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非得已磨铁 不甚了了*性姿势48个动图

“真是一个骚货!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吧!”

 





张大龙骂了一声,似乎这会儿把裤子给脱了。





“当然满意,快点嘛,来嘛!”吴丽珍兴奋的一笑,紧接着,两个人就好像勾搭在了一起。





虽然我嫂子让我蹲下去,但现在他们进入正题了,我咋能不看看?





于是,我就抬起了头,看向了吴丽珍和张大龙,只见他们两具白花花的身体缠绵在了一起,看样子马上就要开战。





嫂子看到我往那里看,想阻止,但又想到我就是瞎子啥也看不到,就没有阻止。





这时她脸色红了起来,眼睛竟然紧紧盯着吴丽珍和张大龙他们,好像非常想看。





“嘿嘿,丽珍,你说我来的是时候不?!”





张大龙色色的笑着,不断亲吻着吴丽珍的脸。





“当然是时候啊,我男人走了那么久,人家想要的不得了了。”吴丽珍闭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





“嘿嘿,那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哼,你那点本事,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快点,万一有人来了。”





“来人咋啦?我爹是村长,我还能怕谁?”





张大龙说着,把吴丽珍推倒在地。





“别得瑟了,快点吧!被人看到不好。”吴丽珍很是着急的说道。





“哈哈…弄死你个欠弄得货!”张大龙见吴丽珍那么想要,就立马蹲在了她的两腿之间,那样子马上开战。





虽然我心里骂这对狗男女,但我还是非常期待看他们表演的,昨晚欣赏了嫂子的身体,今天又有福利了。





关键是,嫂子也跟着我一起看呢,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嫂子,他们在干什么呀?”我故意轻声问道。





“他、他们在玩游戏。”嫂子的脸红通通的。

与此同时,我看见张大龙扛上吴丽珍的两腿,就像推土机一样推了过去,吴丽珍立马就叫了起来。





起初,吴丽珍还用手捂着嘴生怕谁听到,但随着张大龙弄了几下以后,她就松开了,开始还叫了起来,后来她就开始求张大龙用力了。





这时,我又看了一眼嫂子,发现她的手已经伸到她两腿间了,脸上的表情和是昨晚跟哥办事儿一样。





显然嫂子看到别人做,就想要了,不由自主的自己弄了起来。





我眼睛瞅着张大龙和吴丽珍,再看着嫂子在我身边这样搞,下面的反应越发的大。





不过了几分钟,张大龙发出一声沉闷的吼声,就趴在吴丽珍身上不动了。





“真没用,这么快!”吴丽珍咕咙了一句。





“休息一会,再来呗!”张大龙讪笑道。





我看见嫂子的脸完全红透了,眼神很迷离,整个身子都在发抖,那只手也终于停了下来。





“金水,我们走,轻点!”嫂子牵住了我。





我们悄悄的从玉米地里钻了出来,上了小路。





“嫂子,他们倒底在玩什么游戏呀?”我继续刺激着嫂子。





“金水,你以后结婚了就明白了。”嫂子敷衍我,她当然不可能告诉我,她看见了什么。





“对了,不要把这事儿给别人说。”她叮嘱道。





“哦,知道了。”





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嫂子是个欲望很强烈的女人,可我哥根本满足不了她!而现在我哥一走就是一年,她怎么熬得过来呢?





刚才,她偷看了张大龙和吴丽珍办事,肯定受到很大的刺激了吧?





也许,我还真有机会代替我哥和她办事儿。





吃晚饭的时候,我妈说道:“晓慧啊,你和金水下午在地里也干了活,出了一身汗,待会一起去洗个澡吧!”





“啊,妈,我和金水一起洗?”嫂子吃了一惊。





我妈一瞪眼,“金水又看不见,你有什么害羞的?他一个瞎子,洗澡不方便,以前都是我帮他搓背的。你不是答应天赐,要照顾金水吗?”





我一听,乐了,真是亲妈,这摆明了是在给我们创造条件啊!





说实话,我哥都答应我和嫂子好,我心里真没有什么顾虑了,只要嫂子同意,我立马扑上去!





我嘴里假装说道:“妈,不用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





“嫂子又不是外人,那卫生间铺着瓷砖,容易打滑,你已经瞎了,要是再出个什么意外,我们老汪家就要断后了呀!那我真的不想活了呀!”我妈捶胸顿足的嚎丧道。





我暗暗好笑,没看出来,我妈还是个戏精。





那卫生间我都用了二年多了,轻车熟路,怎么可能打滑?





嫂子显然被我妈唬住了,只好期期艾艾的说道:“那好嘛,我跟金水一起洗。那卫生间的门坏了,我待会先把它弄好。”





我妈马上笑了,“这就对了嘛,关起门来就是一家人,洗澡的时候,把院门拴好,没事儿!”





吃完饭,嫂子就去修门,我就坐在院子里用手机听歌,心里很是期待。





我决定待会动作大点,试探一下嫂子的反应。





嫂子今天下午撞见了张大龙和吴丽珍的好事,肯定受到很大的刺激。





我听我那发小说过,女人一旦尝到了那滋味,就回不了头,何况嫂子结婚俩年多了,现在哥一走,她肯定空虚难耐啊!





