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争夺南海岛礁:88海战越船欲撞中国军舰

  升旗宣示主权

  1988年元月中旬,中国南海舰队参谋长李树文结束在北京的会议,原本想先在广州所属部队转一圈,然而,当他刚从机场到达广州基地时,就被南海舰队司令员陈明山堵了个正着。

  “老李啊,别在广州待了。”陈明山神色严峻,“南沙建站形势很紧张,你赶快回舰队组织编队出发。”李树文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便重返机场连夜赶回湛江,再次率驱护舰编队远航南沙,执行巡逻护礁任务。

  龙年春节即将来临,但南沙海域却没有祥和的氛围。元旦过后,越南军队连续在南沙群岛扩大抢占岛礁的活动。针对越南疯狂阻挠中方建站的行径,中国海军不得不调整部署,展开反制行动。

  1988年1月31日,越南海军661号运输船、712号武装渔船装载建筑材料和40多名工兵,从西礁起航直奔永暑礁而来,企图登礁抢建高脚屋。李树文指挥驱护舰编队迎头拦阻。在强大武力威慑与严厉口头警告下,越南海军被迫放弃骚扰行动。

  李树文下令508护卫舰派出6名官兵驾驶小艇登上永暑礁。下午4时,在副导弹水雷长段成清率领下,登礁官兵在永暑礁升起中国国旗。

  这是南沙群岛礁盘上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从此,永暑礁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南沙行使主权的行政管辖中心和军事指挥中心。

  抢登华阳礁

  1988年2月16日,农历除夕,永暑礁高脚屋落成。南拖147船25岁的副机电长张轶春,奉命带领4名水兵涉水登上高脚屋。由此,张轶春等5名官兵成为人民海军首批驻防南沙高脚屋的守礁卫士。从这天开始,他们在被称为“海上猫耳洞”的简易高脚屋里整整坚守33天,直至永暑礁建站施工正式展开。

  2月17日,大年初一。李树文正在泊于永暑礁锚地的162驱逐舰召开新兵春节座谈会,突然接到舰队指挥所电令:越南海军显示侵占华阳礁企图,务于其登礁前先行登礁。

  事不宜迟。李树文下令162驱逐舰与南拖147船立即拔锚起航,火速南下赶往位于尹庆群礁的华阳礁。

  下午3时,当李树文率领编队抵近华阳礁时,越南海军851扫雷舰和614运输船编队也到达了华阳礁海域。

  中国海军舰艇编队位于华阳礁东畔,越南海军舰艇编队位于华阳礁西侧。

  “抵近侦察!”李树文命令162舰舰长,“看看他们有多少人,都带了什么东西。”

  162舰低速近距离绕越南851扫雷舰编队航行一圈,摸清其舰上搭载着工兵和竹竿等建筑材料,证实对方有非法抢占并长期驻守华阳礁的企图。

  “不要理他,赶快登礁!”李树文果断下令,“动作一定要快,要抢在越军前面上礁。上去后立即把国旗插上,阻止越军占礁。”

  一支由162舰航海长带领的12人登礁战斗小组,人人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迅速换乘小艇,向礁盘上露出水面、立有中国领土主权碑的制高点挺进。

  面对驱逐舰130火炮直瞄炮口的巨大威慑,越南扫雷舰与运输船顿时方寸大乱。但见中国海军小分队抢占先机乘艇登礁,越方才如梦初醒,也赶紧放橡皮艇载着5名士兵登礁。

  中国海军官兵换乘的是机动小艇,越南海军官兵搭载的是人力小艇,行进速度中方明显占优。然而,意想不到的险情发生了:由于162舰装配的小艇螺旋桨舵位于船身底部,到达礁盘浅水区时,舵桨被锋利的礁石打坏,小艇在原地打转。

  正拼命划桨向礁盘靠近的越军官兵见状,发出一阵幸灾乐祸的狂呼。



  “147船登礁小组上!”李树文一声令下,南拖147船机动小艇似离弦之箭冲上礁盘。147船小艇舵桨在船艉,没有碰撞礁石之忧,很快直接开到华阳礁最高处。

  下午3时40分,五星红旗牢牢地插在华阳礁礁盘上。率先登礁的中国海军官兵共6人,他们是南海舰队某基地工程处施工队队长林书明、施工员裴维学,147船帆缆班长杨永仁、信号兵李民合、帆缆兵杨敢林和舱段兵王学周。

