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他好多年1v1*小公主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

白鹭看见曾大胆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有些疑惑,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春光外泄了,她立刻红了脸,用手捂住了自己,嗔怪着说:

 



“难怪别人都说男人是天生的涩狼,看来舅舅也逃不过这个例外。”



曾大胆也知道自己刚才的那一个举动有点失态了,但仍然为自己辩解着说:



“哎,这话可不能这样说,你舅舅我也是身经百战的男人,见过的女人可多了去了,可没有一个能让我的目光流连忘返的。”



白鹭因为身材好脸蛋也不错,所以在健身房里面经常会遇到那一些男的,专门点她给自己辅导,加上白鹭因为生了小孩之后心态也开放了不少,有时候谈论的话题都是男女之间的这种荤话,她也见怪不怪。



不过出自于曾大胆的口中,白鹭还是有种被调戏了的感觉,她暗含警告撇了曾大胆一眼:



“舅舅,你这话要是被志明听见了,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曾大胆眉头一挑,并不在意,就冲着他地铁在里把白鹭猥亵了一番还什么都没说这个事,他就敢肯定,白鹭绝对不会把他今天说的话告诉给方志明知道的。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面上还是要意思意思一下的,所以曾大胆赶紧赔笑说:



“不好意思啊,舅舅这嘴巴开过光了,说出来的话你可千万不要见怪啊,我像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说这些话了,你放心!”



曾大胆收回了眼神,一边开着车慢悠悠的往家里面的方向行驶,一路上两个人基本上都没有什么话说。



但曾大胆这个老司机还专门挑一些比较颠簸的路况,尽管车子开的很平稳,可是有坑的地方怎么会不上下晃动呢?每晃动一下他就用眼神瞥向坐在自己身旁副驾驶的白鹭。



白鹭那对傲人随着颠簸不断的颤动着,看起来就好像两团果冻一般散发着甜美诱或人的香味儿,可能是因为天气有点热了的缘故,加上坐在车子里面,环境比较逼仄,他好像真的能够闻到白鹭身上有一股子甜味。



尽管开得不算快,但还是很快到家了,曾大胆把车子停在了停车位那里,下车的时候,他伸手帮白鹭把安全带给解开了。



这个动作表面看起来十分绅士,事实上他凑近的时候还借机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白鹭觉得自己脖子一凉,随后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这种被男性气息侵略的感觉,让她觉得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张开了一般,脑子里又不可遏制的想着,要是在车上和曾大胆做了那样的事情……

她忍不住想着,如果是自己骑在曾大胆身上的话,应该是非常深的才对,一想到这里她竟然润了起来,吓她一跳……



光想一下就变得这样,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怎么啦?还等什么?不下车吗?”



曾大胆刚才就是故意的,他已经察觉得出来,白鹭就是那种口是心非的女人,只要稍微聊过一下就知道了,而且生完小孩又没有办法和老公温存,再加上他昨天晚上偷窥到的方志明那一方面,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满足得了白鹭,他知道她现在应该是身心都十分饥渴。



反正他和白鹭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他和方志明的关系也只是表面和谐,做这样的事情他还真的是一丁半点的压力都没有。



白鹭心中忽然警铃大作,因为曾大胆说这话的时候是贴在她的耳边说的,低沉性感的声音传入到了她的耳中,让她感受到了男人的浑厚,半边身子马上就禁不住软了下去,底下更是汹涌得厉害。



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说今天拉练的有点严重,所以腿有点软,让曾大胆先下车,自己随后就下。



曾大胆那双涩眯眯的眼睛盯上了白鹭,她今天穿的还是健美裤,所以那一团包裹起来有那么一点亮眼,不过她这次穿的这一条裤子比较深色,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



曾大胆有一点失望的下了车,白鹭看见他下车了之后赶紧的张开伸手摸了一下,果不其然,她脸上火辣辣的。



白鹭暗暗懊恼,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想的,这分明就是在背叛自己的老公,可心理再抗拒,身体还是不可遏制的想要得到某样东西填满……



她有些燥热难耐,但仍然按耐住了自己的心情。收拾了一下之后,她便下了车跟在曾大胆的后面,两个人若无其事一般的上了电梯,回到了屋子里面去。



刚走进屋子,白鹭就看见喝醉了酒歪倒在沙发上面,已经睡得像一只猪一样的方志明。



白鹭瞧见方志明居然喝成这个样子,心里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



“志明,你醒醒啊,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白鹭把手里面的包往旁边一放,匆匆忙忙的上前去,蹲下来的时候那浑圆正好对着曾大胆。



刚才在车库里面看不到,因为那里光线非常昏暗,但是家里面的光线十分充足。曾大胆看着那条紧身的健美裤底下赫然出现了一小团…



这还真是一个瘙货!曾大胆在心里面这样想着,眼睛却紧紧盯着不放,那裤下的春光一览无遗。



白鹭可能察觉到了自己弯下腰来可能会被站在身后的舅舅所看到,所以赶紧又直起身来,果然,她转过头去便瞧见了曾大胆那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她不禁咳嗽一声,和曾大胆说道:



“舅舅,你看志明喝的太多了,而且身体又很沉,我没有办法把他拖到卧室里面去,要不你帮帮忙吧?”



