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系第七军抗战纪实:从淞沪会战打到了大别山区

  自七七事变继以八一三沪战爆发,本军奉命集中徐州候命杀敌,前军长廖磊即率领一七〇、一七一、一七二各师于民国26(1937年)8月下旬由桂分途陆续北上,于10月初旬先后到达徐州集中。旋命一七一师开连云港接替税警团防务,一七〇师于东海附近布防,一七二师由火车开送山东日照布防。

  1,淞沪血战

  10月中旬,廖军长升任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由副军长周祖晃升任军长。10月12日奉令以一七一师调沪作战,用火车输送,于17曰到达南翔,接胡宗南军阵地,与敌血战7昼夜,予敌以重创。我五一一旅长秦霖殉国,团长颜僧武、黎式谷、沈治负伤,牺牲兵员达2/3。

  2、吴兴阻击战

  一七〇师及一七二师于11月中旬奉令开无锡作战,由火车输送至浦口时,奉派一七〇师一一〇三八团由汽车输送至浙杭方面,归刘总司令建绪指挥,其余由武进转开吴兴、南浔办防,掩护上海友军,与敌血战旬余,我五二二旅长夏国璋、一〇四三团长韦健森殉职,官兵伤亡约2/3。时一七一师于10月24日奉命转进嘉定一带,11月12日复奉令自嘉定转进常熟,在三里桥及常熟掩护友军撤退,我团长谭何易负伤,代团长谢志恒阵亡,以下伤亡逾十分之七八

  3,浙东诸战

  11月底,本军全部奉令转进浙江孝丰整编,至12中旬复奉令以一七〇师开浙江相庐布防,一七一师、一七二师令开分水、新登向杭州、富阳布防。

  民国27年(1938年)元月中旬,本军奉令转入第五战区序列,沿浙赣路、南浔路铁道输送达九江渡江,复徒步行军,经黄梅、太湖、舒城,于2月初先后抵达合肥,接替三十一军防务

  4,徐州会战之南线阻击

  一七〇师于2月初旬由副师长罗活率独立营及别动队,另指挥皖保七团由合肥开滁县、全椒方面,向津浦路南段之敌游击,主力在合肥构筑工事。一七二师开珠龙桥、池河镇、桑家涧、老人仓等处游击。各部游击历时两月余,达成牵制津浦南段之敌不敢北犯。

  4月下旬,本军奉令转移至怀远以西地区,接替三十一军涡河两岸阵地,由合肥、定远分途前进。一七〇师及一七一师均于5月2日到达接防甫毕,即与敌主力第九及第十二师团接触,激战两昼夜,终以伤亡惨重,众寡悬殊(当时每师不足两步兵团),阵地被敌突破,一七〇师则在蒙城以南地区侧击西犯之敌。未几,一七二师由寿县赶到,即进出蒙城西北地区协助一七六师阻击敌人,掩护战区主力转进。

  本军奉令向淮北转进商城整编,均于6月初先后到达商城附近,从事整编。一七〇师奉令缩编回桂另行补充整训,此部编为一〇二五团、一〇二六团,并入一七一师,并改任漆道澄为师长。一七—师仍旧,同时,军长周祖晃、副军长徐启明亦均去职,由张淦接任军长,王赞斌接任副军长。

  一七一师奉令开霍山接一七六师防务,后又奉令开英山附近,为兵团预备队,另以一〇二二团防守霍山,旋因霍山失陷,故向英山南犯,该团于落儿岭市破该敌,后继克复霍山县城并向舒城方向游击。

  5,武汉会战诸战

  本军奉令开太湖接替十一军防务,各部由英山附近出发,于8月中旬抵达太湖附近,即向该处之敌攻击,以官兵勇猛用命,卒于8月27日克复太湖城,旋我一〇一六团御敌尾进,复于28日克复宿松。

  我一〇二六团(时团长李本一)克复宿松,适逢同一七四师李副司令进攻黄梅,激战数日,予敌重创,迨敌主力进犯广济,本军即奉令由太湖转开广济西北地区,拒止敌之西进,由9月9日迄10月15日止,相持37天之久,敌终不得逞,其中以四顾、平山、岳山之争夺战为最激烈,敌伤亡甚大,我全军伤亡官兵亦达1500余名之多。