过了一会儿,我就看见嫂子端着脸盆,穿了一件睡衣从里屋走出来,胸前鼓鼓的。





显然,她里面是空的。

不过,这也正常,村子里的女人在夏天的时候都不爱戴罩罩,何况这是在自己家里,反正我也看不见。





“金水,我去洗澡了,你自己进来吧!”





“嫂子,不方便的话,我们还是各洗各的。”我口是心非的说道。





“没事儿,反正你也看不见。”





我起身回了屋,就穿了一条裤杈走出去。





院门已经栓好了。





这时,我眼角的余光看到我妈站在堂屋门口,抿着嘴笑。





卫生间里面有‘哗哗’的水声。





“嫂子,我进来了。”我说道。





“进来吧,门没有栓。”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摸索’着把门栓上。





里面水气很大,嫂子整个人都笼罩在水气中,看得模模糊糊的,尽管这样,我下面还是有了反应,赶紧侧着身子。“金水,你先等下。”





“好的,嫂子!”我侧站着,脱了裤子,摸索着挂在墙上,然后,瞟着她的身子。





嫂子把水关了,开始用香皂擦着身子。





她那完美的身材就那么一览无遗的在我眼前摆动着,由于没有生育,她胸前的两点嫣红那么小,腹部又是那么平坦,比村里那些生过娃儿的娘们强多了。





我心里躁热起来,手足无措。





当她弯腰的时候,那白花花的屁股看得我直咽口水,血液直往脑门上冲!





我真想拉开门逃出去,因为再看下去,我就要露馅了呀!





就在这时,嫂子伸过手来,拉住了我,我全身一个哆嗦。





“金水,别紧张,在嫂子眼里,你就是一个孩子。来,先冲一下,然后给你擦香皂。”









“妈,你问这个干啥呀?”





“我不是担心她敷衍我嘛!”我妈说道,“你说实话,那地方抹了没?”





“抹了!”我没好气的说道,“弄得我难堪死了。妈,以后别让嫂子帮我了,我自己可以。”





我承认,我喜欢偷看嫂子,但是我不想让嫂子发现我的窘态。





“切,你这小子还不识好歹呢!”我妈笑道,“其实,妈这样做,是有目的的!”





我这才回过味来了,“啥目的?”我继续装傻。





“下午的时候,你不是听到了吗,你哥身体有毛病,生不了孩子。可老汪家不能断了香火啊!所以,我们就寻思着让你代替你哥,跟你嫂子给老汪家传宗接代!”





“啊?”我假装大吃一惊。

“啊什么啊,这事儿你哥也同意了。”





“我哥怎么能同意呢?”我的确佩服我哥,换作我是不可能的。





我妈眼睛一瞪,“难道你妈还骗你不成?他不同意,我们能乱来?这是你哥孝敬,分得清礼数!”





“那、那嫂子呢,她同意吗?”我假惺惺问道。





“唉,现在就是卡在你嫂子这里了。”我妈叹了一口气,你嫂子念过书,有文化,对这事儿有抵触。”





“那不就是不成了呗?”





“听你的意思,你同意和你嫂子,对吧?”我妈笑眯眯的说道。





“妈,我不同意,行不行嘛?这事儿由得了我嘛?”我一副无奈的表情。





我妈敲了一下我的脑袋,“你个臭小子,经常画地图,把个裤头弄得湿哒哒的,妈还不知道你想女人?”





我脸上一红,几年前,我就开始跑马了。





“你嫂子不同意,我也能理解,但这事儿终究要解决呀!你哥现在走了,一走就是一年,我们要掐着日子让你嫂子的肚子大起来呀!若不然,就露馅了呀!”





“妈,嫂子不同意,我们也不能硬来呀,是不是?”





我妈笑眯眯说道,“你嫂子的确是个正经女人,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但妈看得出来,她的身子很敏感,腰部细得像杨柳,屁股大而结实,这就是俗话说的‘水蛇腰’,这种女人骨子里最骚。”





“妈,你这个都知道?”我惊讶不已,我只听说女人屁股大,好生娃,真不知道水蛇腰的女人欲望强。





“你哥跟你嫂谈恋爱时,把你嫂子的照片寄了回来,我和你爸就找了算命先生看了。算命先生还说了,你嫂子眉毛浓密,嘴唇厚实,两眼看上去水汪汪,这种女人欲望强!”





“妈,你说来说去,嫂子不同意,也不行呀!”





“傻小子,你咋个听不明白?妈说你嫂子欲望强,就是说,她离不了男人!现在,你哥走了,这时间一长,她哪受得了?就算她嘴里说不要,她身子受不了啊!





所以,妈不就是让她跟你一起洗澡?你的身子长得像个小牛犊似的,本钱也不小,她看了肯定馋得慌啊!这么刺激她几次,保管她自己都要张开大腿!”我妈贼笑道。





“啊,妈,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我苦笑了一下。





好吧,我不得不佩服姜是老的辣!





正说着,我听到了脚步声,“妈,好像嫂子来了。”





我妈站起来一看,“是她。”然后,她提高了音量,“金水啊,嫂子对你这么好,你以后要好好对嫂子啊!”





“知道了,妈!”





刚说完,嫂子就走了进来。





“妈,你也在啊!”





