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蓄谋已久1v1*与子乱小说目录伦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

赵铁柱探头看向马来财的卧室,刚好看见柳凤娇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用干净的毛巾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看来这骚娘们刚洗完澡……”赵铁柱盯着柳凤娇看了半天,心里冷哼道:“这个骚娘们都他妈成这样了,一看就是欲望很强的那种女人。”

柳凤娇一边哼着流行歌曲,一边擦着头发,看着镜中自己性感的身材和曲线,心里沾沾自喜,不过在看到自己那儿时,忍不住也有些烦躁。

这时,马来财光着屁股、挺着大肚子进了卧室,头发也一样湿着,嘴里还叼着一支烟卷。

“来财,你啥时候去城里啊?”柳凤娇见他进来,开口问了一声。

马来财喷了一口烟说:“过两天去跑动跑动关系,咋啦,有啥事?”

柳凤娇说:“我想去市里买点东西,我听人说,市里有卖那种护理膏的,可以让颜色变浅一点。”

马来财猥琐的嘿嘿一笑,走到跟前打量着她的柔软,笑问道:“咋啦?嫌它颜色不好看?”

“废话嘛这不是。”柳凤娇不满的说:“也不知道咋回事,都成这样了。”

马来财上去摸了一把,咧着嘴笑道:“我觉得这样的挺好啊!一看见你这这样的,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

柳凤娇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你啥口味,人家都喜欢好看的,你偏喜欢这样的。”

马来财点点头,凑到跟前低声说:“我不光喜欢这样的,还喜欢睡这样的。”

说完,他来到柳凤娇身后,也不管柳凤娇有没有做好准备,提起那东西就准备开始。

柳凤娇表情几乎看不到什么变化,马来财那东西太不值一提了,完全没什么感觉。

可是,马来财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弱的不行,一边动,一边在嘴里骂骂咧咧:“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

刚说完,马来财身体抽搐一阵,动作也就停了下来。

柳凤娇头也不回,面无表情的问道:“完事儿啦?”

马来财点点头,嘿嘿一笑:“完事了,舒不舒服?”

柳凤娇没搭理他,心里暗道:“我舒服你奶奶个腿!前后也就三十秒不到,完全没感觉,你这家伙就完事了,真他妈的废物!”

这边,陈壮还在和雪梅嫂子进行着天人交战。

陈壮也在这巨大的快乐中达到了巅峰,他抱住雪梅嫂子,低吼道:“嫂子,我来了……”

雪梅嫂子紧抱陈壮,兴奋的喊道:“壮子,来吧,快来吧!”

最后时刻,二人同时快乐。

雪梅嫂子死死抱住他,幸福的说:“壮子,你太厉害了,嫂子都快晕过去了……”

陈壮嘿嘿一笑,说:“嫂子,我也感觉自己好像不一样了,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雪梅嫂子轻声道:“壮子,以后嫂子就是你的人了,你什么时候想要,嫂子都给你。”

陈壮摸着雪梅嫂子,笑着说道:“嫂子,我现在就想……”

雪梅忽然惊呼一声,感觉陈壮再次有了反应。

她满脸惊讶、满心欢喜的说:“你这小子属驴的吗?这么快就有精神了?”

陈壮腼腆的笑道:“主要是嫂子你太美了,我忍不住……”

雪梅嫂子心里欢喜的不得了,真没想到陈壮的竟然这么强,这可真是……

于是她急忙抱着陈壮,声音抑制不住高兴的说:“那就快来吧,壮子……”

随后,两人再次继续。

这一夜,两人完全忘了赵铁柱,也不知道赵铁柱回来没有、几时回来的,前前后后回来了几次,一直到后半夜,雪梅实在困了,两人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对雪梅来说,陈壮今夜的举动,她的身心都在这一夜被陈壮彻底俘获。

