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只想1v1*游泳教练水里吃我的奶

老马颤颤巍巍的凑到鼻下深吸了口气,女性那里的气息让老马有种别样的快感。

 





幻想着鼻下就是王丽的那里,老马缴械了!





身子一阵轻颤,老马身心通畅,把手中的小裤裤放在原位,下定决心一定要得到王丽和张淑芬。





轻轻带上门,离开了。





没多久,他老板就来接他了。





坐到车里,老马下面难受,老板与他说话也只是应付,只听到晚上聚餐,表妹什么的,也没去在意。





回到店里,老马坐到大厅的沙发上,带着墨镜看着顾客和服务员穿梭,心里也平静了下来,不去想在张淑芬家的旖旎,起身摸索着去洗澡。





他每天其实过得还不错,有活了就干活,没活就在沙发上发呆,日子过得挺滋润。





老马洗完澡,坐在沙发上舒服的眯起眼睛,打起了盹。





“师傅,喝不喝水啊?”一声清脆婉转的女声在老马耳边回荡。





老马听到声音一激灵,还以为有活干了,伸着手习惯性的在空中晃来晃去。





一只小手握在了老马手腕上。





顺着那只柔薏往上偷瞄,老马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正笑着看着他,大概二十出头的年纪,双眼皮大眼睛,睫毛长长的,笑起来眼睛就成了两只月牙,唇红齿白,挺翘的小鼻子,让老马看的有些愣神。





回过神来,老马脸上露出迷惑,“你说什么?”





“我说,师傅你要不要喝点水!”李文文声音稍微加大了些又重复了一遍,松开握着老马手腕的手,另一只手里还端着个装着水的一次性杯子。





“乖乖,这声音可真好听啊!”老马在心里感叹了一下,笑着开口:“哦哦,谢谢你啦小姑娘!”





说着手就向着李文文那边摸,快碰到对方小肚子的时候被挡了下来,李文文把水交到老马手里,正准备说什么呢,前台的老板说话了。





“文文,来帮一下忙!”





“来了表哥。”李文文应了一句就向前台走。





老马有些可惜没占到便宜,不过听到老板与其的对话后一愣,心里就有些诧异了,他还以为是新来的服务员呢,原来这个就是刚刚老板说的他表妹?





“虽然不是亲兄妹,不过这样貌差别也太大了吧,基因突变了?”老马心里吐槽,看着李文文小腹有些起火。





小姑娘虽然年龄虽小,身材可了不得,身高估计有一米六七左右,比例匀称,身材丰满。





正在意淫呢,有顾客要按摩,老马只能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磨蹭着去干活。





接下来他一下午都没停歇,给各种各样的顾客做推拿,保养。





期间有着几个不错的少妇是老马的顾客,但他想着张淑芬,也没什么占便宜的心思了,老老实实的按到九点下班。





待顾客都走完后,店里老板将技师都召集起来,说着一天下来的各种琐事,这是每天必做的功课。





老马充耳不闻,只是偷瞄着站在老板身边的李文文。





她的身材本来就几乎完美,又穿着一条超短裙,那两条腿看的老马喉结滚动。





胸部与锁骨在老马眼中闪着光,刺的他真的快成瞎子了!

老马心里想着怎么才能将那娇躯压在身下时,老板叫的车来了!





一群二十多个人浩浩荡荡的前往聚餐的地方,李文文坐她表哥的车,老马一直跟在她身后看到这情况只能摇摇头去了别的车。





饭店里大家吃的都很尽兴,老马看着李文文张着那娇嫩的小嘴细嚼慢咽,心中开始了幻想,下身就有了反应,只是一直没什么机会,他也没办法。





吃完饭,大家都喝的晕晕乎乎的,回到店里,一个个跑到三楼去休息。





整栋店有三层,除了一楼有大厅外其他两层都是像ktv一样的小房间。





第三层就是员工宿舍,很少有人去出去租房子住,毕竟宿舍也是一人一间。





老板将李文文送到店里,交代道:“文文,今天这么累了,你上去休息吧,被褥什么的都有,以后在这里上班表哥不会亏待你,大姨都给我打过招呼了,你绝对放心!”





“放心,嘿嘿!”李文文两只眼睛成了月牙儿,嘴里嘟囔不清的说着谢谢老板的话。





今天老板请客就是为了给李文文接风的,大家灌了她不少酒,喝的都神智不清了。





老板也知道她醉了,对着另外一个女员工交代道:“阿燕,你扶着文文去休息,记得先带她去厕所吐一下,也熟悉一下位置。”





看着前面李文文那摇摇晃晃的身影,老马心痒难耐,直到李文文被扶着去了厕所才收回了视线。





没一会,李文文被扶着回来了,老马也装模作样的回房,眼角余光瞥着对方。





直到李文文被送进了房间,老马心中惊喜,李文文的房间就在他的斜对面!





躺在床上,老马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摸着自己已经起来的家伙,脑中想着李文文那完美的身材,就这样过了几十分钟,外面已经没了什么动静。





老马也有些犯困,强打精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又过了十几分钟,老马都要昏昏欲睡的时候,开门声在这寂静的时间段引起了他的注意,而且好像就是李文文的房间!





连忙跳下床,老马摸黑走到门前头伸出去望了望,昏暗的走廊灯光下正是李文文那有些趔趄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





脑中一个激灵,老马睡意全无,看对方已经转过了一个拐角,他想到了什么,赶忙轻步跟过去。





果然如老马所想,李文文走进了厕所,三楼只有一个厕所,男女通用,里面是一个个的隔间,另一个女厕所改成了洗澡的地方。





待到李文文身影消失不见后,老马观察了下四周,快步跟了进去。





只听关门声响起,老马蹑手蹑脚的走到隔间边,看了看,发现门的锁还指在无人的位置。





没锁门?老马有些晃神!





但他不敢太鲁莽,不知道李文文现在是什么情况,害怕到时候她会大叫,到时候自己就算是瞎子也有理说不清!





心如擂鼓,老马又找到了当年的感觉,慢慢低头朝着地面与门板的缝隙中看去。





说缝隙也不算缝隙,因为大概有着一个手掌的高度,可以看清很多东西。





眼睛刚要瞄到什么东西,忽然一股水流冲了出来,浇了他一脸,老马吓了一跳,慌忙起身不小心发出了一些声响。





老马有些慌,抹了一把脸,发现没什么异样后,看着那冲出来的水柱愣神。





再次底下头去,老马狂吞口水,怪不得门没锁他轻推了下感觉还是有压力,估计就是李文文上身趴在了门上,看来她确实是还在迷糊中,要不然不会便池都不蹲,就蹲在门口!