嫂子端着面盆,头发湿漉漉的,好像出水的芙蓉。





仔细看,嫂子还真是水蛇腰呢,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媚得出水。





“天热,睡不着,跟金水唠叨唠叨,你找金水有事吗?”我妈笑眯眯说的。





要是嫂子知道刚才我妈在教我如何刺激她,把她弄上床,估计嫂子会吐血。





“也、也没什么事儿,就是看见屋里灯亮着,过来看看。”嫂子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妈说道:“晓慧,都是一家人,你有啥话就直说。”





嫂子这才说道:“其实,我肠胃一直不好,这会儿肚子有点不舒服,以前听说中医按摩可以缓解,我就想来问问金水,能不能帮我按按?”





我妈一听,笑了,“哎呀,这个有什么难的,金水他会呀!金水,给你嫂子好好按按。”





“好呀,嫂子。”我咧嘴笑道。





“那金水,等我回屋把头发吹干,再过来。”





我妈说道:“晓慧,金水这个屋子不隔音,还是让他去你屋里,这样保险些。”





“那、那好吧,金水你待会过来吧!”嫂子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我妈笑了,“待会使劲给她按,她身子敏感,会受不了的!”





我咧嘴傻笑起来。





过了十几分钟,我就去了嫂子的屋里。





嫂子的门虚掩着,我一推就开了。





嫂子正坐着看电视呢,穿着之前的睡衣,那睡衣开口很低,里面什么都没有,所以,里面的风光很容易落在眼里。





“嫂子,在看电视啊!”





“是啊,金水,我头发快干了,你等下。”嫂子走过来,把门栓上,然后把我拉到床边坐下。





我的目光落在嫂子的睡衣里,虽然刚才洗澡时已经释放了一次,但我下面又蠢蠢欲动了。





没办法,嫂子太勾人了。





“嫂子,要不,我给你按摩吧?你躺下就行了。”我急不可耐的说道。





既然我哥都同意我和嫂子那样,我心里也没有什么负罪感了,照我妈的意思,这样还能拉近我和嫂子的距离。





“金水,你先跟我说,刚才妈在你屋头和你说了什么?”嫂子的目光变得警觉起来。





我呐呐的说道:“没说啥呀,就是说嫂子对我好,我也要对嫂子好。”





“金水,你不要骗我,妈肯定还和你说了其它话。”





在嫂子明亮的目光中,我心虚的低下头,“嫂子,我妈,妈说了,你和我哥不能生娃儿,我哥同意让我代替他,和你,和你——”我的声音低的自己都听不见了。





“金水,那你同意了没有?”嫂子的声音有些急切。





我低着头说道:“我哥真的同意了吗?”





“我打电话问了,他真的同意了。”嫂子的声音很轻,充满了无奈和不甘。





“嫂子,妈说,你还没同意,所以,所以我同意了也没有用,是不是?”





“金水,你、想和嫂子——”

“嫂子,如果我不同意的话,我妈肯定会让你和其它的男人那样,我、我想那样的话,还、还不如我、我和嫂子,好、好歹也是老汪家的种不是?”我低着头说着,看见嫂子用手搅着自己的衣角。





我想,她的心肯定很乱。





她也应该明白,与其和其它男人玩,不如跟我玩。





嫂子叹了口气,“金水,我知道,我和你哥生不出娃儿,对不起老汪家,可、可嫂子过不了自己这道坎,金水,你理解嫂子不?”





“嫂子,你别急啊,反正你不同意,我又不会强迫你,我、我一个瞎子,我还能对你用强啊?”





嫂子‘扑哧’一下笑了,“对呀,我不愿意,你也拿我没办法。可是,不急也不行,你哥现在走了,如果时间上对不上,别人也会怀疑的。”





“那、那咋办呀?”我抬起头来,看见嫂子的脸都红了。





“唉,你先给我按摩吧!”嫂子说着,就躺了下去。





“嫂子,这个中医按摩讲究按穴,你穿着衣服,我按穴不准,要不,你把衣服脱了?”





“金水,嫂子看出来了,你人小鬼大,是真想和嫂子弄了。”





“不是,是,是刚才洗澡时,我碰着嫂子了,然后,我、我才明白那种感觉。”我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明白什么呀?”嫂子白了我一眼,“你会做那事儿嘛?”





我摸了摸脑袋,傻笑道:“不会。”





“莫说你看不见,就是你哥,当初他也笨得像头猪!”





“嫂子,你脱了没有呀?”看着嫂子睡衣下露出的大腿,我心里躁动不已。





嫂子坐了起来,把睡衣脱了,但里面却穿了一条小裤头!





“金水,我可说了,嫂子没同意,你不要乱摸!”嫂子说着,俯躺了下去,“先给我按按腰,感觉好酸。”





看着她翘起的臀部。





我伸出手就摸到了她身上!





虽然隔着小裤头,但还是弹性十足。





“金水,你摸错了。”嫂子羞涩的说道。





我的手往上面移了移,摸到了她的腰,开始按了起来。





几分钟过后,我让她正面躺着。





嫂子的腹部没有一丝赘肉,平坦而结实!





