山营首先占领白台子,将敌归路截断。他们冲进敌营,挥刀砍杀,并把10余辆敌接济车焚烧。此时敌约千余名,从睡梦中惊醒,一边慌乱勉强抵抗,一边仓皇撤退。王营乘胜追击,与敌激战数小时,肉搏冲锋十几次,砍杀敌兵二三百名。此时孙儒鑫团副所率领的第二营亦占领蔡家峪,将睡梦中敌人砍杀殆尽,又向喜峰口以北高地之敌猛攻,沿途将敌后方狼洞子、黑山嘴、南北杖子等处宿营之敌悉数砍杀,直逼敌西北高地背后,一时两路炮火弥天,杀声四起,混战直至拂晓,惊醒的敌人立即组织步、炮兵和战车,联合拼死抵抗。绕袭部队带的是手榴弹、大刀,适宜偷袭夜战,白天面对面的对抗战斗,武器上明显处于劣势,无法对东北高地组织有效的进攻,没能形成南北夹击之势,东北高地没有夺回,始由各原路回撤长城以南休息。

  此役击毙敌人当在500名以上,夺缴机枪10余挺,但连长赵炳榜、排长宋发俊、宋长永、孙鸿宾等6人殉国,连长韩永顺、排长潘虎威、刘先科、全金锡等13人受伤,士兵伤亡约百余人。

  3月10日早晨6时,日军3000余人在炮火掩护下,向喜峰口两侧阵地猛攻,以一部由董家口向我铁门关阵地进犯,形成包围态势。这时,29军赵登禹、王治邦、佟泽光三个旅,先后到达喜峰口南约20里的滦阳城。赵登禹旅全部以一日行进140华里之行军赶到,直插喜峰口,打退了日军的进攻。敌我双方夹山为阵。敌军炮击3小时后,步兵冲锋而上。29军官兵乘敌炮火中止,冲出阵地反击,击退了来犯之敌。董家口之敌也被37师一部击退。战斗中,赵登禹腿部中弹,仍坚持指挥战斗。“10日一整天,在喜峰口附近激战,几处高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来回拉锯,杀声震天”,日军遗尸700多人后退去。

  二次夜袭

  3月11日,战斗在铁门关、喜峰口同时展开。38师113旅于当日上午5时增援铁门关,并向张家店推进。日军随即向铁门关猛攻。战至日暮,29军以一支尖兵向铁门关左翼敌之侧背袭击,敌伤亡甚众,至夜11时始行后退。同日午前7时,敌向喜峰口西侧我阵地发起进攻。激战至午后3时,我军伤亡众多,西侧高地遂为敌占。赵登禹知此高地失守,于我不利,于午后4时令219团拼力反攻。经肉搏近两小时,日落后又将阵地夺回。歼敌三四百名,29军也伤亡300余人。

  为了具体鼓励前方作战将士奋勇杀敌,宋哲元命令参谋处定出奖赏办法:“生擒日本人一名,赏洋100元;砍死日本人一名有据者,赏洋50元。”

  11日夜,29军进行潘家口外的第二次夜袭。当时,29军副军长秦德纯和在前线负责指挥的37师师长冯治安、38师师长张自忠和前方指挥所旅长何基沣研究了战术问题,鉴于两天来我军伤亡很大,虽然士气高涨,但敌军武器精良,且有空军和炮兵的支援,于是提出了“运用我军的特点,利用夜战、近战”的战术,决定11日夜再次迂回夜袭敌营,并报经宋哲元同意。其部署是:第一线正面交王治邦旅固守,抽调赵登禹、佟泽光两旅分两路从侧面包抄敌军。赵登禹率董升堂、王长海两团,从左翼出潘家口,绕至敌右侧背,攻歼喜峰口西侧高地之敌。佟泽光率李九思、仝瑾莹两团,从右翼经铁门关出董家口,迂回敌左侧背,攻歼喜峰口东侧高地之敌。正面王治邦旅待左右两路得手后,即行出击。

  当夜,两路分头出击。我军突入日军炮兵阵地时,敌人正在高卧,猝不及防。29军董升堂团攻入三家子小喜峰口,经过激烈肉搏,将敌骑兵一连、步兵二连全歼,王团占领狼洞子及白台子敌炮兵阵地,共砍杀敌兵600余名。惊醒的日军没来得及起身摸枪,就做了无头之鬼。

  在将缴获的敌人铁甲车、炮18门、枪支数千支破坏后,夜袭部队迅速撤退。佟旅行程较远,其王昆山营挺进至白台子以北,将通宽城的凹道破坏堵塞,余部均由铁门关沿长城西侧高地,向西进攻。老婆山敌军见火光冲天,遂驰来应援,救出残敌。及至12日拂晓,赵、佟两旅同敌援军展开激战,将敌打退。这次夜战,歼敌一千五六百人。

  绕攻部队撤回后,即入休战状态。生还者个个遍身血污,大刀残缺如锯,刀柄和绸布皆被血浆染透。冯治安师长特意赶到喜峰口迎接凯旋的弟兄们,一见面就紧紧地抱在一起,激动得泪如泉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