曾大胆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把人从沙发上面架了起来,往卧室那里去,而白鹭则是跟在身后伸手掏了一把,当下便红了脸。



刚才自己弯腰肯定被这大涩狼所看到了,心中又恼又怒,可是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蔓延在自己的心底。



白鹭还在想着曾大胆在车子上面所说的那一句话,她知道项曾大胆这样的身价,还有身材和样貌,从来都不缺女人,之所以会在地铁上面猥亵人,不过就是为了寻求刺激罢了,偏偏下手的对象还是她。



所以,这是不是代表她就是他口中那一个尤物?



白鹭一想到这一个就觉得心潮澎湃,她嫁给方志明之前也有过不少的前任,甚至还出去约过见过不少人,也和很多人上过床,各种各样的她都尝试过了。



方志明的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大的,但好在他花样多,也算是能弥补一下先天的不足,而且方志明这人和她相处起来特别的好,对她也很爱护,所以白鹭才会心甘情愿的给他生小孩。



只是婚姻并不是两个人的事情,生完小孩之后一系列的问题才接踵而至,让白鹭有些疲惫,要不是小孩可以丢回娘家那里帮忙看着,她现在估计已经和方志明吵得天昏地暗了,哪里还有时间去健身和赚钱。



白鹭在身后看着曾大胆架着自己老公往卧室里面去,突然觉得老公和曾大胆相比,可以说是一个天一个地,一个是发福走形的身材,另一个是一副健硕高大的身躯,看起来特别可靠,而且富有男人味儿,让白鹭心跳不已。



曾大胆把人带进去之后,也没有想到方志明竟然一把趴在了他的身上,口中胡言乱语说了一大串,曾大胆还没有反应过来,方志明哇的一声竟然吐了他一身,曾大胆被这酒气还有吐出来的东西熏的一脸。



他急忙把脸别到一边去,可是衣服已经沾满了这吐出来的东西,白鹭见状立刻上前去:



“舅舅,实在是太对不起了,你先回房间休息一下换件衣服吧,这里我来收拾。”



白鹭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上前,但是曾大胆寻思着,这可是一个刷好感度的好机会,于是拦在了白鹭的面前:

“算了,反正我现在也脏兮兮的,何必再让你沾手,你就在旁边看着吧,拿个拖把还有垃圾铲过来,我把这里收拾一下。”



白鹭这才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匆忙的走到阳台那里拿了垃圾铲还有扫把,回来的时候发现曾大胆竟然已经把自己上半身的衣服给脱掉了。



她今天早上倒是有看见赤果着身体的曾大胆,可是因为自己当时所有的目光都被底下的那地方给吸引了,所以没有看得太清楚。



刚才在车库里面倒是上手摸了一下,虽然感受过那美好的触感,但直截了当的看见轮廓还真的是第一回。



曾大胆的身材要比别的男人好上一些,这个年龄段有这样的身材已经是非常不错了。他的肌肉比较紧实,但腹肌还有胸肌什么的,倒不算是太过于成形,可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所谓,最让人着迷的还是他下半的某个地方。

那里光是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特别像是白鹭这种生完小孩之后丈夫又很少和她亲密的女人。



每到夜深人静,瞧着在身边睡的已经打鼾的老公,白鹭就觉得心中一阵空虚,不光是心里面,就连身体里也希望别人来填满她。



要是被那塞的满满的,这种感觉肯定非常的美妙吧?白鹭痴痴的想着,曾大胆看她有些走神,于是叫了一声:



“白鹭,你怎么了这是?”



白鹭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把手里面的扫把还有垃圾铲递了过去,然后看着这健硕的男人将地上的污秽清理了干净,还顺带的帮方志明擦了一把身子,才把人送到了床上。



看着方志明在床上呼呼大睡,白鹭心中非常不是滋味儿,明明知道他半年多没有回来了,回来之后肯定会疲于各种各样的应酬,可是这个男人却完全忘记还有老婆在家里。



“我先去把垃圾给倒了,你能不能去屋子里面给我放点热水,我回来的时候想洗个澡。”



曾大胆跟白鹭这么一说,白鹭听了之后赶紧点头,这个男人还是挺体贴的,除了好涩一些之外,她心里面这么想着。



回来的时候曾大胆就直接进到了浴室里面去,把浴室门一打开便觉得热气升腾扑面而来,朦朦胧胧之中,他看见了一个硕大在他面前晃动,穿着健美裤的女人,显得曲线非常的好看,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摸一把,曾大胆寻思着这样的臀,如果是从后来一次的话,肯定会浴仙浴死……



他努力的控制住,让自己的手不要贴上去,随后咳嗽了一声看向了白鹭,白鹭把水放好了之后立刻站起了来:



“舅舅那你先洗个澡吧,我现在出去。”



白鹭说完便朝着门那一边走了过去,可谁知道脚下一滑差一点就摔倒了,还好曾大胆眼疾手快把人往怀里面一捞。



但因为白鹭当时正好是背对着曾大胆的,而此刻曾大胆的腹部正好贴在了白鹭那柔软挺翘上,而穿着健美裤的她透过薄薄的布料,感觉到了曾大胆抵着自己。



她不禁发出了一阵惊呼声,曾大胆的手握住了她的腰,忍不住的往前一下,白鹭知道曾大胆是故意使坏,赶紧拉住了门,双腿有些发颤,但身体却十分配合的微微敞开了一些,似乎要把自己展露给后面的人……



不过白鹭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这样做很对不起方志明,于是赶紧站直了身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舅舅对不起,这里实在是太滑了,我刚才站不稳差点就摔倒了,你在里面也要多加注意。”



白鹭说完拉开了门就走了出去,样子有点狼狈。



曾大胆欣赏着她曼妙的身姿离去,回身坐在浴缸里面,可能太久没有发泄过了,自己居然这么容易起来。



他伸出手来拨了一下,暗道:



“没用的东西,看见女的就起来了!”