在腹部按了几分钟之后,嫂子的表情很惬意。





可我却很痛苦,下面涨得厉害,感觉能把裤杈弄破。





“嫂子,我下面按的几个穴位,有点敏感,我给你说一声。”





“你按吧,没关系。”嫂子羞羞答答的说道。





我看到她的表情中还有一丝期待。





于是,我准备按气海穴。





此穴在脐下一寸半。





我的手指往下滑,然后碰到了她的裤头。





“嫂子,能不能把你裤头往下移一点,挡住穴位了。”





嫂子的脸红了一下,还是把裤头往下扯了扯。





不得不说,嫂子身材真的很好!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这对我来说,真是折磨啊!





嫂子已经闭上眼睛,在尽情享受了!





她脸颊绯红,嘴唇微张,嘴里发出似有似无的声音。





然后,小裤头上就有了地图。





我的头凑得更近了,已经闻到那里散出来的那种令人亢奋的气味!





我好想扑上去啊,来个策马扬鞭!





但没有嫂子的允许,我还是不敢的。不过,现在我有大把的时间跟嫂子相处,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同意呢?





“啊,金水,好舒服啊,感觉小腹暖洋洋的。”





嫂子抿着嘴唇,很是享受。





她的身体慢慢的在床上扭动起来,我看见她敏感的身子越来越……





“别停,金水——”





但这个时候,我却停了下来。





在按摩的过程中,嫂子的身体时不时的摩擦着我的那里,我那里已经高高的顶起了,涨得难受。





嫂子睁开眼睛,“金水,你怎么停下来了?”





然后,她下一秒就看到我那隆起的裤档了。





“嫂子,我、我难受——”我结巴的说道。





嫂子坐起来,一把就抓住了我的那个地方!

我顿时打了个激灵,全身触电似的!

“嫂子,你、你干啥呀?”我感觉我随时都要爆发了!

嫂子的眼神很迷离,“金水,你、你这个好呀,比你哥大多了。”

“嫂子,你、你快松手呀!我、我——”

嫂子笑了一下,那一笑,与白天的笑容不一样,让人心神荡漾,那绝对不是一个正经女人的笑容。

嫂子坐在了床沿边,“金水,你想不想跟嫂子睡?”

我点了点头,马上又摇头,“嫂子,我说了,你不愿意,我、我不会乱来的。”

嫂子拨开我的双手,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那个地方。

“你哥要是有你这么大就好了。”嫂子媚眼如丝,那只手轻轻的滑动。

“嫂子,别摸了,再摸就要那个了。”我失声叫道。

我感觉全身都要爆炸了。

我上前一步就把嫂子推倒在床上,然后压在她身上,我感觉全身一阵痉挛,然后就那个了。

我无力的趴在嫂子身上,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我的脸贴着嫂子的脸,感觉她的脸发烫,胸脯剧烈的起伏。

“嫂子,对、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了了。”我喘着气从她身上爬起来,才发现她的双腿紧紧缠着我……

嫂子红着脸松开腿,“金水,你把嫂子的衣服都弄脏了。”

“才洗了澡,又弄脏了。”嫂子下了床,然后弯腰把衣服脱了。

看到她撅起的屁股近在咫尺,我下面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

“嫂子,你在干嘛?”我装模作样问着,上前了一步,直接贴在了她的身上。

“哎呀!”嫂子被我扑倒在床上,她回头一看,惊讶得合不拢嘴,“金水,你、你怎么又起来了?”

“我、我也不知道呀,那种感觉又来了。”我厚颜无耻的说道。

“你的身体真的壮得像得牛呀!”嫂子目光痴迷。

我妈没有说错,嫂子应该是那种欲望强烈的女人,但偏偏我哥又不能满足她。

“嫂子,刚才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难怪,我听人说,男人和女人干那种事,会很舒服。嫂子,能不能再让我擦一擦。”我厚着脸皮说道。

“不行,金水,嫂子说过了,我身体敏感,你要是那样,我、我也控制不了的。”嫂子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床上缩。

“嫂子,求你了,再让我擦一擦,很快的。”我双手趴在床沿上,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嫂子是过来人,嫂子知道你、你这一次不会那么快了,算上洗澡那次,你现在是第三次了。”

嫂子的目光痴迷得盯着我,却摇着头。

我知道她一定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

我应该成功的激起了她的欲望,但她还在坚守着最后的良知。

“嫂子,我胀得厉害,就让我擦擦吧!”我死皮赖脸,也不退让。

“金水,嫂子用手帮你吧!”她最终没有妥协。

她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这次我坚持的时间的确有些长,直到嫂子说她手都酸了,我终于缴械投降。

而嫂子的表情却是非常难受。我释放了,她却没有。

“金水,你先回去吧!”嫂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哦!”我提上裤子,然后被嫂子牵到门口。

我出了门,走了几步,又折回来。

我从门缝中看到嫂子在用自己的手。

我想再看看,嫂子却把灯给关了!

然后,我就听到嫂子若有若无的叫唤声。

我捂着耳朵,赶紧离开了,再听下去,我又受不了了。

第二天,我心不在焉在的待在屋子里,满脑子都是嫂子白花花的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才会同意呢?

一整天,嫂子也没有露面。

吃中饭时,妈去屋里叫她,她也没有出来。

我妈对我说:“金水,你嫂子说,人不舒服,我叫她去卫生所看看,她也不想去。昨晚,你跟嫂子怎么样了,你不是给她按摩了吗?”