  林书明等人登礁成功后,受命迅速将被困礁盘浅水区的162舰登礁小组接到露出水面的礁石上。

  下午4时16分。越南5名士兵见礁盘制高点已有中国官兵占守,只得在礁盘一角插上越南国旗,并赤裸着上身站在齐腰深的海水中。他们既不敢前进,也不想后撤。

  夜幕中的坚守

  僵持,对峙,挑战的不仅是战士的勇气和毅力,更是国家实力与民族意志的较量。早已对越南当局在南沙群岛的侵略行径怒火中烧的李树文站立在162舰指挥台前,双手叉腰,双目直视越南扫雷舰,向舰长交代:一要尽量靠近越南舰艇,所有舰炮直瞄扫雷舰,始终对其保持强力威慑;二要密切注视礁盘动态,确保守礁官兵人身安全。

  傍晚时分,舰长请示开饭。李树文叮嘱:“晚饭可以吃,岗位不能撤,部署不能松,战备等级不能降。”

  天黑了,夜幕降临。越南舰艇吓得连炮衣都不敢脱,灯也不敢开,甲板上见不到一个人影,全部龟缩到舱室里,就剩一群小兵孤苦兮兮地泡在海水里守护着那面越南国旗。尽管看不清中国驱逐舰的动静,但他们心里明白,那黑森森的炮口像一把利剑,始终高悬在他们的头顶上。别说真的开炮射击,哪怕是不小心擦枪走火,都会要了他们的小命。

  华阳礁现场实况,实时上报南海舰队,舰队接着报海军,海军同时报总部,总部报军委首长。

  “该控制的岛礁都要守住,能占领的岛礁一定要占上!”刘华清的指令明确而强硬。

  在南海舰队作战值班室,已经调任海军副司令员的陈明山忍不住打趣说:“这可真是让老李在海上为难了:越南人赖在礁上不走,又不让开枪,咋个把他们撵下去呀?”

  晚9时40分许,越南人终于顶不住了:不光泡在水里的小兵冻得受不了,躲在舰艇舱室里的指挥官也承受不住超极限的心理压力。他们灰溜溜地收旗撤兵,起航逃离了华阳礁。

  誓死捍卫国土

  李树文估摸越南海军不会就此罢休,第二天还会再来抢夺礁盘。他当即下令位于永暑礁锚地的508护卫舰,于次日清晨开赴华阳礁,并连夜将守礁分队加强到24人。

  李树文的分析很快得到证实:由于越南扫雷舰编队撤离时未经请示,所以被其陆岸指挥部骂得狗血喷头,并下达死令,必须在第二天把中国海军从华阳礁上挤下去。

  1988年2月18日8时30分,越南851扫雷舰和614运输船准时驶离东礁,向华阳礁方向行进。

  李树文命令:508舰出华阳礁以西50海里处实施拦截,阻止任何越南舰船接近华阳礁,以保证华阳礁高脚屋施工安全。

  在广袤无边的大海上,一艘军舰拦截两条舰船,既不让开炮也不许开枪,对508舰来说确实是一道难题。

  “拦不住。”508舰舰长报告,“越南舰船挂出操纵失灵国际信号旗,向我舰冲来。”

  挂操纵失灵国际信号旗引起撞船事故是不负法律责任的。

  “他挂你也挂,一定拦死他!”李树文通过甚高频命令舰长,“怕什么?你一艘护卫舰还撞不过一条扫雷舰和运输船!只要他敢迎头上,你就大胆往前冲。我向你打保票,撞了不要你承担任何责任,一切后果由我负责!”

  508舰摆开决斗架势,死死咬住两艘越南舰船。大半天时间过去,越南舰船只前进了20海里。

  趁508舰拦截越南舰船的有利时机,李树文下令162舰和147船组织官兵紧急抢建高脚屋。短短一天时间,一座简易型高脚屋就在华阳礁礁盘上建成了。越南海军终于泄气,掉转船头,走了。

  华阳礁,这座位于南沙群岛南端的珊瑚礁,成为中国海军开赴永暑礁建站后,搭建高脚屋并常备驻守的第二座礁堡。

  2月25日,中国舰艇编队挥师南沙群岛中部的郑和群礁,登占南薰礁。

  3月13日,中国舰艇编队开进九章群礁,登上赤瓜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