他把手放在了胀得有些发疼的地方上下滑动了一下,没有察觉到浴室的门还没有关上。



而白鹭回到房间之后,忽然想起浴室的沐浴露好像已经没有了,她还没来得及换新的。



于是她赶紧出去拿了一瓶沐浴露折返回了浴室,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就听见了哗啦啦的水声传了过来。



白鹭十分好奇的拉开了一点点的门缝,从门缝外面朝着里面看,这门缝不是很开,只能够看到一半的光景,虽然看不到曾大胆的上半身,但是白鹭看到了曾大胆粗壮粗糙的手,握住了,正上下滑动着!

而且他每次上都会导致浴缸里面的水发出噗嗤的声音来,一开始还是很慢的,但后面渐渐变得更快了。



好大啊……



白鹭禁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双腿也忍不住张大了一些,可正是因为张开了腿的缘故,她忽然感觉身体一片空虚寂寞,她又赶紧收紧了一些。



可最后再也忍不住了,悄悄伸出了手覆盖在了……



她一开始也只是按照曾大胆的频率去触碰摩擦,随后没过多久,她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到泛滥蔓延,这下就再也忍不住了,把沐浴露放在了地上,一只手探入到了自己上方。



可能因为刚生了小孩又母汝喂养的缘故,她那傲人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样的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好看一些她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功夫的。



可惜都没有什么作用,而且还变的比之前更大了一些,随便一碰就变得十分的容易来感觉。



她双眼迷离的用细嫩的手掌心去触碰着,轻轻的点上几下,而另外一只手也根本不停歇,早就已经是不满足隔着裤子了,而是伸进了裤子里面去。



她张得很大,脸则是贴在了冰凉的瓷砖上,那引以为傲也翘起来,玉足高高踮着,中指伸过去,没几下就感觉泛滥成灾了……



白鹭张大嘴,像是母狗一样哈着气,双眼朝上翻着,一副又快乐又痛苦的样子,白鹭觉得听着曾大胆撸的时候发出来的低沉的富有男人味的声音实在是太刺激了,让自己忍不住像痴女一样的站在门外偷听偷看,最后竟然也跟着做了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曾大胆这边则渐入佳境了,白鹭可能没办法受得了这样的折腾,手指终于忍不住的朝着伸过去。



可惜手指还是太细了,根本满足不了这个已经生了小孩儿的女人,她只好紧紧的夹着,喘着气,在最后达到了最高点。



快乐的余韵在白鹭的身体里面蔓延着,白鹭差点就腿软瘫在了地上,可能是刚才太刺激了,她穿着薄薄的运动内衣里面也应声而起,把那薄薄的布料撑得很高,还润了,白鹭惊叹了一声,没想到自己刚才太激动了,竟然都出这个了……



曾大胆自己弄了一会儿之后也交代了,他匆忙的洗了一个澡,出去的时候发现外面有一瓶沐浴露,于是有些奇怪,寻思着怎么会有沐浴露放在外面。



于是拿了起来,可刚拿起来就感觉到了这沐浴露瓶身上面滑溜溜的,曾大胆摸了一下,还以为是沐浴露掉过在地上沾了水。

他凑近了看了一眼,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这个味道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味道是什么?



到屋子里面就他们三个人,方志明已经睡的就好像是死猪一样了,能把沐浴露拿过来的不就只剩下白鹭了吗?



而且自己这扇门刚才好像是没有关上,难不成白鹭刚才站在门外看他?



这样一想,曾大胆当下兴奋了起来,他就知道这个小瘙货绝对是浴求不满了,看看那身材就知道了,肯定是个会吸干男人精气的瘙浪贱货。



曾大胆拿着沐浴露正想着呢,白鹭已经从屋子里走出来了,她手里还抱着衣服,见曾大胆手里拿着那瓶沐浴露,脸一瞬间发红,随后咳嗽了一声:



“舅舅,你洗好澡了吗?”



曾大胆点了点头:



“刚才洗澡的时候发现里面的沐浴露没多少了,刚想要和你说来着。”



大胆的眼睛就好像是X光一样,一下子就锁定了白鹭……



白鹭越过了曾大胆,伸手你拿过了那瓶沐浴露,曾大胆明显还是想要逗弄一下白鹭的,于是开口说:



“奇怪了,刚才我摸那沐浴露瓶身有些脏脏的,也不知道沾上了什么,你待会进去的时候洗一下吧。”



白鹭吃了一惊,想着是不是自己刚才弄自己的时候又碰了一下那沐浴露,当下十分的心心虚:



“可能是吧,我待会洗干净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白鹭就进去了,曾大胆眯着眼睛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白鹭洗了澡出来,可能是今天很累了的缘故,所以她很快就睡过去了,睡着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个高大的男人把她压在了床上。



她舒服的又满足,几乎都要上天了,她嘴里不断的叫着,“快一点,人家快到了,好舒服啊,好棒啊,好厉害啊……”