“我是给她按摩了呀!”我说道,“她哪里不舒服呀?”

“她没说,金水,你除了给你嫂子按摩了,还干啥了?”

“没、没干啥呀?”我吱吱唔唔的说道。

我妈放下碗,一下揪住我的耳朵,“你这小子,你屁股一撅,老娘就知道你是屙屎撒尿。快说,你是不是惹嫂子生气了?”

“没有呀,妈,我怎么会惹嫂子生气呢!”

我妈松开手,眨了眨眼睛,“你、你小子不会是把你嫂子睡了吧?”

“没、没有,差一点。”我涎着脸笑笑。

“啊,差一点?”我妈倒是吃了一惊,“你小子用强了?”

“没有,嫂子不同意,我肯定不会用强啊,再说,我一个瞎子,嫂子她要跑,我也没地方追呀!”我一脸无辜。

我妈笑了笑,“那倒是,那你怎么说差一点?”

“妈,我给嫂子按摩的时候,你不是让我刺激她吗,我就按了那些敏感的穴道。结果,嫂子真受不了了,一下把我裤头扒了下来。”

“啥,她主动扒了你裤头?”

“是啊,她扒得,然、然后她就摸我,我受不了,就、就跑马了。”我红着脸说道。

我妈笑得更欢了,“那后来呢?”

“后、后来,我又、又有反应了,我就厚着脸皮,想蹭蹭嫂子,嫂子没同意,最后用手帮了我。”

我妈一拍桌子,“哎呀,你嫂子这个都帮你做了,看来比我想象得要快。金水啊,你嫂子躲在屋里不出来,要么是不好意思见你,要么她一定在琢磨这事儿。”

“啥事啊?”

我妈拍了一下我脑袋,“就是让你跟她睡觉的事呗!昨晚她能帮你那样,她自己那一关估计过了一半!”

我妈这么一说,我自然高兴了。

吃过饭,我妈让我去小卖部打酱油。

我哼着歌儿出了门。

太热天的,外面也没有几个人。

我拄着盲杖,摸摸索索就来到小卖部门口。

然后,我就看到老板娘罗春花坐在店门口,正在旁若无人奶娃儿。

见我来了,她自然也不会避讳。

“金水,要买啥?”她招呼道。

我的目光落在她那又大又白又软的奶子上,那娃儿吮得正欢,我恨不得把他推开,自己奶上两口。

“春花嫂,我买一瓶酱油。”

“等下,我给你拿。”罗春花把娃儿放在摇篮里,站了起来,“金水,这两天没出门,跟你嫂子玩啊?”

“跟我嫂子玩什么呀?”

罗春花吃吃一笑,“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你哥出国了,你不正好帮你哥把你嫂子喂饱?你哥跟你嫂子都结婚两年了,你嫂子肚子都没有动静,怕是你哥不行吧?你正好帮忙呀!”

“春花嫂,你乱说什么!”

“你不喂你嫂子呀,自然有人喂!”

“喂什么呀?”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我一回头,看见了张大龙。

“给娃儿喂奶!”罗春花没好气的说道。

“给我也奶两口啊!”张大龙走向前,看四周无人,手就在罗春花的大屁股上狠狠捏了几把。

“去你的!”罗春花笑骂道。

妈蛋,真当我是瞎子呢!我是看出来了,这张大龙不仅勾搭吴丽珍,估计跟罗春花也有一腿。

这罗春花老公在县城打工,正好便宜了张大龙。

“喂,汪瞎子,你嫂子有没有让你吃她的奶呀?”张大龙嘻皮笑脸的说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骂了一句。

罗春花把酱油瓶塞到我手里,补了我

“谢谢!”

“丽珍姐,你的手艺真不错呢!”嫂子吃了一口菜,说道。

“嘻嘻,马马虎虎了,我爸是个厨子,我也跟着学了些。来,来,继续喝!”

我就心里想着,看你吴丽珍要闹什么幺蛾子!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巷子口遇到的张大龙,心里莫名的打了个冷战!

开始,我是以为他是要来找吴丽珍干破事,今天吴丽珍家里没人,不正是好机会?

但吴丽珍为什么反而留下嫂子吃饭?

她又往嫂子的酒杯里下药。

我感觉不妙了!这个药又是安眠药。

吴丽珍叫嫂子来她家按摩,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阴谋!

我看吴丽珍是要帮张大龙搞我嫂子!

只是他们没有料到,我会出现,所以,我的酒杯里也放了安眠药。

一想到这里,我的后背就开始冒冷汗!

MMP,吴丽珍,张大龙这对狗男女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我嫂子的主意!

可现在怎么办呢?

嫂子已经喝了酒,我怎么来阻止呢?

要是我把事情捅穿了,我这个假瞎子也暴露了啊!

装瞎子这段时间,不说偷看嫂子了,这村里能看的女人我都看了,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啊?

所以,我不能暴露我自己啊!

可是,我又如何救嫂子呢?

唉,善良的嫂子啊,真是不知人心险恶啊!

我没心情吃饭了,而嫂子的那杯酒已经在吴丽珍的热情之下全喝了!

而墨镜后面,当我的眼睛看到院子里的厨房时,眼睛一亮!

