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反应by阿司匹林*_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 _段

婷姐支支吾吾道:“反正你不能和小飞做。跟我走吧,睡觉去。”说着,婷姐就拽着张雨彤要出去。

 



张雨彤也是精明的女人,看到婷姐一反常态,眼珠子咕噜一转,便说:“婷婷,你是不是喜欢小飞,所以才不让我和他发生那种关系?”



张雨彤这样一问,婷姐的脸就红透了,心虚地说:“才没有,你别瞎猜好不好。”



“没有才怪呢,别人看不出来,难道我还看不出来吗?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你肯定喜欢小飞。”张雨彤笃定地说。



婷姐不敢和她对视,一时间乱了方寸。



见状,张雨彤算是肯定婷姐喜欢我,就说:“喜欢就承认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既然小飞是你喜欢的男人,那姐姐就不和你抢了,把他让给你,趁今晚这个机会,把该做的都做了,如果被他发现了,你就说你喜欢他。”



张雨彤说完,连拉带拽把婷姐拉过来。



“嘭!”



结果就在这时候,卧室门忽然被暴力踹开,婷姐和张雨彤都吓得叫了一声,娇躯也忍不住哆嗦着。



我眯着眼,往门口看了一眼,居然是张雨彤的前男友周斌回来了,看到卧室里的画面,瞬间便明白是怎么回事。



几乎是瞬间,一股怒火就从周斌的眼中射出来,杀气也破体而出,笼罩着整间卧室,指手画脚地说:“两个不要脸的臭婆娘,老子回来得不是时候吧,打扰到你们的好事了,没有被叶飞插,是不是很难受?!”



婷姐急忙从我身上走开,可能是因为心虚吧,不知道怎么回答周斌。



张雨彤倒是要冷静些,看到是周斌,整张脸都冰冷下来,说:“周斌,你来干什么,你现在不是应该在陪那个骚狐狸上床嘛!滚出去,这是我租的房子,不欢迎你!”



“张雨彤,你是不是早就想和我分手,然后和这个小杂碎在一起?贱人,你欺骗了老子的感情,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你刘婷,叶飞把你叫婷姐,你居然还恬不知耻地做这些事,老子要把你们的事情传开,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有多么的恶心!哈哈哈。”



周斌狰狞地笑着,说话间就拿出手机,咔咔咔的拍了几张照片。

这些照片,虽然不能证明我和婷姐张雨彤做过那种事,但如果照片曝光,对她们的影响也不好。



张雨彤扑上去抢手机,一边怒骂周斌是混蛋。



“就算老子是混蛋,也比你们不要脸强!”周斌怒不可遏地说,随手一推,张雨彤便直接摔倒在地上,摔得哎哟一声。



婷姐急忙跑过去,问她有没有事,摔伤没。



张雨彤指着周斌说:“刘婷,快去抢手机,不能让他拿到照片。”



婷姐和张雨彤都是女人,根本不是周斌的对手,我本想继续装睡的,可看到这里,实在装不下去了,蹭的一下站起来,直接扑向周斌。



无论如何,也得把那些照片删掉。



“你个小杂碎想干什么,你玩老子的女人,老子还没跟你算账呢,你还跟老子动手,找死是不是!别过来,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周斌指着我说。



我哪管得了那么多,冲上去就抢手机,周斌紧紧地抓着,趁我不备时,抬脚便踹在我肚子上面。



他穿着一双硬底皮鞋,肚子挨了一脚,感觉内脏都扭痛起来,有种窒息的感觉。



婷姐看了眼我,却没有说话,直接上了楼。



我准备追上去,张雨彤却忽然拉住我,等婷姐消失在楼道里,才小声对我说:“他是公司的经理陈泽华,周斌那件事,就是他帮忙处理的。”



我凝眉说,那他为什么要帮忙?



“因为,刘婷答应做他的女朋友。”说完,张雨彤也上了楼。

陈泽华少说也快四十岁了,婷姐才二十五,年龄相差也太大了。而且婷姐为什么忽然间同意,做他的女朋友?我不得不认为,婷姐是有求于他,才迫不得已答应的。



既然是这样,那就说明婷姐不喜欢陈泽华,她也不会幸福。



我走回家里,婷姐正好换了居家服出来,我忍不住说:“婷姐,刚才那个男人是你的男朋友?”