最后她到达了最高点了,结果也从梦里醒了过来。



她醒过来的时候还觉得这个梦特别的真实,而且那种被贯穿了的感觉十分的清楚,她娇喘连连,高耸起伏着,好半天才缓过来,转过头一看,方志明还没有醒。



白鹭想着可能是这几天自己浴求不满了,一看老公那起来了,她当下就特别的兴奋,于是一把把方志明的裤子给拖拽了下来,只看到那里赫然出来,可把她给馋坏了,她立刻将自己凑过去,紧紧贴在一起的感觉可比手指要来的更痛快的多。



她蹲着来,双眼迷离了起来,一边卖力的叫着一边摇晃着自己,填满自己的空虚,白鹭的手又伸进了薄如蝉翼的睡裙里,露出了平坦的腹部和诱或人的马甲线,随着她晃动一下自己的身躯,那马甲线也会跟着蠕动一下,看的人血脉喷张,她的手紧紧的贴着,紧紧的捏着,肥美从她的手指缝里挤出来。



她张着嘴,就快到最后关头了,差点到达了巅峰,可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方志明竟然忍受不住,一下子就完了。



白鹭就差那么一点就能到达顶点,千钧一发的时候就感觉方志明完了……



失望的神色顿时蔓延开来,一瞬间她头皮发麻,分外怨恨的看着方志明,十分生气的伸手拍了一巴掌方志明,大吼:



“喂!醒了!”



方志明昨天晚上可喝了不少的酒水,被拍打了一下也迷迷瞪瞪的压根就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甚至还翻个身又继续的睡过去。



白鹭心中气的要死,可是又不能说什么,剩下的那点兴致都败坏了个干净,最后没办法只好起来擦拭,套上衣服去厨房做早餐去了。



白鹭自己健身,所以吃的都是很健康的,方志明就不一样了,他这个人一定要吃的很重口味,因为这个事情白鹭可说过他很多次了,但是每次他都不听,一幅人要是没有一些口腹之浴怎么行。



要说方志明之前也还是个很匀称的男人,甚至还有一些小腹肌,可是这会儿变的脑满肠肥的,就连那都变短了不少……



曾大胆在白鹭起来之后他也跟着起来了,看见桌子上吃的东西,不禁感叹了一声:



“方志明娶了你还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的福分了,你看看你,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白鹭本来是一肚子气的,想着自己要去工作还不能过愉快的夫妻生活,导致自己皮肤都不好了,但是曾大胆夸奖了几声,又让白鹭觉得开心了起来,她娇嗔了一句:



“哪有啊,别的女人不也是这样的吗?再说了,志明还总说我做的这些东西不好吃,还不愿意吃呢!”



曾大胆坐了下来,双腿大喇喇的张着,他今天嫌热,就穿了一件沙滩裤,里面内裤都没穿,那蛰伏在里面歪在一边,在宽大的裤腿里探头探脑。



白鹭本来是想要给曾大胆递过去调羹的,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手滑,手里的调羹掉了下来,她蹲下来捡起来,忍不住的朝着曾大胆的裤裆看了去,结果就看见了……



她咕咚的一声吞咽了一口唾沫,起来的时候有些脸红红的,曾大胆问:



“怎么了,脸那么红?”



他不知道白鹭刚看到了自己,所以脸红心跳,还十分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有,就是感觉这天也太热了,对了舅舅,要是去我们健身房的健身的话,还得去办张卡,得本人拿身份证去的,你今天有空吗?”



可不想曾大胆居然摇了摇头:



“昨天和志明说好了,今天要去建材市场看看好的材料,他说公司就给他放一个星期的假是不是?”



白鹭愣怔了一下,无比幽怨的说:



“气死我了,他回来就光顾着和狐朋狗友去喝酒吃饭,压根也没有和我说只放假一个星期的!”



曾大胆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可能太忙了忘记和你说了吧?”



“才没有,就知道喝酒,气死我了。”



白鹭十分生气,方志明在她坐月子的时候就和她说准备翻修一下家里,白鹭

原本就特别不喜欢这丑丑的装修,当然十分赞成了。



白鹭还以为方志明回来会在这里呆很久的,没想到就一个星期,还不和她说,她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这会儿方志明也起来了的,迷迷瞪瞪的从屋子里走出来,喊道:



“老婆,今天吃点什么啊?我好饿啊。”



“饿个屁!吃屁吧!”



白鹭气呼呼的拿起包就走了,留下曾大胆和方志明两个人,方志明甚至还不知道老婆为什么生气,还是曾大胆和方志明说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的。



“哎哟,我这不是忘记了吗,又不是故意不告诉她的,女人真小气。”



方志明也知道白鹭不会生气太久的,心安理得的去刷了牙,看着桌子上的麦片还有水煮鸡胸肉西蓝花,一张胖乎乎的脸登时皱成了一团:



“又吃这些,总吃,真烦。”



曾大胆已经吃完了,他对吃的倒是不挑剔。



白鹭很生气的打了车去了健身房,她手头上现在已经有两个学生了,一个将近一百八十斤的胖妞,来这里就是为了减肥的,还有一个是一百五十斤的生了小孩儿的中年妇女,那中年妇女只能晚上八点多来上课,胖妞是白天来减肥的。



白鹭到的时候胖妞还没到,健身房这个时间段没有什么人,都是一些教练在这里,最近健身房里招过来了不少的小助理,考虑到白鹭是健身房里为数不多的私人教练,所以也给她配了一个,这个女孩子今年也就是二十二岁,身材娇小,十分聪明,叫做苏苏。



苏苏老早就来了,看见白鹭立刻贴上来:

“白姐姐,你来啦!”