如果张大龙真要搞我嫂子,我有办法对付了。

关键就是要需要一个机会!

正想着,嫂子突然说道:“丽珍姐,你这酒是多少度啊,我感觉好晕啊,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

显然,安眠药起效果了。

“看来你还真喝不得酒呢!”吴丽珍笑了笑,“没关系,要是犯困就在我床上躺会了。”

然后,她就起身搀扶嫂子,同时看向我。

我马上说道:“丽珍嫂子,我也晕啊!”

“没事儿,没事儿,你们睡一觉就好了,我扶你去床上躺着。”吴丽珍说着,就扶着嫂子去了卧室。

等她出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把头搁在桌子上了。

“金水?金水?”

她连叫了我两声,又推搡了我几下。

我自然装着睡过去了。

“嘻嘻,行了!”

透过手指缝,我看她得意的一笑,然后就跑到院门口,拉开门,冲着外面招手!

然后,一个身影闪进院子里。

果然就是张大龙!

我心里有些紧张,担心我的计划会失败。

如果真的那样,就算在村里混不下去了,我也绝不会让嫂子被他祸害!

两个人进了堂屋。

吴丽珍有些担心的说道:“大龙,这金水在这里,是不是有些麻烦?”

张大龙说道:“嘿嘿..金水来了更好呀,等我搞了他的嫂子,然后再他脱光了放在她旁边,到时,他们还以为是酒后乱性呢,根本就找不着我啊,哈哈…”

“你咋那么坏呢!也就你能想得出来!”吴丽珍吃笑道。

“哈哈,刚才我还担心到底咋处理干完以后的事,现在这个煞笔金水主动送上门来,可就不要怪我喽!”

吴丽珍捂着嘴笑,“这下你的目的达到喽。”

“哼,两年前,我看到他嫂子就想搞了,结果,他们那么快回了城,这下终于逮到机会了。妈的,我在外面等了这么久,出了一身的汗,我先去洗个澡,你去院门外看着,别让人进来!”

“那我的钱?”

“放心,事成之后我会给你!”

“那好吧,你快点!”吴丽珍说完,就快步出了堂屋,然后消失在院门外。

而张大龙就去了卫生间洗澡。

我就是担心张大龙直接搞嫂子,看来这家伙是准备好好享受一下啊,这时候我真恨不得拿把刀把他给剁了!不过现在机会来了!

我箭一般的窜出堂屋,飞快的钻进厨房里。

厨房的灶膛里还有暗火,旁边就是柴火堆。

我想到的办法就是在厨房里放火!

我直接用灶上的火柴就点燃了柴火堆,然后就跑出来,趴在桌子上继续装睡。

整个过程也就是一分钟左右。

柴火堆很快就燃了起来,不到二分钟,厨房里就黑烟直冒!

MMP,你们想搞我嫂子,我让你们先付出一点代价!此刻的我已经被“下药”迷倒了,不会有人怀疑是我放的火!

也就在这个时候,院门被撞开,吴丽珍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

很显然,她在外面放风,看到了院子里冒出的浓烟。

“妈呀,失火了!”

这个时候,张大龙正从卫生间出来,一看这个状况,表情就不好了。

“你快走,不然村里的人就要来了!”吴丽珍冲他叫道。

这个时候,自然救火要紧。

我看见张大龙脸都气青了。

他二话没说,赶紧就冲出了院子。

这时,整个院子都是浓烟!

“救火啊,救火啊!”吴丽珍大叫道。

很快,村民们都来救火了。

吴丽珍向他们解释,她请我和嫂子吃饭,我们喝碎了,她出门买东西,结果回来发现厨房失火,估计是灶膛子里的火星溅到柴火堆上了。

我妈听到消息赶了过来,在村民的帮助下,把我和嫂子带回家。

而事后,我听说,吴丽珍的厨房被烧了个精光。

MMP,活该!

张大龙做初一,那我就要做十五!

要是不收拾他,我肯定他还惦记着我嫂子。

但是,我肯定不能和他明面上斗啊,也斗不过他。

所以,我只能暗地里对付他。

他和吴丽珍有奸情,我可以从这个方面下手,把他们的丑事曝光,让他们在村里混不下去!

农村人最忌讳的就是搞破鞋,要是让吴丽珍的老公知道老婆偷人,他非宰了这对这狗男女不可!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自古以来,可是‘不共戴天’。除非吴丽珍的老公当王八,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有血性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村东头转悠,实际上是去玉米地蹲守。

那对狗男女一旦尝了腥,肯定是管不住嘴的。

他们两家平常都有人在,所以,最方便的地方还是玉米地里,只要动静不大,就算有人从小路上路过,也不会发觉。

而且,张大龙这个人比较嚣张,就喜欢祸害别人家的女人,享受这种快感,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着。

当然,这是个苦差事,但我只能守株待兔。

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看到张大龙从小路上来了!