  本军10月中旬至下旬,由广济转进麻城三河口附近地区作战,结果歼敌约1大队,获军品甚多,为本军转进大别山胜利之先声。

  11月12日,敌荻州兵团以两联队以上兵力乘虚先后攻罗田、英山,旋我一七六师克复英山后,我一七二师于是月15日收复罗田,并乘胜追克浠水县城

  冬季于民国28年8月下旬至10月下旬,集中罗田整训。

  7,冬季攻势

  本军奉令以主力向平汉南段广水以南花园至汉口间地区,攻击各部均于11月28日向指定地点开始运动,12月6日开始攻击。一七一师配合游击队、自卫队一部,以主力指向广水以南花园至汉口间各据点攻击,不断破坏敌铁路,断敌交通。一七二师亦配合游击队及自卫队一部,攻击兰汉、田家镇、武穴等沿江各据点,曾一度攻下巴河及龙平、田家镇,并在山铺附近击沉敌小兵艇及运输艇数艘,除敌小型船舰无法截击外,其他船只均不敢任意通行。计冬季攻势截至民国28年底止,共死伤敌达2200余,终达成消耗敌人之任务。

  民国29(1940年)年5月4日,敌分向豫南、鄂北进犯,本军奉命以主力截断平汉南段,当以一七一师进出于礼山及罗山九里关,曾一度克服柳林,并在九里关歼灭出犯之敌1大队。6月初旬,敌主力趋向沙宜猛犯,本军复以一七二师增加黄安、礼山以南威胁武汉,钻隙西进,策应沙宣之作战,我部曾冲入孝感机场,毁敌机3架,并一度克复黄陂,旋以敌大量增援,乃奉命停止攻击。至7月初。撤回麻城以北改编整训。

  民国29年7月整编经过

  本军策应沙宜作战任务完毕后,即集结于滕家堡木子店改编。以原番号一七一师之一〇二一、一〇二二、一〇二五各团,改编五一一团、五一二团、五一三团,一〇二六团改编为野战补充团;以一七一师一〇二七、一一二八、一〇三一各团改编为五一四、五一五、五一六团,以一〇三—团改为野战补充团;另以各师原属之野战补充团改为军直属野战补充第一、第二两团。

  8,与新四军作战

  民国30(1941年)春夏扫荡敌经过

  本军向整编后,适鄂东、皖中“匪伪”猖獗,“**”横行,军委命以一七二师移驻安徽六安清剿,至民国30年重建陷区党政,本军全部进出皖东,编组扫荡。继以一三八师拨归本军指挥,元月中旬军各部集中六安、霍山间完毕,2月下旬开始扫荡,仅3日即收复银屏山,残匪逃窜,匪军甫平。继之皖东敌三、四千向我一三八师进犯,我即以一七一、一七二两师分向淮南线各据点之敌袭击策应,激战10日,双方伤亡均重,我方团长卢明阵亡,3月中旬无为,敌复向我庐山进犯,经我一七一师在盛家桥附近予敌重创,毙敌300余



  民国30年秋策应湘北之作战

  8月下旬,敌向湘北大举进犯,企图占领长沙,打通粤汉线,本军奉命向合肥进袭,以牵制其转用兵力,当以淮南路以西部队一七二师之1个团配合推进部队攻击合肥城,其余攻击淮南路北段及寿县城,又以淮南路东段部队一七一师派有力一部队围攻合肥城,其余向巢县及淮南路南段佯攻,以与路西部队相呼应。自25日起开始攻击,予敌以重大打击,敌即大量增援,凭工事固守,惟我无攻坚重火器配属,无法进展,仅破坏其交通通信而达牵制敌人之目的。

  10、民国31(1942年)5月策应三战区之作战

  5月15日,敌集合重兵分向浙西各守备地区进犯,本军亦奉部策应该方面友军之作战。遂以一七二师主力并配属炮工兵1部及一七一师之1个团合攻合肥城,同时大量发动民众彻底破坏合、巢间铁路,断敌之增援,于25日开始实施,连日克敌之要点,而合肥城亦危在旦夕。此际敌即由南京、芜湖、蚌埠增援200多人,我遂撤至攻击准备位置。是役虽未攻略合肥城,而卒牵制敌之兵力甚大,并击毙敌佐藤大队长1员(是伤亡),敌官兵50余,破坏其交通通信无算,卒达成牵目的。

  11、民国32(1943年)春大别山战役

  元月2日敌陷立煌,其一部由英山进越深沟铺、漫水河,有与立煌之敌合攻本军侧后模样,本军当时遂令一七二师将淮南路正面防务交挺进纵队接替,主力向苏家埠集结,候命四进。谁知北进之敌知我有备,到达道士冲即回窜英山,立煌之敌亦不敢轻进,本军遂命一七二师乘机转向立煌急进,务乘敌立足未稳而击破之,惟敌已闻风先遁。当我一七二师转用于立煌之同时,合肥、巢县之敌即以步炮空联合3000余众向我皖东部队大举进攻,于梁园激战3昼夜,卒将故人击退。是役毙敌上校指挥官司奈谷次持1员,毙敌官兵共约800余,毙马10余匹,击落敌轰炸机1架,我军自副营长以下官兵伤亡200余员。