婷姐捋了下鬓角的发丝,看了眼我说:“是啊,怎么了?”



听到这话,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说难道你就没发现,他比你老很多嘛!周斌的事情,我们可以想其他办法,你没必要牺牲自己的幸福。



婷姐语气平稳地说:“他老吗?我怎么没觉得?而且,我就喜欢他那种成熟型的男人。”说着,婷姐就走进厨房,准备做饭。



我们虽然是合租的,但从我搬到这里,就一直是婷姐在做饭,张雨彤几乎没进过厨房,我怀疑她会不会做饭。



我也快步走进去,说:“你撒谎,你根本就不喜欢他!”



“哦,是吗?”婷姐转身看着我,眼神出奇的冰冷,那种感觉着实不好,“那你告诉我,我喜欢的人是谁?”



“是……”我却说不出口。



我原以为,我对婷姐只有尊敬和类似于亲情的情感,可当我看到张泽华开着奔驰送她下班的时候,我心里却特别的不安,好像自己最宝贵最喜欢的东西,被别人霸占似的。



这件事让我意识到,其实我是喜欢她的,只不过这种感情被我藏在心底,不敢表露出来。



我好后悔,如果昨晚婷姐问我的时候,我说我喜欢她,那她是不是就不会去酒店,后来我就不会跟张雨彤发生那种关系,婷姐也不会对我这么的冷漠。



婷姐见我不语,忽然苦笑一下,说:“说不出来吗?那以后你就别管我的事情了,也别管我和谁在一起,这是我的自由,和你无关。”



说完,婷姐就忙着做饭,但表情却失望透顶,我知道她在等我说喜欢她,可我始终都说不出口。



正当我走出厨房时,婷姐忽然又说:“我帮你找好工作了,夜宴酒吧的服务员,你先做一段时间,等你熟悉那里的环境后,我再想办法让你做领班。”



我知道夜宴酒吧,就在小区附近的白云路,那里算是酒吧街。



我说我为什么要去酒吧上班?而且我自己的工作,我自己可以解决,用不着你操心。



“你父母不在家,我就是你的监护人,你必须听我的。明天你就去上班。”婷姐想了想,又说:“夜宴酒吧的老板就是陈泽华,你去那里上班,我多多少少可以照顾你。”



我没忍住,直接冷笑出声:“呵呵。原来夜宴酒吧是你家开的,既然是这样,那我还用做服务生吗?干脆给我一个经理让我当当啊!”



我承认我说的是气话,就想气一气婷姐。



果然,婷姐听到这话,脸色瞬间一凛,看了看我,眼眸忽然红了,猛地将菜刀扔掉,转身跑进了卧室。



看到这幕,我又感觉刚才说的话太重了,想过去给她道歉,可始终开不了口。



随后张雨彤进来了,劝我说,婷姐这样做也是为我好,现在狼多肉少,工作太不好找了,让我别和婷姐赌气,也不要气她。



后来是张雨彤做的饭,味道真不能和婷姐的手艺相比,吃过饭婷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本想跟她道歉的,可她的手机忽然响了,我偷偷瞄了一眼,正是陈泽华打来的。



顿了下,婷姐便笑着接通说:“陈总,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事儿吗?”



对我冷冰冰的,对陈泽华那个老男人却柔情似水,我心里特别不舒服。只听陈泽华笑呵呵地说:“也没什么重要事,就是想你,打电话问问你睡了没?”



我越听越生气,最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对张雨彤说:“彤姐,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说着,我就走向张雨彤的卧室。



张雨彤眼神里面带着些许惊讶,婷姐也复杂地看着我,笑容忽然散尽。

余光看到婷姐的眼神变得复杂,我心里却特别舒畅,可能是因为目的达到了吧,她不是气我吗,我也气她,看谁最难受。



我走进张雨彤的卧室,里面的布局很简单,没有婷姐的卧室温馨,看得出来,张雨彤是个性格随便的女人。



卧室里只放着一张床,晚上怎么睡,难道真要睡一起?