而陈壮,也终于体会到了做男人的快乐,雪梅嫂子对自己毫无保留,他心里不仅喜欢,还格外感动,一心只想好好对雪梅嫂子,给她幸福。

……

第二天,陈壮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身边雪梅嫂子还在沉睡,陈壮看着她那诱人的模样,那东西又开始有反应了。

他小心分开雪梅嫂子的腿,轻车熟路的找到昨天那寻欢作乐的地。

雪梅嫂子正在熟睡,忽然一下被陈壮惊扰,惊的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扭头一看是陈壮,顿时娇声嗔道:“壮子,你这一大早是要干啥呀……”

“睡你呀嫂子……”经过昨晚的快乐,陈壮早就没了那份羞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坏坏的挑逗。

雪梅嫂子一边享受着这特殊的“唤醒服务”,一边娇喘着说:“壮子,嫂子昨天让你折腾一宿,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了,你还不放过嫂子……”

陈壮说:“嫂子,你不是一年多没有了,壮子得好好对你……”

雪梅嫂子娇羞的点点头,屁股抬了抬,口中道:“那就快来子……”

两人再度开始,外面的赵铁柱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一边给两人准备午饭。

昨晚他听了一夜,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动静。

当陈壮停止的时候,雪梅嫂子已经彻底筋疲力竭了。

赵铁柱听着里面的动静偃旗息鼓,便过来敲了敲门,说:“壮子,媳妇,起床吃饭了,这会儿都十二点多了。”

“啊?十二点多啦?”陈壮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而且还是在赵铁柱的床上,于是急忙拍了拍雪梅嫂子挺翘的臀部,说:“嫂子,起床吃饭了。”

雪梅嫂子点点头,起身帮着陈壮穿衣服,自己便随手套了条碎花裙子,也没穿内衣,便跟着陈壮一起走了出来。

赵铁柱看见两人,急忙招呼道:“来,赶紧吃饭吧,忙了一宿肯定也饿了。”

雪梅看着自己丈夫,回想自己跟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做了一晚,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一点愧疚,更多的,竟然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刺激。

陈壮在赵铁柱家吃完了午饭,便起身对两人说:“铁柱哥、雪梅嫂子,我先回去了,下午还要进山打猎。”

雪梅嫂子眼里满是不舍,想问他啥时候再来,可碍于老公在身边,也不好开口。

倒是赵铁柱开口说道:“壮子,你嫂子现在名份上还是我的老婆,所以你俩要是还想,就到我家来,不能让你嫂子到你那去,不然村里人看见要说闲话的。”

陈壮心下一喜,急忙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铁柱哥,那我晚上还来。”

雪梅嫂子心下一喜,压抑着内心的激荡,说:“壮子,晚上早点来。”

虽说陈壮昨晚在雪梅嫂子身上耗费了不少体力,但他还是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陈壮回家之后,把老爹留下的三连弩翻了出来,准备上山打点野味,正要出门,便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壮子,壮子!”

回头一看,马来财的女儿马玉倩,正满头大汗的朝自己跑来。

马玉倩穿着一身特别洋气的运动服,养眼至极。

眼看马玉倩到了跟前,陈壮问道:“玉倩啊,你找我有事?”

说话时,眼神扫过马玉倩的胸口,发现和雪梅嫂子比起来,马玉倩的胸并算不大,但是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显得很是可爱。

跟雪梅嫂子睡过以后,陈壮对这种事算是食髓知味,这才一回来,就立刻又想了。

陈壮看着她那一对丰满,以及一双长腿,心里暗忖,马玉倩这么乖巧的姑娘,应该还是个雏儿吧?不知道睡起来的话,会是什么滋味。

马玉倩的身子又这么苗条,腰这么细,自己要是能握着她的腰......那还不得舒服翻天?