他戴着草帽,背着背篓,急匆匆的走过来。

我赶紧钻进玉米地里,向他家的玉米地靠近。

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前面的动静。

我悄悄的接近,然后就看到前方十几米的位置,张大龙一边掰玉米,一边把玉米秆放倒。

几分钟之后,他就开辟出一个空地,然后从背篓里取出一张凉席,铺在了玉米秆上。

他一屁股坐下,一边擦汗,一边掏出手机。

此时,我跟他的距离不过五六米远,我是趁他掰玉米的时候,悄悄往前移动了。

说了几句话之后,他放下手机,又取出一瓶水喝着,然后就躺在凉席上,用衣服遮着脑袋休息。

我就拿出手机,打开摄影功能看下效果。

这些天,我玩手机也很麻溜了。

毕竟是盲人手机,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能看得出来人的样子,这就足够了。

于是,我耐心的等着。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有动静了。

张大龙也站了起来。

很快,一个人出现了。

果然是吴丽珍!

她戴着草帽,穿着连衣裙。

“嘿嘿,想了吧?”张大龙一把搂住女人,色笑道。

吴丽珍一把推开他,“想个屁,你还没有赔我的厨房!”

“草,我又没搞到林晓慧,赔个屁啊!”张大龙哼了一声。

“张大龙,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吴丽珍绷着脸:“老娘我冒着风险帮你干破事,厨房被烧了,你还不认帐了?”

“嘿嘿,认帐,认帐,我赔你一千块,怎么样?”张大龙嘻皮笑脸的说道,一只手又伸了过去。

吴丽珍拂开他的手,“不是一千块,是五千块!”

“哎,你厨房那些破东西值五千块?”

“是你答应要给我五千块的!”吴丽珍瞪了他一眼,“再说,老娘陪你睡觉不要钱?”

“你——”

“你不给钱是吧,那行,我走!”吴丽珍作势要走。

张大龙一把拉住她,“行,行,五千块就五千块,待会我给你转支付宝。”

“张大龙,你可不要耍赖,要是你不给我,以后咱们就一拍两散!”

“放心,我张大龙是什么人!绝不耍赖,不过,你还得帮我把林晓慧搞到手。”

“可以,反正她现在又不走,有的是机会,不过,价钱另算!”

“行,行!”张大龙贱笑道。

MMP,张大龙果然还想打我嫂子的主意。

“那现在我们可以做了吧?”张大龙一把搂住女人。

吴丽珍笑了一下,任由他搂着。

张大龙的一张嘴就在吴丽珍脸上拱着,然后一路向下,弄得吴丽珍‘咯咯’直笑。

这下,我开始拍摄了。

之所以之前没有拍,我就是担心把我嫂子卷进来,这样就容易暴露我,我只需要拍到动作戏就行了。

张大龙恶狠狠的扒下吴丽珍的肩带,直接露出了两只又白又软的胸脯,因为她还在哺乳期,所以,两团白肉涨鼓鼓的。

张大龙直接就咬住了一只!

吴丽珍像发情的猫儿一样叫了一声,整个人都滑倒在凉席上。

张大龙嘴里啃着,两只手也不闲着,揉捏着女人的身子。

我看得火起!

说实话,这些天跟着嫂子睡,真是太折磨我了,好几次我都想扑在嫂子身上,痛痛快快的做一回。

结果,最后都是在嫂子的手中爆发了。

此时,我竭力控制着自己,两只手稳稳的拿着手机,以免晃动。

我那个角度刚好是侧对着他们,所以,拍得比较清晰。

很快,张大龙就掀开了吴丽珍的裙子。

如我所料,里面是空的,女人没有穿小内内。

张大龙站起来脱了自己的大裤杈,露出那个与他身体不成比例的小钢炮。

而吴丽珍满脸通红,很自觉的张开了双腿。

张大龙蹲下去,扛起她的双腿,轻车熟路的就怂了起来。

吴丽珍开始还是小声哼哼着,但很快就浪叫起来。

这声音比动作更能诱惑我。

我下面也顶了起来。

说实话,论模样,吴丽珍比起村子里的其它已婚女人来说,还过得去,当然比起嫂子来,差了一大截。

嫂子那种白领气质更吸引我。

本来像嫂子这样的人跟我哥是八辈子打不到一根杆上,可阴差阳错的,我哥有一次从几个色狼手里救了嫂子之后,他们的命运就交织在一起了。

凉席上,一对狗男女忘情的做着,看得我眼馋馋的。

很快,张大龙就熄了火,没想到,吴丽珍居然用嘴凑了上去——

这让我开了眼界。

没多久,张大龙又威风了。

他们这一回换了个姿势,让我想起公狗和母狗了。

太阳底下,两个人大汗淋漓,干劲十足。

趁他们在兴头上,我悄悄的撤退了。

回到家里,我溜回自己房间,看着视频就撸了一把。

当我冷静下来之后,我要解决下一步的问题了。

现在我手上有了张大龙和吴丽珍偷情的视频,但是,要把它公布出来是一个问题。

要在不暴露我的前提下,如何让大家看到这个视频呢?

我总不能把手机扔在村子里,让别人捡到吧?

这是个盲人手机,一下就暴露我了。

正当我愁眉苦脸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小美打来的。

我赶紧接了电话。

原来小美睡午觉起来,她的脖子落了枕,叫我去帮她按摩一下。

于是,我给嫂子吱唔了一声,就拄着盲杖出了门。

没多久,我就来到王小美院门前。

她家是一幢三层高的小洋房,在村里是数一数二的,没办法,谁叫她家有钱呢?