不久,张雨彤也进来了,看到我坐在床上,张雨彤的脸微微一红,轻声说:“小飞,你先睡,我去洗澡。”不等我说什么,她就拿着一件干净的睡裙出去了。



我心里毛毛躁躁的,想从张雨彤的卧室出去,可我又不想在婷姐面前丢面子。



张雨彤洗完澡进来的时候,肌肤特别粉嫩光滑,睡裙里面应该什么都没穿,隐约可见诱人的部位。



“你还没睡呀?”张雨彤瞟了我一眼,很奇怪的是,此刻她居然也露出些许羞意,按理来说,她这么开放的女人不应该啊。



我恩了一声,急忙从床上站起来,说:“彤姐,你先睡吧。我出去看会儿电视。”



我不否认,张雨彤确实有很大的魅力,身材婀娜多姿,将少妇阶段的女性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要说对她没想法,肯定是假的,可也不知怎么了,就是不想再和她发生那种关系。



我说着就往出走,经过张雨彤身边时,她忽然将我拉住,说:“这么晚了,还看什么电视呀,难道我还没电视好看吗?”



“彤姐,我……”我眉头凝重。



“睡觉吧,别看电视了。”张雨彤拽着我来到床上,关掉灯,卧室瞬间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张雨彤均匀的呼吸声。



也说不上为什么,我心里猛跳,紧张得不行,脑子里胡思乱想起来。



忽然间,我感觉一只手落在胸口,轻轻地抚摸,酥酥痒痒的,我赶紧握住张雨彤的手,不敢再让她乱动。



可我没想到的是,张雨彤居然直接翻身骑在我身上,这种姿势,让我不得不想到那些事情,脑子一乱,下意识就把张雨彤推下去,“彤姐,睡觉吧。”



半分钟内,张雨彤都坐着没动,而后她再次躺在床上,整晚都没有说一句话。



晚上我想了很多,当然不是我和张雨彤的事情,而是婷姐给我找工作的事情,我到底该不该去夜宴上班。



抛开我和婷姐的情感,她帮我找工作,也是为我好,就冲这我也不能让她失望。



可夜宴的老板是陈泽华,我总有种吃软饭的感觉。



第二天下午,我去夜宴酒吧报到,一个叫夏莉莉的女人带我上岗,三十岁左右,是ktv部的经理。



第一次见面,人倒是挺不错的,对我还算热情。安排完我的工作,夏莉莉就走了,我正式工作。



晚上天刚黑下来,婷姐和陈泽华就来了,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关系很暧昧。



我心里不爽,假装没看到他们,也没打招呼。陈泽华却笑着走过来,说道:“小飞,以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就去找夏经理,我会给她打声招呼,让她照看你,当然你也可以直接来找我,都行。”



当时旁边还有几个同事,他们听到陈泽华这样说,忍不住将目光看过来,包罗万象,特别复杂。



我淡淡地嗯了一声。



见状,陈泽华也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便对婷姐说:“婷婷,我先去包厢里,你等会自己过去。”



陈泽华走后,婷姐说:“小飞,以后他跟你说事情的时候,你态度好点儿,他毕竟是老板,你不能让他没有面子,你说是不是?”



我哼道,我的态度已经算不错了。



婷姐紧蹙眉头,欲言又止,最后掉头走了。



旁边几个同事小声议论起来,说原来这小子是走后门进来的,难怪夏经理都对他那么客气。



我总觉得这些话有点刺耳,好像我占了陈泽华便宜似的。



时间不久,酒吧里来了几个年轻人,点了包厢,正好轮到我服务。这几个年轻人都在25岁左右,三男两女,一个青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别人叫他刘哥,有点奉迎他的意思,应该有点背景。



两个女孩长得都不错,可奇怪的是,她们俩都是刘哥带来的,关系暧昧,坐进包厢就搂搂抱抱,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愣什么,倒酒啊。”刘哥瞥了眼我,“你新来的吧,这么不懂规矩?”



我赶紧走过去倒酒,笑着说:“哥,我第一天上班。”



“难怪我看你这么面生,我给你讲,在这里上班,得有眼力见,人也得机灵点儿,像你这种木头似的,早晚得滚蛋。倒酒。”刘哥说。



我则呵呵赔笑,一边给他们倒酒,没想到的,给刘哥右边那个女人倒酒时,她正好想拿话筒,两只手撞在一起,酒忽然洒在那女人的大腿上面。



女人穿的是短裙,美腿裸露着,这下子可不得了了,女人一声尖叫,怒斥道:“混蛋,你眼瞎呀!”