不过这也便宜了老马,他还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刺激的景象,特别是那里就像近在眼前一样,轮廓都看的清清楚楚。





更为让老马震惊的是那里竟然是……





老马只觉得口干舌燥,比在张淑芬家还要激动。





想象着亲吻那里的感觉,身子止不住有些颤抖。





水柱渐歇,老马有心想再看一会,但要是被发现就惨了,不舍站起身,往回跑去。





在经过李文文的房间时,房门大开着,里面有些暗,并没有开灯!





咬咬牙,老马顿了一下,转头就钻进了李文文的房间,他今天还就要得到李文文!





蹲下身爬进李文文的床底下,老马想着等下李文文回来睡熟的时候再爬出来。





没过多久就听到轻重不一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老马赶紧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喘。





“哒,哒,哒”





声音由远及近,一道影子走进了屋,只听门“嘭”的一声被关上,都没有反锁人就重重的摔在了床上,一条长腿还在床沿上搭着,晃来晃去。





老马心中激动,重重迹象都表明李文文还在醉酒状态。





但就算这样老马还是很谨慎,在又过了十分钟之后这才从兜里摸出手机。





屋里没有丝毫光线,伸手不见五指,老马把手机的光调到最暗,在这里也显得很是光亮。





结果他一转过头就吓了一跳,一只脚近在眼前。





呼出一口气,老马轻轻的推了一下…….没反应!





心中肯定李文文应该是睡死了过去,老马火上心头,胆子大了不少,伸出手握在那只玉足之上,就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把玩了一会,老马爬出床底,站起身照了照四周,没什么异常的地方,看着那躺在床上的人儿就摸了过去。





微弱的光线从侧面打在李文文的脸上,晶莹无暇,唇瓣上散发着光泽,老马低头凑过去,凉凉的,有着一丝酒气。





一路向下,亲吻过美人儿的脖颈,老马不满足于此,伸手把对方的短裙的肩带扯开。





颤抖着手把胸罩往上推开,老马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在寂静的空间里能听得出来,映入眼帘的风景更是引诱着老马。





一只手握着一团柔软,老马伸头吻向另一变。





少女的体香充斥在老马鼻尖,不自觉的加大了动作。

“嗯….”李文文嘤咛了一声,推开老马的脑袋,身子面向墙壁侧了过去。





老马有些被吓到,知道自己用力太重了,看着李文文此时的睡姿,便蹲下身瞧着那里的光景。





裙下天蓝色绣着小猪的小裤裤上,老马鼻子凑过去闻了闻,气味刺激的他有些发狂。





一把扯下小裤裤,眼前特殊的风光让人沉醉!





老马嘴就迫不及待的亲了上去。





李文文身子动了动,潜意识里的感觉让她有些反应,嘴里轻哼,手臂拉着裙摆。





老马再也忍不住,解开裤腰带,就要往里面放。





那里的触感让他兴奋感爆棚!



 



可是磨蹭了很久都没有进去,老马又不敢太用力。





忽然,他身子一哆嗦。





老马心神巨震,手机都差点没拿稳。





没想到李文文竟然还是处女,心中惊喜与复杂交错,自己应该是第一个品尝到其滋味的男人!





想到这里老马就忍不住激动,手在上面摩挲,细细的感受着,真想得到她!





但明天她肯定有所察觉,绝对不会沉默下去,到时候查出来只能再进局子里一趟了!





呼出一口气,老马只能对着李文文,自己解决,这种感觉也让他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快感,在最后一声压抑的低吼中爆发了出来!





老马找了些纸巾,清理干净后就要帮李文文穿衣服。





眼中光芒闪动了下,老马又停下了动作,轻手轻脚的把对方身体摆正,站在床尾拍了不少照片,这才帮李文文穿上了衣服。





确定没留下什么痕迹后,老马把纸巾装进兜里,走到门边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没有什么异响,飞快溜到自己房间。





锁上门,老马看着自己手机中的照片很满足,嘿嘿怪笑了一声睡了过去。





第二天闹钟响起的时候老马还有些迷糊,昨天快一点才睡着,睡眠不是很充足,揉揉眼睛,起身装瞎子去洗漱。





等到上班的时候,老马来到一楼坐在沙发上有些忐忑,今天一早还没有见到过李文文,虽然昨天确信自己没留下什么痕迹,但还是免不了担心。





等了一会,老板来到了店里,李文文也从楼上下来了,换了一身衣服,上面一件纯白T恤,下面一条到小腿的牛仔短裤,身上散发着青春活力。





看上去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正在笑着与老板打招呼!





老马松了口气,没事就好,他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旁边的沙发一沉,李文文坐了过来,老马赶紧装作侧耳倾听的样子,向着旁边摸了过去。





手被抓住,老马象征性的挣了一下,没有挣脱出来,眼角余光就见李文文开口了:“师傅,吃过早饭了没啊?”





老马连连点头,含糊道:“吃过了,小妹你吃过了没?”





“嗯。”李文文应了一声,打开聊天的话题:“其实我挺佩服师傅你的,看不见光亮依然能勇敢的面对生活,用自己的双手自给自足!”





说的头头是道,不愧是大学生。





但老马就不这样想了,昨天刚偷偷玩过人家的身体,现在对方又主动过来找自己聊天,总感觉有点心虚。





而且他不是瞎子啊!





“哈哈……”老马干笑了两声,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顾左右而言他,“你刚刚大学毕业啊?”





“嗯,现在还很迷茫呢。”李文文绞着手指,心里不太平静。





她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好不容易大学毕业找工作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好找,毕竟现在大学生太多了,亲戚中只有这里的表哥混出了点名堂,就想着来先试试工作的辛苦。





老马不知道她想的什么,只能安慰道:“先在这里做着呗,反正老板是你表哥,也不担心受气,一个女孩子家的,不用那么拼吧?”





还没等李文文答话,就有一个服务员来喊他工作,有顾客上门了。





“那我先去忙了,等有空再聊。”老马赶紧扶着墙去包厢,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怕暴露了什么就不好了。





一天下来老马没闲着,只是张淑芬没有过来,他想着应该是那天的事情过后对方更害羞了,肯定要平静几天。





不过老马对自己很有信心,对方迟早还会来找自己的,既然看见了自己的那物别人的就对她没什么吸引力了!





直到晚上七点,老马顾客都走了的时候,刚坐在沙发上,又来活了!





他很肯定,因为他看见张淑芬和她的闺蜜王丽走进了店里!





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刚刚还在想着呢,这立马就来了。





尤其是看到王丽的时候,老马又想到了昨天的旖旎,小腹火气,下身紧跟着就起了反应,害的他赶紧收回心神。





王丽今天穿了身性感的小短裙,胸前的事业线深的不见底,腿上套着网眼很大的那种黑色丝袜,里面细长白皙的大腿诱人心神,脚上蹬着双恨天高,骚气冲天。





相比王丽,张淑芬就随便多了,只穿了条黑色长裙,却比旁边的王丽更有气质!