  12、民国33(1944年)4月策应淮北友军之作战

  4月中旬以来,敌集中优势兵力在平汉路西侧地区发动攻击,企图打通平汉线,完成其大陆交通线。斯时在淮南路沿线,津浦路南段之敌为策应其主力作战,乃于本月下旬抽集步骑兵5000之众,炮10余门,汽艇民船400余只,沿淮河北岸向我十五集团军防区颖上,阜阳等地大举进犯,冀图牵制我黄泛区以东地区友军。本军遵照总司令部颁发本(二十一)集团军与十五集团军作战协定,彻底奉行,即以一七二师除仅留一少部监视防区之敌外,主力用于寿县正阳关方面,策应友军之作战,数度袭击寿城,截击淮河敌之交通,予敌重大损失,全役毙敌伪400余,击沉敌船艇70余只,击落敌机1架,我伤亡官兵60余。经数昼夜激战,该敌被迫向蚌埠方面退却,完成策应淮北友军作战之任务。

  民国34(1945年)4月中旬于皖东黄疃庙打击“奸匪”之役,重奠皖东局势。

  4月中旬以来,皖东“奸匪”第二师主力渐向合肥属之陈集及定远属之肖家圩、吴集之线集中,并以一部攻我庙井子、八斗岭、王子城守军,企图攻占皖东,我漆副军长(兼皖东地区指挥官)为争取时间击破“奸匪”计,于15日以步兵4营为第一线,分道向王子城攻击前进,另以4个营及山炮2门为预备队,向三官集集结。而“奸匪” 突于15、16两日亦行大量增加,当时计匪兵力有第二师全部,第十至十八8个团,第三师之第十旅十九、二十、二十一3个团,第一师之第六、七、八、九4个团,各独立团及皖东“匪区”各地方团队,各计约3万余众,于16日即与我攻王子城部队遭遇于小鲁,小何家,激战1昼夜,17日,曹师长以预备队3营驰援,当晚会师于大塘,立即参与战斗,激战尤烈,我反复冲杀混战1昼夜。斯时我黄团长负伤,谢团长负重伤失踪,且该区周围各据点战斗均亦兴起,时皖东告急,军即命一七二师开淮南路东,兼程驰援,皖东归漆副军长指挥,嗣以援军到达,于20曰拂晓大举反攻,激战8昼夜,先后克复黄疃庙、富旺集、王子城、十村庙、绰庙集、鸡鸣桥等地,并次第解除各地被围之部队后,以长官李令饬停止,乃于5月2日恢复原态势。是役计毙 “匪”团长2员,官兵5000余,我负伤团长2员,伤亡副团长以下官佐85员,士兵1600余名。

  14,7月初旬攻占含山县城之役

  7月初含山县城之敌约100余,因兵少城广,状极恐慌,且伪军经我秘密策动后复暗中恐吓,故而敌人益感不安。17日我一七一师李师长本一率五一三团、五一五团、五一六团及山炮连突进含山城郊,形成包围态势,并多方威逼,同时便衣队潜入敌后活动。18日晚敌由巢县增兵100余,但我仍活跃如前,且我步兵近逼并用山炮击破敌堡垒3座,敌大惊,于19日晚遂突围向巢县溃去,我遂占领含山。是役毙敌20余,获步枪3支,我伤亡士兵6名。

  15、7月下旬皖东青白龙厂“剿匪”战役

  皖东之“匪”于黄疃庙惨败后,其主力因开津浦路东整补,常畏我军进攻,我一七二师朱师说长判断若我能攻占青、白龙厂,则皖东合定边区之“匪”不难杀清,乃即以五一四团,五一六团为基干,向白龙厂、青龙厂扫荡,自23日起至8日止,激战昼夜,匪经数度增援,均被我击溃,战果颇佳,嗣以我方情况变化,乃于28日凯歌回师。是役计伤毙“奸匪”官兵1000余,(遗尸300余),俘匪19名,获步枪21支,轻*机*枪*1挺,我伤亡军官8员,士兵123名。

  8月上旬日寇投降,军奉命推进津浦路南段经过情形

  8月上旬,日寇大本营发出投降文告后,军即奉向淮南路及津浦路南段推进,掩护战区受降,旋即令一七一师向淮南路推进,一七二师向滁县推进,一七三师随军向蚌埠推进,各部于8月中旬先后安抵指定地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