“莹莹,没事吧?”刘哥眉头一紧,抬手就扇了我一巴掌,喝道:“草泥马的,你会不会倒酒!我看你是不想干了!把酒给我舔干净,不然你死定了!”说话的时候,指着莹莹的大腿。



脸火烫,可我还得赔笑道:“哥,姐,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擦干净。” 



“擦你麻痹啊,听不懂老子说的话嘛,老子让你舔!”刘哥义愤填膺地说。



擦可以,舔老子做不到!



再说她明明看到我在倒酒,还碰我的手,这事能赖我嘛。



我站着不动,激怒了刘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重重的一拳落在我脸上,顿时我就头晕目眩起来。刘哥不肯罢休,连续几脚踹在我肚子上,我连退数步后,而后倒在外面的走廊里。



刘哥追出来掐住我脖子,双目圆睁道:“小子,我看你是存心找打!”



这时,经理夏莉莉正好看到了,急冲冲地走过来说:“刘少,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刘哥说:“夏经理,你来的正好,这小子是新来的吧,太不懂规矩了,故意把酒洒在我朋友的腿上,这种人怎么能当服务生,今天必须开除他!” 

我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又刚踏入社会,受不了任何诬陷,我急忙解释说:“夏经理,我不是故意的。”



夏莉莉簇起眉头,看了看我,末了对刘哥说:“刘少,叶飞是陈总亲自介绍过来的,您看这事,要不就算了吧?”



“算了?我他妈不答应!我舅呢?我要亲自问问他,这小子跟他是什么关系!”刘哥拽着我的衣领,一副嚣张跋扈的嘴脸说:“你给我站起来,别他妈装孙子!”



这时,我才隐隐明白,刘哥和陈泽华的关系,原来陈泽华是他的舅舅,难怪他这么嚣张跋扈。



夏莉莉说:“陈总在502包厢,我去叫他过来?”



刘哥摆手说:“不用了,我去找他。”说完拽着我就走,让那个叫莹莹的女人也过去,路上对我说,叶飞是吧,今天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很快,我被拽到502包厢外面,刘哥直接推开门说道:“老舅,这就是你招的人?”



这是一间豪华包厢,里面坐着七八个人,大多都是中年人,穿得周正,气质不俗。我仔细一看,发现婷姐也坐在陈泽华身边,露出一张淡淡的笑脸。



刘哥忽然闯进去,使得里面的人都是一愣,说话声也戛然而止。



陈泽华也皱起眉头,问道:“小军,咋回事?你打了叶飞?”



刚才脸上挨了一拳,此时嘴角还残留着血丝,见状,婷姐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殆尽,紧接着便露出担忧的神色,起身走过来说:“小飞,你没事儿吧,到底咋回事呀?”



我见她走来,忍不住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刘军指着我说道:“老舅,我带朋友过来玩,这小子居然故意往我朋友身上倒酒,我就出手教训教训他,给他长长记性。”说完把莹莹拉到身边,指着湿漉漉的大腿说,你们看,腿上全都是酒。



陈泽华眉头深皱,沉吟片刻说:“小军,叶飞第一天上班,工作中难免会出现差错,你着实不应该动手打人。”



我说陈总,我不是故意的,我斟酒的时候,是她的手碰了我的手,酒才洒到她身上。



“草,你他妈还敢嘴硬,老子打不死你!”刘军气得暴跳如雷,飞身一脚,直接踹在我肚子上。



顿时间,内脏都生生扭痛起来,呼吸都特别困难。



被连续殴打,我的怒火也上来了,刚才不还手,是因为刘军是客人,我礼让他三分,可现在我实在忍不住了,大不了老子不要这份工作。



想到这,我就全身鼓劲,想扑上去教训刘军。



婷姐却一把将我拽住,紧蹙眉头道:“小飞,你冷静点,不能动手打人。”



嗬!



我冷笑着,指着刘军说:“凭什么他能打我,我就不能还手?!我被打是应该的,我打他就不可以,凭什么啊?!”



婷姐急忙说:“小飞,别说了,你把酒洒在人家身上,就是你不对,快和人家道歉。”



道歉?!我他妈被打了,还得给他赔礼道歉?!