张淑芬带着王丽走到柜台刷了下卡,李文文当即找了个服务员领着两女上了二楼。





老马心情激荡,这两人自己随便给谁按摩估计都会有很大的进展,张淑芬就不说了,碗里的肉。





王丽虽然不熟,但老马相信自己稍微撩拨一下对方肯定就受不了了,哼哼,本钱摆在那呢!

没一会服务员叫老马干活,老马连忙起身,想着今天自己的艳福不浅!就看究竟是哪个了!





只是当老马推开包厢门摸索着进去的时候,一股巨大的惊喜感还是冲击在了心头,竟然两个人都在!





只见张淑芬和王丽坐在床边打闹,王丽裙下的风光都隐隐可见。





为了不让客人做些项目时显得太尴尬,屋内都是装的比较昏暗的黄色灯光,和三楼宿舍的灯不太一样。





但正是这样的朦胧感觉最能激起好奇心!





张淑芬见老马推门进来,动作停了下来,笑着开口道:“马师傅,好久没来了,今天我带着闺蜜给你来捧场,你可要专业一点啊。”





“这你尽管放心,咱们都是老熟人了,我的技术你还不信。”





老马面上带笑,对着声音的来源点头,“那我出去一下,你们先换好衣服?”





“出去什么啊,反正你是个瞎子又看不见!”王丽说着就要脱衣服。





张淑芬瞪了其一眼,胳膊捅了捅王丽。





王丽努了努嘴,又向着老马道歉:“我这人性格比较直,没别的意思,你别放在心上。”





“没事,没事。”老马摆摆手,“那你们先换衣服吧,我准备下东西。”





把手上提着的手箱放在床尾的桌子上,老马眼睛却偷瞄着此刻正在脱衣服的王丽,心里激动不已。





张淑芬突然对老马说道:“马师傅,你出来一下,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





老马跟着张淑芬来到了外面,这下两人之间的气氛突然有些尴尬了。





特别是张淑芬,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不自然。





老马知道张淑芬不是那种特别放得开的人,之前跟自己发生那么亲密的关系,此时不好意思也是正常的。





张淑芬看了看旁边没人,便对老马说道:“马师傅,我朋友也想做胸部护理,所以我把她带过来了。”





老马一听,顿时心里窃喜。





不过他装作老实憨厚专业的样子淡淡地说道:“哦,知道了。”





“不过,你不能跟她说你帮我也做过胸部护理,我没跟她说,只是跟她说我也是听别人说你做胸部护理很厉害,很有疗效。”张淑芬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都三十来岁的女人了,还这么娇羞,这让老马觉得张淑芬不光人长得性感,她的娇羞也让她更有女人味了。





“放心吧,张女士,这我懂的,不会乱说的。”老马一副老实纯朴的模样说道。





“嗯,好,那我就先走了,你进去帮她做吧。”





一听张淑芬的话,老马便一阵惊讶和失落,说道:“你不做吗?”





“我今天就不做了,而且你要帮两个人做,怕你忙不过来,我改天再来吧。”张淑芬说道。





“其实这个没关系的,两个人我也做得下来的。”虽然老马心里着急,想要张淑芬也留下来,但不能表现出来,只是淡定地说道。





“两个人不太方便,你今天就给她做吧,而且我还有点事。好了,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要走了。”张淑芬说道。





老马一听,也不好再说什么,为了不破坏自己淳朴憨厚的形象,便没再强留,只是说道:“那你留个电话号码给我吧,我下次给你做服务,来你家里什么的,我们也好直接联系。”





张淑芬一听,也没有拒绝。





自己要是再叫老马去自己家里的话,老通过按摩店的老板也不太好。





这时,房间里传来王丽催促的声音:“马师傅,你好了没有啊?你们在外面说什么呢?”





老马连忙答道:“好了好了,马上就进来了。”





张淑芬留了电话给老马,然后便离开了。





老马望着她那性感的身姿背影,真是让人垂涎三尺啊。





直到张淑芬消失在楼梯口,老马这才推开门,进了房间。





他一推开门,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王丽已经脱掉了上衣,只穿着一条红色丁字裤……





而她那比张淑芬还要丰满的胸部,此时正全然暴露在老马的眼前,老马看得有些受不了了。





所谓欲速则不达,老马虽然心里波澜万状,但表面却是风平浪静。





毕竟他是个“瞎子”,总不能瞪着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王丽的身体看。





长期的装瞎生活他也已炉火纯青,一边摸索着向前走,眼光却在王丽的身上肆意地掠夺着。





这时,王丽躺在那按摩床上,慢条斯理地说道:“老马,你怎么这么久才进来啊,是不是在外面跟张淑芬谈恋爱去了啊?”





老马心里一惊,表面上却是憨厚地答道:“你说什么呢,张女士是客人,我们怎么会谈恋爱呢?再说,张女士那么年轻漂亮性感,又怎么会看得上我这个瞎子呢?”





老马嘴里说着,手上却是装作不经意地往王丽的那个地方摸去。





王丽一把就抓住了老马的手,说道:“马师傅,你这手往哪摸呢!”





老马连忙装作一副不小心的模样,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是不好意思啊!也不知道摸到你哪里了?”





王丽却是咯咯地笑了起来,一把扔掉老马的手,说道:“我说老马,你真的是瞎子吗?你不会是在这里面装瞎,然后占女人便宜的吧?”





老马顿时慌的一比,难道王丽看出了什么端倪?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自己依然光着上身坦然地躺在那里,确实是个作风大胆风骚的女人。





但是老马觉得她才第一次来,不可能看出什么来,装作十分镇定地说道:“王女士,你说什么呢?我这个瞎子,可是经过国家伤残鉴定的,只差没颁证书了。”





王丽一听,便笑得更大声了:“哈哈哈哈……老马,想不到你还挺幽默的嘛!但是,你要是个瞎子的话,又怎么会知道张淑芬年轻漂亮性感?”

老马心里松了一口气,原来张淑芬说的他不瞎是因为这个,这就好解释了。





他连忙说道:“王女士,我也不是天生瞎子,这什么样的女人,说话声音什么样的,我也是能听得出个八九不离十的。这张女士说话声音好听,娇嫩温柔的,这肯定是个美女嘛,而且还很年轻嘛。再说了,我经常给她按摩,虽然我看不见,但我感受得她她的皮肤身材嘛。还有,我听我们店子里的同事也说过啊,说张女士年轻漂亮着呢。”





王丽一听,这老马倒是说得有理,便说道:“好吧,那你听我的声音,觉得我长得怎么样呢?”