白鹭点了点头,把包给了苏苏,苏苏给她放好了包之后又屁颠屁颠的跟上来:



“白姐姐的客人,今天练什么啊?”



苏苏这小女孩十分的好学,而且很勤快,左一个白姐姐右一个白姐姐,她平时做什么训练苏苏也跟着做,苏苏长的不是十分的漂亮,脸蛋上有一些小雀斑,黑色的头发扎起来,还戴着一副眼镜,有点胖乎乎的。



但是苏苏嘴巴很甜,总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白鹭,白鹭心中也十分的受用,有懂的的地方都会告诉给苏苏知道,现在苏苏也掌握了一些小技巧了。



“今天练臀,你也跟着一起来练吧,回头我给你拉伸一下。”



白鹭招呼了一声苏苏,苏苏忙不迭的点头,跟着白鹭先做了热身,然后就去练臀。



这健身房是连锁的,这边的负责人是个快四十岁的男人,要说健身房里都是一些俊男靓女,这经理就一点都不像应该在健身房里出现的人。



陈经理长的也算是高,但是很瘦,要不是五官看着有那么一点顺眼,还真的会让人感觉到是个贼眉鼠眼。



可能是因为很瘦的,所以穿着西装也显得松松垮垮的,不是那么好看。这边的健身房尽头有两个办公室,一个是陈经理的办公室,另外一个就是员工的休息室了。



陈经理的办公室装的是那种单向玻璃,他能从里面看到外面的情况,但是别人没办法从外面看进来。



陈经理经常在屋子里面看外面训练的女人,其他男的他多一眼都不想看。有几分姿色的来这里训练的都会穿很性感的衣服,包裹着傲人的上围,底下则是勒紧的健美裤,陈经理眯着眼睛就能看到勾勒,光是看着都感觉血脉喷张。



陈经理最喜欢看的还是白鹭,白鹭身材特别好,又因为生了小孩儿,所以那双非常圆润,无时无刻都带着少妇的馨香的。



陈经理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一来就是看白鹭在外面撅着训练,二来就是搜集关于健身房的小电影。



看着里面的女优和一个或者几个肌肉男在卷腹或者深蹲器材底下做,大汗淋漓的样子,就让陈经理浑身发热,他兴奋的想要把白鹭压在瑜伽垫上,然后伸出手来。



陈经理想到这里又忍不住了,拉开了自己的裤拉链,他的桌子椅子都比较靠墙,所以就算是光着下方,有人进来也不会看到他这幅光景。



他点开了一个健身房的视频,看着在更衣室里面搞起来的两个人,肌肉男握住了女优的腰肢,贴着穿着健身裤的女优,不断……



陈经理邪念加深了不少,他一定要和白鹭做一次才甘心!



白鹭哪儿知道陈经理在办公室里想着这一些?此时她还在外面继续做训练,全然不知道有一只恶狼已经看上了她。



白鹭心中对老公十分的生气,所以训练完了产后妈妈之后还不回去,打算等健身房关门了才回去的。



健身房十点半关门,这个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她自己又去做了一下训练,其他上完课的人陆陆续续的已经都走了,这个时候,陈经理忽然叫了一声:



“白鹭,你进来一下。”



白鹭刚刚做完一组训练,听见陈经理叫她,虽然不知道叫她干什么,但是还是跟着一块进了去,白鹭走进去时候陈经理就把门给关上了,白鹭这个时候还一头雾水。



“经理,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就是最近有个兼职,不知道你做不做?就做一个星期,但能得到不少钱的。”



陈经理这样说道。



白鹭最近还真是挺穷的,方志明的钱都拿去翻修房子了,她想买个香水都不行,听见陈经理这样说,白鹭肯定很开心:



“可以啊!是什么兼职啊?”



“喔,是这样的,健身房这几天要开展一个跳健身操活动,但是你也知道我们这里不是肌肉男就是学徒,女教练太少了,没几个上的台面的,只有你是比较资深的女教练,想让你领个头,时间是六点到七点,你有个学生是八点的对吧?所以应该没有影响的。”



陈经理涩眯眯的看着白鹭,身上浴火难耐,他最近搞到了几个“药片”,这种“药片”接触到人的后颈就会很快融化,然后散发出一种甜味,吸进去之后就会浴火难耐。



“那好啊,这周大概能有多少啊?”



“你教学生是二百一节课,这个一个小时算你三百吧,一周七天就两千一了,你看行吗?”



陈经理悄悄的把那药片拿了出来。



“好!”

有钱不赚怎么可能?白鹭立刻点头。



“对了,你过来,给你看一下这个跳操视频。”

陈经理说完朝着白鹭招招手,白鹭上前去,两个人靠的很近,陈经理趁机拍了一下白鹭的肩膀,白鹭虽然有些不太自在,但还是没有挣扎。







白鹭心中感叹了一声,真的是后生可畏,要知道之前她自己为了一个职场位置,也没有那么拼过,没有想到这两个人搞成了一起之后,这小妮子就节节高升了。





可白鹭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太痛快的,要知道她之前走上女教练的这一个位置,还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凭什么这个小女孩来这里,不到两个多月就已经能够晋升,成为和她一样的女教练,拿着和他一样的工资了?