马玉倩没有注意陈壮的眼神,擦了一把汗,才说道:“壮子,我来找你帮个忙,村里卫生所的病床太老了,掉了好几块板,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帮我补一下……”

“没问题,交给我吧。”陈壮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对马玉倩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马玉倩不但是高材生,而且还又是从城里回来的,按说这样的人都眼高于顶。

可没想到,她不但学历高、长得美,心地也善良,处处为大家着想,要是谁能把她娶回家,那真是太有福气了。

两人一起去卫生所的路上,陈壮陈壮忍不住问她:“玉倩,城市里那么好,你为啥要回来啊?”

马玉倩笑道:“咱们村一直缺个真正的医生,乡亲们看病太不方便,所以我就回来了。”

陈壮点点头,继续问道:“玉倩,你都已经在城市里生活过了,以后要是搞对象的话,肯定也不愿意找村子里的吧?”

马玉倩笑着问他:“你问这干啥?要给我介绍对象啊?”

“没没没。”陈壮急忙摆了摆手,说:“我就是好奇问一嘴。”

马玉倩便随口说道:“找对象的话,找城里的还是村里的也不一定哦,对我来说,只要人好,有上进心就行,是不是村子里或者城市里的人,这些都不重要。”

陈壮有些惊讶的看着马玉倩,见她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心里不由得暗忖,这么说来,我也不是没

雪梅心痒痒的,自从这两天被陈壮睡了这么多次以后,她就被陈壮彻底征服了。

今天她起床没看见陈壮,心里一直空落落的,这一上午都在想着陈壮。

陈壮嘿嘿一笑,对雪梅嫂子说道:“我当然想你了嫂子,我刚才下地干活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你,有反应了一上午了,难受得要死。”

雪梅往四周看了看,这大中午的,太阳正晒,整个地里除了他们俩,一个人也没有。

于是,她便羞涩的说道:“壮子,现在正是大中午,大家都在家里吃饭呢,地里也没人,你要是想的话,嫂子现在可以给你。”

“在这儿?”陈壮一脸的惊奇。

雪梅往左右一看,再次确定没人之后,便直接趴在了树荫下的草地上,轻轻将陈壮的裤子扒了下去,娇羞不已的对陈壮说:“嫂子用别的先,你还没试过这种滋味吧?”

说着,没等陈壮反应过来,她便毫不犹豫的低下头去。

陈壮舒服的倒吸一口凉气,只感觉雪梅自己浑身上下都像过电一样。

这种滋味,比起占有嫂子的时候,当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片刻后,雪梅抬起头说道:“壮子,嫂子也忍不住啦,你快开始吧。”

说完话,雪梅便把裙子提了起来,趴在了草地上,陈壮看到,里面竟然是啥都没穿,空空的。

“嫂子,你咋连小裤裤都不穿啊?”陈壮奇怪道。

“这不是为了方便嘛,壮子你别问那么多了,快点进来。”雪梅脸红了一下,回答道。

陈壮哦了一声,然后一挺腰。

“哦……”

雪梅舒服的叫出了声,陈壮连忙一把捂住她的嘴,提醒道:“嫂子,你别出声啊,在外面要是被别人看到,他们肯定会在背后议论你。”

雪梅娇声说:“放心吧,大中午的,这里没人来。”

说着,她更是微微的抬起丰臀,努力迎合着陈壮。

大白天在野外做这事儿,无论是雪梅还是陈壮都还是第一次,两人都感觉到一种别样的刺激,这种刺激让两人感觉更加亢奋。

雪梅身子不断体验着快乐,陈壮也是感觉无比刺激,一时间没忍住,也终于结束。

在陈壮身上趴着好一会儿,雪梅嫂子这才依依不舍的起了身,拿出一团纸巾打扫了一下,四下瞅了瞅,对陈壮说道:“壮子,嫂子先回去了,不然一会让人看见就坏了!”

陈壮一边提裤子,一边点了点头,说:“嫂子,回去的时候小心点,你裙子里没穿裤衩,万一吹风,当心让人瞧见!”

雪梅嫂子娇羞一笑,说:“咋啦,别人瞧见你不乐意啊?”