心里像刀扎似的,委屈、心痛、失望,一瞬间各种心情充斥着,难受至极。



以前,婷姐是那么的袒护我,即便我撞见张雨彤上厕所,婷姐也尽量帮我说话。可现在呢,就算我被打了,她还拦着我,不让我报仇。差距真是太明显了。



我情绪失控,咆哮道:“你告诉我,我为什么向他道歉?是打我让他手疼了,所以我要道歉吗?!我应该自己打自己,这样你就满意了?!刘婷,你想讨好别人我管不着,但你别拿我当陪葬品!”



我发泄一通,心里舒坦多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这份工作,老子不要也罢!



“小飞,小飞,你等等……”



身后传来婷姐的呼喊,可我假装没听见,毅然决然地走了。



我原以为婷姐和陈泽华在一起,是故意气我的,可今晚我才明白,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她是真心想和陈泽华在一起,至于出发点,我敢肯定她不是真心喜欢陈泽华。



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



心里难受得很,随后我就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喝闷酒,越难受越想喝,越喝越难受,最后喝高了,走路都有点飘。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但婷姐和张雨彤都没有睡觉,两女坐在沙发上,气氛也有点尴尬。



见我踉跄着走进去,婷姐急忙过来扶着我,面露担忧和歉意,说小飞,婷姐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好吗?



我猛地甩开她的手,看都没看她一眼,走到沙发前面坐下来。



张雨彤倒了一杯糖水递给我,我一口气喝了。



“小飞,事情我都听说了,婷婷当时拦着你,也是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你就别埋怨她了。”张雨彤说。



我冷哼道:“彤姐,你别说了,我心里有数,谁让我没钱没势没本事呢,打我的那人是陈总的外甥,打我是应该的。”



婷姐听到这话,眉头顿时一紧,美眸也闪动起来,歉意地说:“小飞,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我饶了下手说,别,你没做错,用不着跟我道歉,我现在是不是你和陈泽华谈恋爱的负担?是的话就说出来,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你也用不着让别人知道你是我婷姐,从今往后还是做陌生人吧,我明天就搬出去住。



既然已经招人家讨厌了,我还有什么脸赖在这里不走?!



“小飞……”婷姐的眼睛悄然间泛红。



张雨彤忽然打断她的话:“婷婷,小飞喝多了,你先去休息吧,等明天酒醒了,再和他说。放心,没事的,我照顾他。”



婷姐看了看我,最后深吸口气,转身去了卧室。



酒劲全部上来了,没多久我就失去了意识,等我醒来时,已经到了次日上午十点多,头晕得厉害,缓了一阵我才起来。



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婷姐和张雨彤都去上班了,洗了个澡,我就收拾东西,昨晚牛皮已经吹出去了,不走也得走。



结果,就在我拖着行李准备离开时,门忽然开了,接着婷姐和陈泽华走了进来。

陈泽华穿着西裤衬衣,身体笔直,将中年男性的魅力全都展现出来。手里提着一盒奶和几袋水果,看到我就露出笑容,说:“叶飞,我是为昨天的事情,专程来给你道歉的。不瞒你说,小军从小就那副臭脾气,谁说都不听,长大还这样,我们都很头疼。昨晚你走后,我狠狠地训了他一顿,我相信以后他再见到你,肯定不敢再乱来了。”



陈泽华事业有成,为人处事方面,也足够圆滑通达,我就是心里有气,也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再说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我似乎一夜间成熟了许多,踏入社会,谁会管你委屈不委屈,别人看重的,只是你有没有钱,有没有背景,如果没有,即便你被别人打死,也没有人可怜你。



这,就是现实社会。



我说陈总,昨晚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哪能让你赔礼道歉,还麻烦你大老远跑一趟,太不好意思了。



陈泽华将东西放下来,笑着说:“叶飞,你虽然比刘军年轻几岁,可你比他懂事多了。只要你心里不记恨他就好,我麻烦不麻烦,都是次要的。”



说到这,陈泽华看了看我手里的行李箱,又问:“你这是?”



这时,婷姐也凝眉看着我。



我说:“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我想换个环境。陈总,那你们聊,我就先走了。”然后拖着箱子就往出走,婷姐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没影了。



“叶飞,等等。”陈泽华忽然叫住我,“看来你心里还记恨昨晚的事情呀,这也不能怪你,换做是我,我也过不去这道坎。叶飞,其实我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夜宴酒吧ktv部还缺个领班,虽然是个小职位,但却少不了,我想来想去,决定让你当这个领班,你看可以吗?”