老马自然知道,这女人都是喜欢听好听的,连忙说道:“王女士,我听你的声音,活泼欢快,娇嫩明亮,不用说,肯定也是个顶呱呱的美女!”





王丽顿时乐得合不拢嘴,说道:“算你嘴甜。好了,不多说了,我听说你胸部按摩很有一套,你帮我按按,看看有没有什么效果。”





老马装作一脸茫然地说道:“王女士,胸部按摩我是会点,但有没有效我也不敢保证,而且,这胸部按摩还要把衣服脱掉,在你的胸部上直接按摩,这样太不好了,我看还是算了吧。”





“你废什么话,我叫你摸的,你怕什么。”王丽直接说道。





“那……那好吧,那你先把衣服脱掉吧。”老马装傻道。





王丽一听,直接抓着老马的手,往她的胸部上一放。





顿时,老马的手中的感觉,让他不由得虎躯一震,简直太大了。





“老马,你说,我脱了衣服没有?”王丽风骚地说道。





老马下面已经是抬起了头,连忙说道:“脱了,脱了。”





“那你还等什么,赶紧给我按摩吧。”





老马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叹,这王丽真是开放啊,跟张淑芬比起来,简直就是完全两种性格。





想那日给张淑芬胸部按摩的时候,自己可是连哄带骗,才让她答应自己摸她。





这王丽倒好,根本不用自己动员就抓着自己的手去摸。





感叹一番后,老马的手便抓着王丽的那两个揉搓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王丽还真是有料,老马手中舒服,忍不住说道:“王女士,你的胸……真大……”





王丽听了十分受用,有些得意地说道:“是吗?你按摩没按过这么大的吗?”





老马知道女人喜欢听好话,立马说道:“我哪按过这么大的啊,王女士,在所有的我按过的女客人当中,你的是最大的。”





王丽更高兴了,“是吗?那你可得好好帮我按按,我告诉你,要是没有效果的话,我为你是问!”





“王女士,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帮你按的。”





老马说着,便更加用力地按了起来。





这王丽在老马的大手的揉搓之下,竟然慢慢开始叫唤起来。





她这一叫不要紧,那声音,弄得老马更加受不了了,下身起了反应。





按摩床比较矮的,老马也不避讳,他就是要让王丽看到。





如他所愿,王丽很快便转过头来了,一下子便看见了老马那处。





“哇,老马,你不是吧,你这里这么大啊。”王丽确实开放,直接便惊奇地直抒胸臆。





老马心里暗喜,表面却装作有点窘迫地说道:“我……这……你说你的胸这么大,我在帮你按着,我哪能没有反应呢?”





王丽咯咯地笑了起来,直接伸出手捉住了老马那里,惊奇地说道:“哇,老马,你这?这要是女人,肯定受不了了的。”





被她这么一说,老马顿时也不用再顾忌,便说道:“那你是不是女人呢?”





“怎么,你是不是想验证一下啊?”王丽顿时便挑逗地说道。





这老马也知道女人说话真真假假的,当不得真,便比较谨慎地说道:“我哪有这个福气啊。”





“老马,把你的裤子脱下来,我帮你消消火。”王丽丝毫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





老马被王丽的开放给震惊到了,同时也激动不已。





这种女人,技巧肯定娴熟,这要是帮自己消火,感觉肯定很棒?





不过他嘴里却是说道:“这……不太好吧?王女士,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了。”





“谁跟你开玩笑?我是你的客人,我叫你脱,你就脱。”王丽望着老马,有些贪婪地说道。





老马只好“无奈”地把裤子脱了下来。





王丽望了一眼,咽了一口口水,直接伸出手握了上去。





这么大的家伙,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带给自己的感受,也肯定是那些男人都无法给予的啊!





握上去之后,手不由自主动弄了起来。





老马被她弄了几下便受不了了,因为王丽的嘴巴就在不远,他便装作看不见的样子,“无意”地朝王丽的嘴巴凑了过去。





果然,那家伙一靠近王丽的嘴巴,王丽便忍不住了,凑了上来。





顿时,老马便倒吸了一口凉气,一阵舒服的感觉传来。





“啊。”老马不由得也叫唤了起来。





王丽一边卖力地帮老马服务着,一边含糊不清地问道:“舒服不?”





“嗯,好舒服……”





老马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王丽的胸部揉搓起来。





王丽却是不满足,脱去了自己的内裤,抓着老马的手,向着她的下面游走。





老马一看,王丽那里的美好风景全部露出来了。





王丽表情十分迷醉,说道:“老马,我受不了了,你要帮我消消火……啊……”

老马装作有些尴尬的说道:“王女士,不行啊,这样不太好……”





“不行,你快进来,我真的受不了了,求你,快点帮我消消火……”王丽说着,就放开了自己的身体。





老马看着王丽,也受不了了。





但他不想丢掉这份工作,便强忍着说道:“王女士,不行啊,这是在我工作的地方,要是让别人看见就不好了。”





“那我们去开房好不好?”王丽眼睛迷离的说道。





老马假意推辞道:“这怎么行呢?王女士,这毕竟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啊,而且,我还是个瞎子,像你这样性感……”





“不要再说了,快点跟我去开房,我可以给钱给你。”王丽一副已经受不了了的样子,把衣服穿好了。





老马装作什么也看不见的样子,呆呆地站在那里,不过也已经把他的裤子穿好了。





但是刚才没有消火,他现在难受得很。





王丽挎上自己的包,然后便拉着老马的手,说道:“走啊,我们去酒店里面。”





老马有些扭捏地说道:“不行啊,王女士,我现在是在上班呢。”





“上什么班,我去跟你们老板说,就说去我家里给我按摩,我出钱。”





“王女士,这……”





“这什么这,快点跟我走。”王丽说着,直接拉着老马往房间外面走去。





然后她又扶着老马下了楼,对老马的老板说道:“老板,我发现你们这位按摩师很厉害,我全身都要做一下按摩,我带他回去给我做一下,你说多少钱,我出钱。”





那个老板心里有些奇怪,这老马这一阵怎么这么受欢迎啊,先是张淑芬,现在又是这个王丽。





他也来不及多想,马上说道:“只要你喜欢他给你按摩,带回家去给你按当然是可以的。不过这样就算包工了,你就给三百块吧,今天他就可以不用来店里上班了,专门给你按摩。”





“好,没问题。”王丽直接给了钱。





“老马,你可得好好把人家按舒坦了,听见了没有?”老板对老马吩咐道。





“是啊,老马,你听见你们老板的话没有?”王丽也对老马意味深长地说道。





“哦,听见了。”老马一副老实的样子说道。





然后,王丽便开车带老马来到了一家酒店。





开了房,打开门,老马便看见里面宽敞豪华,有一张很舒适宽大的床。





当然了,老马只能是装作什么都看不见,摸索着。





王丽锁上门,然后便风情万种地对老马说道:“老马,你们老板刚才交待你,要你把我伺候舒坦了,你听见没有?你今天要是不把我伺候舒坦了,我就去告诉你们老板。”





老马一副无辜的模样:“怎么伺候啊?”