可是不满归不满,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谁又敢在外面声张啊?陈经理的手段还是有的,若是白鹭在外面胡说八道,很有可能她在这一片都混不下去,她是要养家糊口的人,怎么可能会给自己添堵呢?



虽然心知肚明,但是并没有把这件事情给戳破,两个人还是心照不宣,甚至苏苏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来问她,她还会提点一二,不过苏苏这个小女孩还算是挺够义气的,每天中午都带她出去喝茶,吃点点心。



也不枉费自己对苏苏好。



方志明那边和曾大胆两个人很快的就把材料给敲定了下来,只是方志明公司那一边催促着方志明快一些回到岗位上,若是提早回去的话,还能够得到补贴,正巧这一段时间方志明又非常的耗钱,于是,在这一天一声不吭的就离开了,只给白鹭发了一个短信。



鹭收到短信的时候,心中气的要死,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是这么一个人。

尽管知道丈夫就是为了能够让他们两个人都有好日子过,所以才会回到岗位上的。可是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早一点和自己说不就好了,明明昨天晚上她还看到自己的老公出去喝酒应酬呢,这会儿能陪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如果昨天晚上方志明可以抽空和白鹭一块单独相处,再把这一件事情说出来,白鹭心中也没有那么怨恨方志明,可是方志明偏偏觉得他们两个已经是老夫老妻了,所以说这一切都没有什么用,两个人在电话那里闹了一通脾气,白鹭直截了当的把人给删掉了,心中愤愤不平,可是还能怎么样?难不成离婚吗?小孩还那么小。



白鹭一想到这个,就给娘家拨了一通电话,她妈让她不用担心,小孩在这里吃好的穿暖的,他们老两口正好有时间带小孩,听见爸爸妈妈那一边的消息,白鹭只觉得浑身上下舒坦了许多。



“过几天你们屋子就要开始动工了,到时候地板砖啊,门啊窗啊都得换,本来我寻思着,应该让志明和你一块看看花色的,毕竟是两个人的房子,我去做主不太好,但是你们两个一直都忙,也没有时间教下,今天我就和你说一下吧,你看一下这门窗还有地板砖的花色或者是木板,你喜欢哪一个?”



曾大胆已经摸清楚了白鹭上班的规律,白鹭正在旁边吃着香蕉,听见他这么一说,才把口中的香蕉吞咽了一口下去。



按照道理来说,健身的人不应该吃那么高热量的东西,不过白鹭每天都有训练的量,所以十分任性,也没有什么所谓。



白鹭凑过去看了一下,这倒是自己老公喜欢的风格,虽然这房子是两个人的名字,也有白鹭的份,但是白鹭也没有想要干预这些装修,装修不都是男人的事情吗?和她一个女孩子有什么区别呢?



于是她摇了摇头说:



“志明和你怎么介绍的你就怎么装修好了,我倒是没有什么所谓的。”



白鹭说完这句话听不到回应,于是抬起了头,发现舅舅正在看着她手里面握着的那一根香蕉,不知为何白鹭竟然起了一个坏坏的心思,故意的将香蕉拨开了外皮,随后吞吐着就是没有咬下去,牙齿有意无意的留下了几道痕迹,瞧着分外的诱人。



她伸出了丁香小舌,婖舐着这一根香蕉,发出啧啧声,似乎是故意的,让曾大胆看见。



他知道白鹭肯定是故意的,没有想到这娘们儿的老公才刚刚去了外地她就这么肆无忌惮了!



白鹭觉得逗弄曾大胆还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不过也不敢太过于变本加厉,玩了一会就一口就把香蕉给吞到了肚子里面去,随后询问着说:



“这屋子要是装修的话,那我要住哪里呀?志明有没有和你说过这事?”



方志明倒是真的和曾大胆说过,方志敏不太放心自己有那么一个美艳的老婆,所以万事都求曾大胆帮忙,但是方志明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这一个举动,简直就是送羊入虎口。

曾大胆当时想了想之后,有些苦恼的说:



“这房子一时半会没有找好,你爸爸妈妈那一边又非常的远,还是在农村,而且你老婆还有工作,不可能是会回农村去的,再说了你老婆的,多家又离这里不近,估计没有什么好地方要住,只能租房子了。”



方志明听了之后,分外上道又和他商量了一下:



“舅舅,这可不行呀,你也知道,白鹭就一个娇惯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去租房子住呢?而且最近我手头上面也紧,没有办法能够给她租到好的房子,她心里面肯定怨我,哎呀,这还真的是难办了。”



“你这个人做事就是欠调理,一开始怎么没有想到这一个,不过,白鹭也一样啊,我跟你说一下,让她乖乖的出去租房子住,一个男人不能够没有一个男人的样,平时你都被你媳妇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曾大胆故意的这么一说。



方志明立刻点头如捣蒜:



“就是就是,一开始把人娶进门的时候都没有发现那么凶悍,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泼妇,可是孩子都生了,生活还是要继续,我能怎么办?”