陈壮伸手探到雪梅嫂子裙底道:“当然不乐意了,嫂子是我一个人的!”

雪梅嫂子听了这句话,身心格外愉悦,嫣然一笑,羞赧道:“有你这句话,嫂子就满足了,你放心,除了你,其他男人谁都别想碰嫂子一下,哪怕是你铁柱哥都不行!”

……

陈壮今晚原本还想去赵铁柱家里跟雪梅嫂子好,但不凑巧的是,雪梅嫂子她娘从邻村来看她,晚上住在她家里。

没办法,陈壮只能一个人在自己家的小破屋里睡了一觉。

这一晚,陈壮不但梦见自己又跟雪梅嫂子睡在了一起,甚至还梦见自己把马玉倩也给睡了。

马玉倩的小胸脯虽然不够大,但结实得很,梦里摸起来别提多舒服了,而且马玉倩不一样的感觉,舒服的让陈壮差点就在梦里走了火。

第二天早晨,陈壮正在梦里跟马玉倩天人交战,便听到门口传来了啪啪的砸门声音。

“谁啊,拍什么拍!”陈壮被吵醒,心情很不爽,大声嚷了一句。

“壮子,赶紧开门,我是你凤娇婶子!”

“柳凤娇?”陈壮顿时慌了神,心想这柳凤娇莫不是因为自己偷看了她撒尿,砸了自己一下还不够,又找上门来了?

柳凤娇见他半天不开门,便继续砸门道:“臭小子赶紧给老娘开门!”

陈壮急忙套了条短裤下了地,跑出来把院门开了一条缝,隔着缝隙,他一脸谨慎的看着柳凤娇,没底气的说:“凤娇婶子,你来干啥啊?我那天真不是故意看你撒尿,而且你看我的脑袋,到现在还鼓着包呢,你可千万不能再动手了。”

柳凤娇撇撇嘴,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进门,首先便看到了陈壮精壮的身体,线条优美,肌肉棱角分明,看起来就充斥着一种活力。

盯着看了好几眼,柳凤娇凑到陈壮旁边,用手捏了一下陈壮的腹肌,笑道:“壮子,还别说,虽然你年纪不大、家里也穷,不过这身体倒是长得很好,是不是你爹给你留下啥好补品了?”

陈壮被她手一捏,感觉浑身都一阵酥麻,连忙红着脸闪到一边,问道:“凤娇婶子,你到底是来干啥的?”

柳凤娇见陈壮那担惊受怕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几声,说道:“放心吧,之前的事儿婶子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我们家来财让我来喊你到我家去一趟。”

“去你家干啥?我不去。”陈壮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马来财可不是什么好人,万一去了他家,被他堵在家里打一顿怎么办。

柳凤娇听他还在拒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哼了一声说道:“可以啊壮子,村长说话你也敢不听了?想过后果没有?”

陈壮一下子有点慌。

马来财是村里的霸王,谁也不敢惹他,他要真是动了怒,搞不好马上来几个壮劳力把自己家给拆了。

没办法,陈壮只好跟着柳凤娇一起出门。

两人并肩走,陈壮偷瞄着柳凤娇那两团柔软,不由得心里痒痒。

说实话,柳凤娇确实比雪梅还长的好看几分,就是这女人性子太泼辣,而且又是村长的媳妇,谁都怕她。

不过,要是能把这柳凤娇给睡了,那滋味肯定舒服得要死。

也不知道铁柱哥到底有啥不得了的计划,能让自己顺利的睡了她。

陈壮一边想着这些,一边被柳凤娇扯着往前走,很快,便到了马来财家里。

一进院子,陈壮首先就看到了一辆奔驰越野车,车很大,而且方头方脑的,看起来就应该特别贵。

来不及细看,柳凤娇便把他推进了屋子。

马来财正坐在沙发上抽烟,在他对面,坐着一个二十多岁,梳着油头,脸面白净的男人。

马玉倩就坐在他旁边,但她好像故意要离他远一点,所以屁股只坐了一小半。

看见陈壮进来,马来财才哈哈一笑,大手一挥,说道:“阿成,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向导陈壮,他爹以前就是我们村最好的猎人,有他带着绝对没问题。”