“你说呢?”王丽说着说着,直接拉开老马的拉链,然后蹲了下来,凑了上去……





“啊,王女士,不要这样,我受不了了……”老马被王丽弄得十分舒坦,不由得叫唤了起来。





“受不了了是吧,来,放进我那里,你就会受得了了。”





王丽说着,拉着老马来到了床边,然后自己开始脱衣服,还一边说道:“老马,你脱衣服啊,难道还要我帮你脱啊?”





说完,她已经解下了胸罩。





老马这时也感觉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觉,便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王丽把衣服脱掉了,老马才刚把他的上衣脱下来,她有些等不及了,说道:“来,我帮你。”





然后解开老马的裤腰带,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





王丽有些疯狂了,连裤子也不帮老马脱完便抓住那里,一边用手动着,然后又凑了上去,用尽了各种招数……





“啊……”老马这时也是不用再顾忌什么了,一边轻轻叫唤着,一边轻轻地往前送着身体……





不过,主要的动作还是王丽来完成的,很快便弄得老马有些受不了,“我受不了……”





“就受不了了啊。那你先帮我。”





王丽说着便松开了老马那里,然后坐在床边,把老马的脑袋按了过去。





老马的嘴巴凑了上去,顿时就接触到了……





王丽一副很是享受的表情,嘴里发出大声的叫唤,那里反应也很大。





这时,老马抬起了头,把一根手指伸了进去。





王丽更受不了,嘴里的叫唤声越来越大。





老马也忍不住了,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王丽一下子又叫唤了起来,身体也为之一动,半抬起头来,叫道:“快点……”





老马听到这声音,抓着王丽的那个小蛮腰,用力地动了起来。





王丽一副好像要疯掉的样子,半仰着身子,感受着老马的动作,双手也在自己前面动了起来。





老马看她确实很爽的样子,不停地叫唤着。





他也大受鼓励,动作越来越快。





许久之后,感觉到王丽到了巅峰之后,老马也完事了。





王丽瘫软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一脸满足的看着依然精神抖擞的老马,忍不住调侃。





“老马,看不出呀,你不仅本钱大,活也这么好,这按摩功夫更是一套一套的。”





“王女生,你别笑话我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按摩师。”老马心里得意,脸上却是一副尴尬的表情。





“呵呵,普通按摩师吗?你今天都把我按到宾馆来了,怪不得张淑芬介绍我来,我看你们两也早尝试过了吧?”





王丽故意打趣道。

老马打了个机灵,没想到王丽会这么问。





“王女士,你可别乱说呀,没有,这个绝对没有!”老马连忙解释。





“真的没有?张淑芬很久没和她老公一起了,老马你的本钱又大,我可不相信她看了后能忍住!”





王丽摇了摇头,眼神带着疑惑。





“真的,小芬每次来我只是帮她做肩颈治疗而已。”





老马脸沉了下来,再次解释。





“好了好了,没有就没有吧,那如果给你次机会,你想不想睡一次?”





王丽略带玩味的问道。





这王丽明显话里有话呀,老马的确是想睡张淑芬,上次差点就睡了,只可惜被王丽给破坏了。





可是这一次王丽竟主动要帮自己,难道是因为刚才让她舒服了?不过在不确定王丽的意图之前,老马可不敢乱来。





“王女士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小芬年轻又漂亮,又是有夫之妇,我呢?一个糟老头还是个瞎子,我可不敢想那事。”





“老马你糊弄谁呢?难道我不是有夫之妇?还不是一样被你弄了,我也没看你有啥不敢的!”





王丽脸色有点不自然,对着老马冷嘲热讽。





“这、这。”老马一时语塞,心里却是耻笑,明明是你主动勾引老子。





“老马你也知道我和张淑芬是闺蜜,俗话说得好,有福同享,所以我一定要让你们试试!”





王丽看老马那憋屈样,忍不住笑了。





王丽的话让老马一阵感慨,不愧是中国好闺蜜呀!





“呀!使不得呀!使不得呀!”表面上还是一副害怕的样子,并连连摆手示意。





“老马我今天就把话挑明了吧,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去你老板那里举报,说你按摩时跟顾客发生关系。”





王丽有点不耐烦了,直接开口威胁。





“别、我答应还不成吗?可是就算我答应了,人家小芬也不肯呀。”





老马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实际上是兴奋不已,从没见过还有人逼着自己和闺蜜……





“这个我自有办法,好了你把手机号给我,到时候等我消息就行!”





得到满意答案,王丽又恢复了笑容。





“什么办法?”老马将号码报给王丽,忍不住问道。





王丽没有回答,只是拿出手机记下老马的号码。





老马看王丽不说,也不好再问,只是心里期待着那一天早点来临。





王丽记录完后,并没有放下手机,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用双腿继续撩拨着老马。





没多久老马就被刺激的发生了变化,看了眼床上的王丽,老马抓住她的双腿放在自己那里,想以此来刺激着王丽。





老马相信王丽那种性格,一定会很快求着自己帮忙。





可是动了半天,王丽却无动于衷,双手一直拿着手机在操作着,没有一丝受到老马的影响,老马有点疑惑,略微调整了下方向,看了过去。





老马看到王丽正专注的看着屏幕,好像在用微信聊天,而且表情又激动又兴奋,老马有点无语,不知道有什么聊天能比的上和自己做运动,老马忍不住仔细看去,





“嘶!这、这是?”看到的场景让老马倒吸了口凉气。





老马看到王丽正通过微信在和别人聊天,让他意外的是里面的一条聊天内容,上面赫然写着:我已经掌握张淑芬出轨的证据了,你尽快把钱准备好!





老马想起了之前的种种,终于明白王丽为什么会诱惑张淑芬去酒吧了,也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逼着自己和张淑芬那个,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钱。





什么中国好闺蜜呀,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王丽终于放下了手机,看着老马抓着自己的双腿,一时也是来了兴致。





她的双手主动抓住老马的胸前,开始用力的拉扯。





“哎哟喂,你轻点呀!”





老马本还在想着刚才微信上的事,结果被胸前传来的疼痛拉回了现实。





“你们男人不是喜欢这样吗,我刚试了下感觉真的不错。”





王丽一边说着,一边将双腿往前伸出在往回一勾。





老马顺势就被他勾了过来,不等老马反应,王丽娇笑一声,就主动对着那里把手伸了过去……





老马感到一阵舒爽,之前的事情也被抛在脑后,开始慢慢动了起来。





一小时后,王丽带着满足离开了宾馆,只留下老马满身伤痕的趴在床上。





“太爽了,这感觉真带劲呀,真想就这么下去!”