“这话你可千万不要让人听见了,否则你媳妇有的跟你闹的,我想想看,不如这样吧,住我家那边吧,我那里也有多余的房子,不过就怕你见外。”



曾大胆铺垫了一大片之后,才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方志敏听了之后,眼前一亮,舅舅那一边是什么样的家庭,他心里面清楚的很。



全家人就一根独苗,是家里面的掌心肉。加上他跟曾大胆的关系不错,再说了最近两个人也走得比较近,此时曾大胆愿意帮助方志明,方志明更觉得曾大胆着一个人是非常靠谱的人。



“如果不麻烦的话,那就让白鹭去你那一边住吧,回头的话我让她自己开车来上班,这也比较方便一些,我是真的没有钱出去租房子住了,我担心她心里面怨我,你那一边似乎装修得还挺不错,而且房子挺好。”



其实方志明心里面就是不想出这个钱,想要占便宜。



白鹭听见舅舅这么一说,心里面气得牙痒痒的,要是方志明知道舅舅对她动手动脚的,这一件事情,估计肠子都得悔青了。



不过,这方志敏确实是不靠谱,而她心里面对于这个舅舅也分外的好奇,随后才点了点头:

“那我到时候就开家里面的车去吧,舅舅那边应该有停车位吧?”



“我停车位也就只有一个,到时候你把车子开过来可能不太方便,不能这样吧,我反正都是要去你家那边监督装修的。我就上午监督装修,下午和你一块去上课吧,我也想报一个班,让自己身体强壮一些。而且你一个女人在外面好像也有点危险,况且还长得那么好看,要是有不法分子对你……你懂得。”



明明知道曾大胆就是口花花在这里胡言乱语,但是白鹭的心里面还是觉得暖洋洋的一片,她老公就不会这么想,还说她都生了小孩了,就算是被不法分子给盯上了,也不会吃什么亏,说到这一个话白鹭还真的是恨得牙痒痒。



“那就谢谢舅舅了。”



白鹭说完这一句话,把香蕉给吃了干净,拍了拍手,随后转过去问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办理手续呀?我最近挺闲的。”



“择日不如撞日吧,今天就去吧,反正方案已经敲定下来了,而且他一边工人已经联络好了,都是我平时玩的比较好的那几个人,保准把你们房子装修得靓靓丽丽干干净净。”



曾大胆说着伸了一个懒腰。



两个人下午的时候就去了健身房那一边办理手续,一般办理这个手续都需要经理出来确认一下签字,随后就能够成为健身房里面的会员了,至于会员嘛,其实也就那样交了钱上课。



可是他们两个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陈经理,正巧这个时候曾大胆说自己有点想上厕所,健身房里面是有桑拿室,也有卫生间和淋浴的,设备十分齐全,白鹭把人带到了卫生间那一边去便离开了,说是在前台那里等他。



曾大胆进去之后就掏出准备放水,随后听见了一阵娇俏的声音,他愣了一下,竖起耳朵听,心中也兴奋了起来,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对俊男美女在这里就开始情不自禁起来了。



曾大胆曾经幻想过跟某个女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做,但是寻思着卫生间还是太不方便,何况这种公共卫生间还有点脏,所以就把这一个念头给掐灭了。



可这会听见别人的小动作他还是非常好奇,他悄悄的跑进了一个隔间里面去,正巧那一对男女就在旁边办事儿。



“陈经理,我们在这里不好吧,待会要是有客人进来了,就会听见这里的动静。”



虽然对方说话很小声,但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在隔间里面,所以听得非常清楚,特别是曾大胆现在还把耳朵贴在了门那里,听见陈经理三个字曾大胆差一点都要吹出口哨来了,看样子就是白鹭说的那个经理吧?



“管他们那么多,他们又不认识我们两个,怎么样,这几天没做,是不是想我了?想不想我弄你?痒不痒?”



自从知道苏苏骨子里也是银娃,陈经理在健身房里也就变得肆无忌惮了。



这不才大白天呢,竟然就带着苏苏进到卫生间里面搞成了一团,正好就被上厕所的曾大胆给听见了。



曾大胆听的可以说是津津有味。



苏苏已经好几天没有和陈经理一块做这种事情了,心中又有些激动,而且非常的想做,半夜的时候还心心念念的,因为体验过了一次美妙时候,苏苏就一发不可收拾,既然能够舒服又得到钱,她为什么不做呢?



再说了这样的事情做一次,对方就会给她2000块钱,要知道她之前一个月的工资才2000块,得到了钱之后,她就可以像白姐姐那样,到处都买奢侈品,包包和衣服,可以让自己光鲜亮丽,之前的她灰头土脸的,不过是因为没有钱,现在有了钱,还怕这一些东西装饰不了自己这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吗?

现在的脸也可以是人工做出来的,所以苏苏一点都不奇怪,到时候多攒一点钱去做整容微整形,也能够让她变成美人坯子,她就不相信,到时候有了脸还钓不到那些金龟婿!



从这一刻开始,苏苏的价值观已经改变了,能够先人一步体会到那一种奢侈的美好,她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放手呢?