蒋成点点头,瞥了陈壮一眼,从身边的手包里取出十张百元钞票,满脸傲气的说道:“小子,这一千块钱是预付款,只要你这次好好给我带路,出来之后我再给你一千,如果能带我找到黑瞎子,我再给你加一千!”

“黑瞎子?你要进山找黑瞎子?”陈壮听的目瞪口呆。

蒋成哈哈一笑,说:“没错,最好是能打个一两只黑瞎子,我从美国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机会打猎,手痒得很!”

陈壮一听这话,急忙摆手说道:“我不去,再多钱也不去。”

马来财皱起眉头道:“壮子,瞎说什么呢?蒋老板有的是钱,你要是办好这件事,能挣好几千块呢!别不识好歹!”

陈壮毫不犹豫的说:“村长,进山本来就很危险,我平时进山都要躲着黑瞎子走,他还要主动去找黑瞎子,这不是找死吗?”

蒋成听他说完,不屑的笑道:“黑瞎子算什么?我最担心的是找不到它罢了,所以才找你当向导,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会愿意花钱雇你这个累赘?”

蒋成确实不想带着陈壮,他本来是想让马来财把马玉倩给自己做个伴就行了,他这次来不仅为了打黑瞎子,更想找机会跟马玉倩发展发展。

马来财跟蒋成家里老一辈有点旧交情,但后来因为蒋家发展的太快、又去了省城发展,所以两家慢慢就越来越生疏。

马玉倩当初考大学,就是考进了省城,去学校报到的时候,马来财带着她去蒋家拜访过,蒋成一下子就看上了这个青春美丽的小姑娘,苦苦追求了好几年,可惜马玉倩一直不为所动。

今年,马玉倩大学毕业就回了村,蒋成一直想找机会继续对她发起追求,所以,这次故意开着自己三百多万的奔驰大越野过来,就是想趁机会把马玉倩一举拿下。

马来财虽然官不大,但人却贼精。

他一眼就看出蒋成对自己闺女有心思,做梦都想跟蒋家攀上关系的他,自然也一心想促成这件事情,所以也就不顾马玉倩愿不愿意,直接就让马玉倩也陪着蒋成一起进山。

蒋成也想在马玉倩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男子气概,所以便出门从汽车的后备箱里,掏出了一个高端的长方形盒子。

回到屋里,他把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把做工非常精致的霰弹枪,把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蒋成把枪抱出来,对众人说道:“这把枪是我花了大价钱从美国买回来的,遇上黑瞎子,一枪下去,保准它脑袋开花!”

马来财顿时放心不少,哈哈笑道:“阿成,你这把枪可真是太威风了!”

陈壮以前听老爹说起过,黑瞎子皮糙肉厚,很难一枪毙命,如果黑瞎子受了伤,发起狂来,那真是神仙都拦不住,有枪也未必安全。

蒋成鄙夷的看了陈壮一眼,随后对马来财笑道:“马叔,既然这个小子没胆去就算了,有这把枪,我跟玉倩一定会平安回来。”

“玉倩?”陈壮愣了一下,看着马玉倩问道,脱口问道:“你也要去?”

马玉倩看着陈壮,很是无奈的点点头。

陈壮虽然是个农村人,但他也不笨,看到这表情,顿时就反应了过来。

肯定是马来财见蒋成有钱,就想把马玉倩和他撮合到一起去,所以才逼着马玉倩一同陪着进山。

看着马玉倩闷闷不乐的小脸,陈壮也有点不忍心。

再说,万一他们俩进山真遇到什么危险,蒋成未必真能对付得了,那样的话,马玉倩就有危险了。

蒋成的死活倒是无所谓,可马玉倩这么年轻漂亮,万一在山里遇到危险可怎么办?