让我当领班?



我愣了下,淡笑道:“陈总,这算对我的补偿吗?”



陈泽华愣住了,显然没料到我会把事情说破,几秒后,笑着点头说:“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我比较看中你这孩子,年轻人嘛,就应该多给点机会。叶飞,你不会不答应吧?”



我沉吟不语,目光滑过婷姐的脸,看到的是一双充满复杂味道的眼睛,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拨弄了下,有一丝隐隐作痛。



我说:“陈总,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拒绝呢,我在这里先谢过陈总了。”



首先我需要一份工作,再者我想看看,婷姐和陈泽华最后能走到哪种地步,所以我答应了,至于面子什么的,对一个没钱活下去的人来说,重要吗?



陈泽华点头说:“好,这样最好不过。那你先休息几天,等伤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去上班。”



我说不用了,今晚我就去。



后来我依然拖着箱子走了,自己找了一间便宜的房子。



下午六点多,我去了夜宴酒吧,夏莉莉召集所有服务生,当众宣布了我当领班的消息。末了等服务生散尽后,夏莉莉笑着看着我说:“二十岁就当上领班,前途似锦呀,咯咯。”



夏莉莉穿着黑色的短裙装,美腿穿着肉色丝袜,打眼一看就像没穿似的。臀部微微上翘,丰满中不失弹性,腰肢纤细,胸部又特别饱满,将白色的衬衣撑得高高的。



说话间,她笑眯眯地看着我,眼睛好像具有灵魂似的,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赶紧摆手说:“夏经理,您就别调侃我了,以后还望夏经理多多关照才是。”



夏莉莉说:“我只不过是陈总手下的一名员工而已,哪有能力关照你呀,不过工作上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相互交流交流。现在时间还早,要不去喝两杯?”



我昨晚喝高了,现在闻到酒味就有些作呕,只好笑着谢过。



“那行,以后有机会再喝。”说完,夏莉莉扭着性感的屁股走了,看着她那丰满的身体,我居然有种原始上的冲动。



晚上八点多,酒吧迎来了客流的高潮期,几乎所有包厢都坐满了。



不久,一个叫李兵的服务生过来说,有桌客人找我,让我过去一下。走进包厢,我才看到是昨晚动手打我的刘军,这家伙怀里搂着一个女人,正是叫莹莹的那个女人。



除此之外,还有两三个陌生青年,打扮得比较另类,酷似前些年大火的非主流。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睁,看到是刘军找我,气就不打一处来,说:“几位,有什么吩咐?”



刘军扔掉烟头,一巴掌拍在莹莹的屁股上,说:“去,给飞哥道歉。”



听到这话,我诧异地皱了皱眉,给我道歉,这个刘军到底想干什么?



莹莹扭扭捏捏地走过来,看着我说:“飞哥,昨晚是我错怪你了,我给你道歉,对不起。”莹莹化着淡妆,穿着吊带和短裤,将火辣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面无表情地说:“用不着,只要以后别再给我找麻烦,我就烧高香了。没其他事的话,我先出去了。”说着,我就准备走。



哪想到,莹莹忽然抓住我一只手,歉意的说:“飞哥,你得陪我喝杯酒,不然就说明你还记恨我。”



刘军也站了起来,给那两三个社会青年介绍说,这位就是我跟你们提起的叶飞兄弟,以后但凡叶飞有什么麻烦,哥几个都得想尽一切办法帮忙。



刘军的话,让我更加迷糊了,这家伙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叶飞,你就坐下来,陪哥几个喝几杯吧,我觉得你这人不错,没准咱以后还能成为好兄弟。”说话间,刘军就过来拉我,还说如果领导怪罪我喝酒,就说是他刘军的意思。



我推辞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了几杯,末了莹莹点了首歌唱起来,我忍不住问刘军,是不是陈泽华让他来给我道歉的,刘军冲我一笑,说道:“舅舅倒是说过,不过我来找你也不全是因为我舅。叶飞,昨晚和我老舅一起的那个漂亮女人,是你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新文章

他蓄谋已久1v1*与子乱小说目录伦

风云人物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赵铁柱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