只是没有了药物助兴,苏苏心中又有些惧怕了起来,感觉到陈经理用嘴唇亲吻着自己那一刻,心中又惊又惧,随后她很小声的询问了一句:



“陈经理你还有没有那种药啊?我觉得吃了那种药之后,浑身飘飘然的,也没有那么拘谨。”



陈经理听了之后,笑骂了一句小瘙货,随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小药片,而贴在墙壁那里听见他们两个谈话的曾大胆不禁好奇了起来,这两个人交头接耳说的那一些小药片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对自己有用的话,兴许可以多找几个过来,到时候备着。



苏苏看见那一小药片,于是在自己的胸口拍了一下,一股香甜的味道蔓延了出来。



这一次陈经理用的量不是很多,只用了小半块图片,另外半块则是放到了口袋里面,这个东西,是需要五六秒钟接触皮肤,才能够化作烟雾,被人体吸入进去的。



苏苏只觉得甜甜的味道蔓延开来,身体也感觉到了酥酥麻麻非常的舒服,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贯穿了全身,苏苏也放开了一些,没有刚刚那种拘谨的状态,而是紧紧的贴了上去,甚至十分主动的拉开了拉链,低了下来。



为了更好的伺候陈经理,苏苏特意的去那些网站那里学习了不少的技巧,看得苏苏脸红心跳,可能是因为有了一次欢快之后,苏苏也不介意这一些了,甚至从网上买了不少的这样的物品,夜深人静的时候就自己慰藉自己。



一开始不太适应,但后来她慢慢觉得这种舒服的感觉十分的美妙,渐渐的也就如鱼得水了,这会给陈经理弄,虽然有那么一点生疏,但还是比之前好很多。



陈经理嘶嘶的抽着冷气,另外一只手摁在了苏苏的头上,苏苏感觉到不太舒服,可还是得接纳。



弄了一阵子之后,就连她自己都有些受不了了,于是把陈经理推在了马桶盖上,自己上去,一瞬间,两个人的契合舒坦无比,苏苏嘴里面发出了一阵阵喘息的声音,虽然这个女人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声音格外的好听,光是听着就让人血脉喷张。



曾大胆也见过不少这样的女人,但是听见这样魅惑人的声音还是头一回,光是听着就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酥了,而且有隐隐约约抬起来的意思,他赶紧的捂住了裤裆,匆匆忙忙的走了出去,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把那一激动给平复了下去。



回到了前面的接待室,他往旁边坐了一下,这里正好能够看到卫生间那一遍,白鹭有些奇怪的询问了一句:



“舅舅,你上一个厕所怎么那么久啊?”



曾大胆没有把这一件事情告诉给白鹭知道,而是打了一个马虎眼,说自己刚才上了一个小的之后,又有点想要上大的,所以出来的就比较迟。



白鹭听了之后没有继续往下问,不过看见曾大胆的眼神之后,白鹭又觉得事情不像是曾大胆说的那么简单。



果然没有过多久,白鹭顺着曾大的眼神看过去,就看见了陈经理和苏苏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要知道那可不是男女都可以通用的卫生间,而是单单纯纯的,男人用的卫生间。



这两个人竟然在上班期间就搞在一起,还真的是不要脸,苏苏可能还没有得到所有的满足,所以脸上还泛着一点红光,一副少女含春的模样,看得白鹭恶心不已。



虽然白鹭心里面不太痛快,可是并没有言语,而是上前去,十分开心的介绍了一番曾大胆要过来这边开卡的意向,不过他并没有告诉陈经理,这是她名义上的舅舅,而是说这个男人是她的客户。



陈经理才刚刚和苏苏在里面翻云覆雨一番,随后便卖力的介绍着苏苏给曾大胆,白鹭在旁边听了之后,心中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好哇,这小妮子现在占着和陈经理有一腿所以来这里抢自己生意了吗?她朝着面红耳赤的苏苏看了过去,眼神里面带着一抹不痛快。



苏苏心里面也知道抢了白鹭的客户不太好,可是陈经理这么一说,她又没有立场说任何的话,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白鹭,白鹭虽然生气,但是想着这小妮子估计还没有那么心机,所以便把这口气给压了下去。



说了白鹭相信曾大胆肯定会选择她的。



“虽然你介绍的都不错,不过我和白鹭认识,所以我还是选择白鹭吧,我们现在就办理手续,回头我还有点事情要忙,没有时间和你们唠嗑。”



曾大胆输完之后便排出了一张卡来,陈经理知道自己再费口舌也没有用了,随后赔了一个笑脸,便叫人过来办理的手续。



这里的课可以选择一个季度或者按每一个课时来结算。按照季度的话,看起来好像是比较优惠,但事实上其实也差不多,况且有些人办理了之后就不会来了,正好也省了事情,按照课时的话就是几个课时为一个阶段缴费。



可以选择五个课时,或者是十个课时,十五个课时,二十个课时这一些都是可以的,主要是看对方的承受能力,曾大胆也不知道会在这里呆多久,于是说道:



“那我就先选十个课时,之后我再看看,我要不要再继续续费。



白鹭算了一下,一节课200块钱,十节课就是2000块钱,而这2000块钱里面,每一节课她都可以抽成百分之五十的,白鹭就觉得有点小得意。



曾大胆看见白鹭笑得十分可爱,心中也觉得这一个钱花的比较值。



把钱刷了之后,白鹭就带着曾大胆参观了一下这边的器材,还有桑拿室,换衣间之类的地方,参观了一番之后,时间也就差不多了,曾大胆怎么说还是有事情要忙的,于是就和白鹭分开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新文章

他蓄谋已久1v1*与子乱小说目录伦

风云人物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赵铁柱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