自己不能眼睁睁看她就这么跟着蒋成那个愣头青进山,除非自己也跟着,才能尽量保证马玉倩的安全。

于是,陈壮立刻改口道:“行,我去!”

马玉倩见陈壮答应下来,心里很是感动,她看得出,陈壮是因为知道自己也得去,所以才改变了主意。

蒋成不屑的看了看他,说:“去可以,但是一定得带我找到黑瞎子,否则的话,我可不给你钱!”

陈壮当即点头道:“行,找不到黑瞎子我一分钱都不要。”

蒋成迫不及待想在马玉倩面前一展身手,于是便站起身来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陈壮急忙说道:“我得先回去取我的弩。”

蒋成便道:“我开车带你去取,然后我们直接进山。”

陈壮摆了摆手,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车开不了,山路不好走,车根本就进不去。”

蒋成一脸不屑的说:“老子三百多万的车,还开不进这个破山?”

陈壮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车是肯定不行,你要不回去换飞机试一试?”

马玉倩“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但被马来财瞪了一眼后,连忙闭上了嘴。

这时,马来财也开口说道:“阿成,车确实开不进去,咱们这山没开发过,有轮子的东西都进不去,只能靠两条腿。”

蒋成这才悻悻作罢。

陈壮取完三连弩,便与蒋成、马玉倩一起进山。

蒋成背着猎枪,身上挂着各种户外装备,看起来专业的不行,马玉倩也换了一身运动装,看起来清新可爱,那挺翘的小屁股在运动裤的包裹下,让人看了就有些想入非非。

河畔村本来就在山脚下,进山只要十几分钟的路程。

来到进山的路跟前,陈壮对两人说:“从这儿开始,就算进山了,大家进去之后要小心一点,如果遇到野猪、黑瞎子,一定不要冒然开枪,要先找到绝对安全的地方再开枪。”

蒋成听了这话,拍了拍自己手里的猎枪,不屑的说道:“不要这么胆小怕事,真碰到野猪或者黑瞎子,老子一枪就能把它脑袋打开花!”

猎枪黑漆漆的,崭新无比,蒋成手持着,倒也像模像样,有几分气势。

不过陈壮却知道,这蒋成完全就是个样子货,表面看起来花里胡哨的,其实啥都不懂。

他心里也打定主意,如果真出了啥事,自己肯定不会管蒋成的死活,带着马玉倩跑出去就行!

……

三人进了山之后,就一路往深处走。

越往山里走,路的痕迹便越浅,半个多小时之后,脚底下便全是厚厚的落叶,脚踩上去吱呀呀的响。

蒋成握紧枪,开口问道:“我们是不是到大山深处了?”

陈壮摇摇头,道:“离深处还早呢。”

说完,陈壮又道:“这里野兔比较多,遇上了可以打两只,留做午饭。”

说话的同时,陈壮的眼睛也在四周扫视。

片刻后,十米多远的地方,传来哒的一声轻响。

陈壮瞳孔一缩,三连弩瞬间扣紧,手指一按,一只弩箭“嗖”的一声飞出,紧接着,一只兔子被弩箭贯穿,钉在了地上。

而这时,蒋成的猎枪才刚刚抬起来。

他本来想遇见野兔一枪打死的,没想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陈壮抢了先,不禁在心里暗骂,陈壮这小子坏自己的好事,真是不识抬举。

陈壮走上前去,把兔子尸体捡起来,掂了掂,笑道:“这兔子还挺肥的。”

蒋成没有在马玉倩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本事,闷哼了一声,跑过来靠近陈壮,低声说道:“小兄弟,你做事有点不上道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新文章

他蓄谋已久1v1*与子乱小说目录伦

风云人物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赵铁柱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