老马看着身上的咬痕和抓痕,慢慢回味着刚才的美好。





片刻后老马洗了个澡,把欲望也彻底冲散了,此时又想起了王丽走时候的交代。





她让老马24小时保持电话开机,就这几天她会安排自己和张淑芬见面。





如果是之前老马是求之不得,不过知道王丽的目的后,老马也为张淑芬担心了起来,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不想让别人白白当枪使。





他拿出手机,找到张淑芬号码拨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喂,你好!”





“是小芬吗?我是按摩院的老马。”老马确定是张淑芬后,连忙开口。





“是我,马师傅你好,你找我有事吗?”张淑芬有点惊讶,没想到老马会主动给她打电话。





“小芬啊,我想问下,你和你爱人关系如何?是不是不太好?”老马想了想直接把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





“啊!马师傅,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张淑芬吓了一跳,然后反问。

老马刚想把王丽的事一并说出来,电话里又传出张淑芬的声音。





“我和我爱人感情很好,马师傅我知道你人好,又免费帮我做护理,所以我才会想着帮你解决一下,你千万别想太多。”





张淑芬的态度明显差了很多,语气中有着拒绝的意思。





“你误会了,我只是想...”老马有点无语,张淑芬明显误会他了,虽然他心底是想着和张淑芬在一起,不过这个电话的目的只是善意的提醒。





“马师傅,不用在想了,我不是那样的人!”张淑芬恼羞成怒,直接挂了电话。





“小芬呀小芬,这不能怪我啊,是你把我想歪了,我老马难得想做件好事,你都要直接拒绝。”





老马摇了摇头,既然张淑芬不领情,他也犯不着用热脸贴冷屁股。





老马收拾了一下,走出了宾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给王丽按摩了这么久,现在也着实有点累了。





老马打了个车到了店里,正准备进门的时候,发现大门从里面锁上了,在看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





这个时间按摩院早就关门了,他进不去只能在下面按起了门铃,没多久就听到楼上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是谁呀,店里已经打烊了,明天再来吧!”





老马一听就知道是那让她心动的李文文,连忙开口:“妹子,我是老马,我按摩回来了,你开下门!”





“是马师傅呀,你等一下,哎,不用了我这就来给你开!”李文文的声音有点害羞。





很快老马便看到那一道倩影出现在了大门内,等们打开的瞬间,老马差点兴奋的叫出声来。





本来店内黑暗,又加上自己带的是墨镜,没有看出来,可是现在大门一开,借着月光,老马清晰的看到,李文文全身只包裹着一条浴巾,小脸羞红的看着自己。





那硕大的饱满,那浑圆的挺翘,还有那修长的美腿,无不在刺激着老马,让他恨不得扑上去。





好在因为天黑,李文文没有发现老马的变化,把老马请进来后,又再次把门锁上。





李文文本要准备去洗澡的时候,突然听到门铃声,本以为是顾客准备打发走,却发现是马师傅,正当他想去换件衣服在开门的时候。





突然想到马师傅是个瞎子,心地善良的她不想让马师傅在外面久等,于是便直接裹着浴巾到了楼下开门。





“马师傅,我扶你上楼吧!”李文文伸手挽住老马的胳膊,往楼上走去。





老马连连答应,心里乐开了花,因为挽着胳膊的原因,那身前随着移动,总是一下又一下的撩拨着自己。





刚开始;李文文还没有什么,后面也渐渐发现了问题,那身前传来的刺激,都让她忍不住发出声来,于是尽量让自己保持点距离,好让自己不那么敏感。





老马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看着李文文即将要离开的瞬间,他故意一脚踩空。





老马已经看好了,这里才刚刚上楼,就算李文文没接住自己,也不至于摔出问题来。





“哎哟!”老马大叫一声,人顺势往后倒。





李文文刚把手缩回来,就发现老马往后倒去,这可吓了她一大跳,连忙伸出手去拉老马。





老马蹭着这个机会也是慌乱中伸出手来,一只手被李文文给拉住,另一只手直接对着浴袍拉去。





“啊!”李文文终于把老马拉了回来,不过突然感受身上传来一阵凉意,在低头一看,顿时羞得大叫。





看到李文文那完美的娇躯,老马有点喉咙发痒,墨镜的双眼也是瞪得老大。





“妹子,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一边询问,一边伸出双手在前面摸索着,但是看方向正是对着那硕大饱满而去。





“没、没事!”李文文看着那渐渐逼近的双手,不断的后退,终于在即将触碰的瞬间,她躲闪了过去。





连忙蹲下身捡起了地上的浴巾,然后重新包裹在了身上,想到在一个男人面前变成这样,李文文就羞愧难当,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虽然老马是个瞎子,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了一丝怀疑,因为怎么会那么巧把自己的浴巾给扯掉,然后那最后双手分明是对着自己的胸前……





她伸出双手在老马的眼前晃了晃,看到毫无反应后,继续带着老马往楼上走去。





老马一看也是后怕,刚才自己太鲁莽了,差点露了马脚。





就在刚到三楼的时间,李文文故意打掉了老马的眼镜,露出的是一双几乎只有眼白的双眼,那模样有点渗人,李文文强忍着害怕再次伸出手在眼前晃动。





老马在打掉眼镜的瞬间,就翻起了白眼,他知道这一关要是过不去,这里自己也甭待了。





“咦,我的眼镜呢?”老马摸索着在地上找了起来。





李文文毫无所获,心里顿时内疚,自己怎么能去怀疑一个老人呢,连忙捡起一旁的眼镜,递了过去。





“马师傅不好意思,刚不小心碰掉了你的眼镜。”





“没什么,其实我一个瞎子带不带都一样,只是我自己的模样挺吓人,所以为了方便才带着。”





老马摆了摆手解释了一番。





随后把老马送到了门口,李文文就回去了,老马依依不舍的看着李文文回到了房间。





老马一回到房间,双眼就恢复了正常,想起刚才看到的美景,下面就跟要炸了一样。





他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打开昨天拍的照片,然后一只手向下伸去,很快他就在照片的刺激下……





看着身上手上满满的痕迹,老马无奈,刚洗完的澡又要再次冲洗了,于是拿起衣服往浴室走去。





刚走到浴室门口,就听到里面有着水流声,老马还在纳闷,这么晚了还有人和自己一样来洗澡吗。





可是刚走到一半,脑中就闪过一道画面,那是李文文穿着浴巾的画面,难道里面的是李文文?





老马怀着激动的心情,一步步的朝着水流声靠近……

店里的浴室是以前的女厕所改装的,所以也是单独的隔间,但是上面和下面都不是封闭的,有着几十公分的缝隙。





老马走到了一个隔间,那正是水流声传出的地方,老马小心翼翼的蹲了下去,通过门板下面的空间看到一双细长的美腿出现在了眼前。





看到的瞬间,老马就无法淡定了,这么修长的美腿,在这个按摩院除了李文文外别无她人。





听着里面的水流声,看着这让人蠢蠢欲动的大长腿,老马有点着急了,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想要冲进去看个究竟。





自从刚才李文文的变化,让老马知道,虽然她是个雏,但是依然和正常女人一样会有反应,所以想要得到她就必须要让她受到刺激。





老马脑中快速的运转着,突然他笑了,笑的是那么的猥琐,他瞬间就把衣服和裤子给脱了,只留下一条内裤。





然后躺在了湿滑的浴室地板上,用手中的脸盆狠狠的敲打了一下地面,接着口中发出一声惨叫:“啊!”





正在里面洗澡的李文文,被这突然的喊叫吓了一跳,连忙问道:“谁,谁在外面?”





“是我,我不小心摔倒了,痛死我了。”老马在外面痛苦的喊道。





“马师傅,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李文文立马关了水,来不及擦拭身子就披着浴巾冲了出来。





看着趴在地上的老马,还有一旁破碎的脸盆,可见摔的不轻,李文文直接伸手就去扶老马。





“马师傅,你还好吗?摔倒哪里了?”





李文文好心将老马扶了起来,还不等老马开口,她就感到大腿上一阵滚烫。





“啊!”等她低头看过去的时候,瞬间脸就变得羞红,然后扶起的老马又被她丢在了地上。





“哎哟喂,妹子,你这是干嘛呀,嫌我摔得不够疼吗!”老马一边按揉着身子,一边不满的说道,脸色的表情显得非常痛苦。





“对,对不起,马师傅,你,你先把那里,收起来好吗?”于文文看着倒地的老马,却迟迟不敢上前。





老马心里暗爽,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他在刚才假装摔倒的时候,就用手把内裤往旁边掰开了一下,那里也顺势从一旁溜了出来。





然后在被扶起的瞬间,就正好碰到了李文文的大腿,不过李文文虽然一副害羞的表情,但是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可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那里。





老马装傻,故意问道:“妹子你说什么呀,什么收起来呀,我没听明白。”





李文文呼吸急促,强忍着不适说道:“下面,你的下面,裤子里的东西跑出来了!”





听着李文文那撩人的心声,老马受不了了,下面又发生了变化,本就有点害怕的李文文,整个人连连往后腿了几步。





“还,还在变大!”嘴里也是喃喃低语了几句。





老马得意的很,嘴上一边尴尬的道着歉,一边把自己那里往裤子里塞,虽然被藏起来了,但是由于太过庞大,裤裆处明显鼓鼓的。





李文文身体莫名的发烫,喉咙有点发干,下面竟有着一丝丝的感觉。





这东西他不是第一次见了,以前在电脑上的艾薇里也看过。不过那里面的和老马的比起来,仿佛小巫见大巫。





她还是个雏,在大学寝室里的同学,基本都有了男朋友,每当他们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都让自己有着一种不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对男人的那里那么在意。





不过真当她看见老马那里后,还有刚才大腿上传来的刺激,让她有点说不出的味道,似乎也明白了一些当初同学们嘴上的快乐。





看到老马把那里收起来后,她甚至感觉到一种遗憾,想伸出手去抚摸一下,不过最终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羞耻。







他站起身,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一边帮忙抓住王丽,一边对着张淑芬说道:“没用的,她应该被下药了!”





“马师傅你说什么?被下药?”张淑芬震惊的看着老马,仿佛自己听错了。





就在张淑芬失神的瞬间,王丽抓住机会,一把将老马的裤子拉下,那东西瞬间跳了出来。





王丽仿佛看到救命稻草一样,伸手就抓了上去,然后迫不及待的张口含了过去。





“唔!”老马被下面传来的刺激,闷哼了一声。





张淑芬回过神来,看着王丽那如发情母狗一样在老马那里动作,让她也身体跟着发热。





她摇了摇头不敢再看,再次将王丽往后拉,一边对着老马求救:“马师傅,现在我该怎么办呀?”





老马也顾不上拉裤子,只能双手抵住王丽的脑袋,任凭她的手在不断的按压着自己那里,并对着张淑芬吼道:“小芬,你先找根绳子过来,把她绑好了我们再说。”





张淑芬答应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几分钟后,王丽被两人合力绑在了椅背上,张淑芬拿了条毯子把王丽上半身包裹住。





王丽还是不断的挣扎,嘴里呢喃着:“我要,我要,快给我!”不过暂时被控制了下来。





张淑芬担忧的看了一眼王丽,再次看向老马问道:“马师傅,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老马穿好裤子,内疚的说道:“小芬,都怪我呀……”





随后在张淑芬的不解中,老马把昨天发生的事,还有王丽威胁她的事都一并说了出去。





老马的话让张淑芬脸色阴晴不定,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双眼死死的瞪着两人。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难道不是最好的闺蜜吗?”张淑芬走到王丽面前,用手摇晃着她,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小芬呀,我当时在宾馆听到王丽打了个电话,说要拍你出轨的证据,让别人准备好钱!”





老马看着张淑芬把自己也恨上了,只能转移注意力,并且他是瞎子的身份,不能暴露。





“王丽!你很好,枉我对你真心,你却这样对我!”张淑芬仿佛受了刺激一样对着王丽怒吼。





张淑芬看着王丽依然眼神迷离,只是盯着老马的那里,疯狂的喊叫着,她深呼吸了一下,转身走向了老马。





“马师傅,今天的事我不怪你,但是你也要帮我个忙,否者我就报警!”





“小芬你说,只要你不生我的气,我什么都可以答应。”





老马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他不想和张淑芬闹僵。





“很简单,王丽不是要拍我和你在床上出轨的证据吗,现在我们继续,只是这个女主角的身份换成了她而已!”





张淑芬拍了拍老马的肩膀。





“啊!小芬,这,这不太好吧?”老马心里激动,表面上还是有点犹豫。





想着如果当着张淑芬的面,把王丽上了,这感觉让人好的不要不要的,而且他相信张淑芬看过自己的表演后,一定会受到刺激,说不定到时候自己来个双响炮也不一定。





“别废话了,今天你要吗答应,要吗我现在报警?”





张淑芬不耐烦了,直接开口威胁。





老马装作犹豫了一下,最后站了起来:“别报警,我做,我现在就做!”





张淑芬得到答案,便走到了王丽的身旁,看着那发情的娇媚模样,她俯下身对着王丽的耳旁说道:“去吧,现在他是你的了!”





话音刚落,王丽背后的绳子就被张淑芬一手解开,那裹着的毯子也被张淑芬一把扯开。





王丽仿佛脱缰野马一样,在绳子解开的瞬间就对着老马扑了上去。





老马那刚刚穿好的裤子,又一次被无情的拉扯下来,王丽看着那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大东西,直接就一把抓住,随后便低头就吻,另一只手对着双腿间伸了下去。





“马师傅,别发呆呀,就和你们昨天一样,该怎么玩怎么玩,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张淑芬一边对着老马嘲讽,一边拿出手机打开了摄像功能。





老马也无所谓了,看到被人拍摄更是刺激到了他的欲望,特别是下面那骚气十足的小母狗,他再也忍耐不住。





他将王丽一把拉起,然后就往床上放,随后一个旋转,两人摆出了一个奇妙的数字69,互相亲吻着……

“啊...”王丽被这突如其来的舌吻,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真他娘的骚呀!”接触的瞬间,就感到一股温热袭来,老马也不嫌脏,直接当着张淑芬的面就喝了起来,还故意发出那种吧唧吧唧的声响,来刺激着张淑芬。





果然老马的动作,还有王丽那贪婪的表情,刺激到了张淑芬,她面红耳赤,呼吸急促,心脏也是砰砰加速。





老马冷笑一声,嘴上的动作越来越大,双手也是对着王丽那浑圆的挺翘拍打了起来。





不知是药效刺激还是王丽本身就喜欢这种玩法,不仅没有半点不适,反而含糊不清的喊着:“用力,用力,再用力!”





“嘿嘿,你个小骚货,如你所愿。”老马时而拍打,时而掐着扭着,没有一点怜香惜玉。





看着两人那忘我的表演,张淑芬被刺激的满脸绯红,下面也是有了变化,这一刻她甚至出现了渴望,渴望在那里的人不是王丽而是自己。





今天如果不是意外,或许她就喝下了那杯药水,那时候她也会和王丽一样,沉醉在美妙的快活中。





想到这里她下面一阵痒痒,一只手不受控制的对着她的双腿间伸了过去,然后看着对面的表演跟着一动一动。





张淑芬怎么也想不到,在那墨镜的后面,还有着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始终看着她。





老马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张淑芬的动作也是刺激的他兽性大发,看着王丽还在卖力的亲吻着,他不想在等待了。





再次一个旋转,王丽和他四目相对,他直接对着那红唇吻了下去,也不管上面是不是有他的痕迹,伸出舌头便缠绕在了一起。





王丽如玩偶一样配合着,老马的离开,让她下面感到一阵空虚,此时只想找个东西填补进去。





她的手在老马的下面摸索着,终于一根炙热滚烫的东西被她握住,她下意识的就往自己的双腿间送去……





“啊!”下一秒两人都忘我的叫了出来,王丽更是主动的上下运动着。





老马也没闲着,那双手就这么在王丽胸前游走着。





“啊,嗯啊...”在老马的动作下,王丽呻吟不断,这次不是装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呐喊。





这视觉听觉的双重震撼,让张淑芬的浴火完全燃起,另一只握住手机的手也松了开来,对着自己的身前摸去,然后跟着对面两人的节奏运动着……





接下来的时间里,老马不停的换着姿势,把王丽连连送上了云端,张淑芬也是一样,通过自己的双手在幻想中达到了巅峰。





“吼!”在一声怒吼中,老马身子抖动了几下,完成了最终的爆发。





“唔!”同一时间,王丽,张淑芬也是跟着同时到达了云端。





张淑芬发泄后,眼睛还是死死的盯着对面,准确说是老马的那里,虽然已经爆发完,但是那东西依然伟岸的吓人。





看着张淑芬那目瞪口呆的眼神,老马一阵得意,他知道张淑芬看了自己的表演后,肯定无法淡定了,只要在合适的时间地点,他相信一定可以和张淑芬来一场真枪实战。





“啊!老马,这,这是?”王丽扶着脑袋,缓缓睁开了双眼,她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连忙抓起一旁的被子盖在了身上。





王丽发现自己光着身子,那里还不断的有着东西流出,在自己的对面,老马也是下半身光着,那恐怖的东西距离自己的那里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





她头脑一片空白,依稀还记得之前等着看张淑芬药效发作,后面她浑身燥热,在后面就不记得了。





老马没有吱声,王丽现在的样子让他很满足,他知道剩下的事用不着他来操心。





“哼!王丽醒了呀,玩的开心吗?”张淑芬耻笑的声音传了过来。





张淑芬的话让王丽心里咯噔一下,当她看到张淑芬完好如初的时候,她终于反应了过来,张淑芬没有被下药,被下药的是她。





“你,你怎么会没事?”王丽忍不住问道,因为她明明把下药的水递给了张淑芬,也亲眼看到她喝了下去。





“怎么我没事你很奇怪吗?王丽你太让我失望了,亏我把你当最好的姐妹,你呢?却要对我下药,我到底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可以让我做个明白人吗?”





张淑芬咬着牙指着王丽一字一句的问道。





王丽没有在纠结下药的问题,她的表情也变得暗淡,想起和张淑芬之间的情谊,想起自己做的事,也是唏嘘不已。





好在张淑芬没有受到伤害,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小芬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没有对不起我,我是有苦衷的!你能原谅我这一次吗!”





王丽走下床,跪到了张淑芬的脚下,扶着张淑芬的腿哭了出来。





老马摇了摇头,不屑的看着王丽,做了这样的事,还有脸祈求原谅。





张淑芬厌恶的看了眼王丽,想要一把将她踢开,但是看那痛苦的表情,张淑芬还是下不了手,只能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下,然后继续问道。





“原谅?你做的事值得原谅吗?好了,说吧,先把你计划的事全部说出来,我们在谈其他的!”





王丽后悔,明白自己罪无可恕,看着张淑芬那厌恶的表情,也不敢奢求太多,只能先开口解释。





“小芬,其实不是我想害你,是有人出钱让我收集你的证据,正好我家里出了事,爸爸赌博欠了一大笔钱,我没有办法,我才会猪油蒙了心,答应了这件事!”





张淑芬眉头皱起,之前老马就说过王丽是被人收买了,但是从老马那里也问不出来。





“咳咳咳!是谁,我张淑芬到底得罪了谁,要请我最好的闺蜜来害我?”张淑芬因情绪激动,剧烈的咳了几声。





“小芬,我说,我说,但是你别太激动了,这人就是孙耀光!”





王丽见状,赶忙站起身来,拍了拍张淑芬的后背,让她坐到了一旁。





下一秒张淑芬彷如遭到雷击,又一下跳了起来,双眼瞪得老大,指着王丽的手控止不住的颤抖:“什么,你,你再说说一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新文章

他蓄谋已久1v1*与子乱小说目录伦

风云人物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赵铁柱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