光这院子都比其它人家大得多了,还是大铁门,可以开小汽车进出的。

我上前敲了门。

小门开了。

开门的竟然是张小凤,张大龙的妹妹。

她这几年在县城读书,只有假期才会回来。

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喝了酒,她对我不错,至少从来没有叫我‘瞎子’。

今天她穿着一袭白色的连衣裙,扎着两根粗黑油亮的大辫子,带着甜甜的笑,像极了邻家小妹。

作为村长的女儿,她从小也没吃苦,所以,那皮肤并不像村里其它女人那么黑,和王小美差不多白净。

我装模作样站在那里,“小美,是你吗?”

小凤一下笑了,“是我,金水!”

“是小凤啊,你也在啊!”我露出笑容。

“我刚来找小美玩,结果她脖子落了枕,就给你打电话了,然后叫我来接你。”

“哦,哦,她家里没有人吗?”

“没有,都出去了。”

小凤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我往里走,然后直接上了楼上。

我们走进其中一间房,应该是小美的卧室,马上感觉很凉爽,应该开着空调。

然后,我就看到了王小美。

她穿着一件睡衣坐在床边,正在看电视,她的脖子却是歪着的,果然是落了枕。

她的那件睡衣很短,下摆在膝盖上方,而领口又很低,当我走近的时候,我完全可以从上方看见领口内的风光。

她没有穿罩罩!

好白的两团!

我的呼吸一下就紧张起来!

虽然没有嫂子的大,但是比嫂子的更白,更坚挺!

“金水,快帮我按按,难受死了。”王小美一副痛楚的表情。

“让我先摸摸!”我伸出手来,先摸到了她的脸,滑滑的。

小美并没有介意,毕竟我是瞎子。

然后,我摸到了她的脖子。

“的确有点严重。”我说道。

“能治好吗?”小美急切的问道。

“当然可以,你找个椅子坐好,我从后面帮你按。”

于是,小凤搬了张椅子让小美坐上,我站在了她的后面。

这下,我看她的领口风光就更方便了。

真像两个白白的馒头啊!

“你轻一点啊,我怕疼!”

小美戚戚的说道。

“疼肯定是有一点的,你要忍住才行!”

我左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右手伸出姆指轻轻按着她的颈部,然后一边问她痛不痛,直到我找到最痛点,然后用拇指从该侧颈上方开始,直到肩背部为止,如此重复十分钟左右,她的脖子已经明显发热,已经渗出汗来。

其实落枕是由颈肌痉挛造成的,如此按摩之后,可使肌肉松弛而止痛。“现在感觉怎么样?”

“咦,还真的不痛了!”

说话间,我双手稍一用力,她的颈骨发出细微的脆响,随及脖子就复位了!

她叫了一声,跳了起来,然后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随及笑道:“哈,汪瞎子,还真有两手啊!”

“金水,你还真能干呢!”站在旁边的小凤也夸我。

“金水,来,剥瓜子。”小美把我拉到一边坐下,然后把一把瓜子放到我手里。

我剥了几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听小美对小凤说道:“小凤,我买了几套内衣,要不要看看?”

小凤一撇嘴,“内衣有什么好看的?”

小美笑了一下,“你肯定没有见过。”

“那就看看呗!”

于是,小美走到衣柜前,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捧出一大堆衣服堆在床上。

当小美拿起其中一件时,我的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那叫内衣吗?

那上面就一块,什么时候,内衣这么省了?

这几个晚上,我看嫂子换内衣时,从没见过这样节约布料的内衣。

我看到小凤的脸一下红了。

“小美,这怎么能穿啊?”她显得很吃惊。

“我就知道你不懂!”小美狡黠的一笑,“这叫‘丁字裤’,城里特别流行!”

说话间,小美瞟了我一眼,我一本正经的坐着磕瓜子。

我一个瞎子,她俩当我不存在。

“小美,这、这穿上去,不会勒着吗?”小凤羞羞的问道。

“不会,很有感觉。我穿上给你看看!”小美妩媚的一笑。

我看出来了,小美这一笑,和她刚才正儿八经的样子,那是判若两人!

虽然,她也才十八岁,可我听说,城里的女孩子特别开放,初中都开始恋爱,高中耍朋友的多的是,据说,高中想找个处女都难了!

然后,小美就旁若无人的脱了睡衣!

她果然只穿了一件小内内。

我还没回过味来,她的小内内也脱了。

顿时,一具美得令人窒息的少女胴体暴露在空气中!

虽然,她的胸没有嫂子的大,但是她的屁屁比嫂子的要挺翘,而且小腹更加结实,下面黑色的草丛乌黑发亮!

我感觉我的血液一部分冲上脑门,一部分冲向档部,我赶紧翘起了二郎,掩饰自己的窘态。

我想走又不舍得走。

嫂子我是没法睡了,但是要是能睡到小美,该多好啊!

“哎呀,小美,你的身材真不错呀!”小凤也略带羡慕的说道。

“我有空就去健身房锻炼。”

“原来这样啊,还是城里好呀!”

“没事儿,你进了城,也可以去锻炼,保准让男人见了眼馋!”

“去你的!”

然后,小美就穿上了那什么‘丁字裤’。

我一下就呆住了,感觉鼻血都要流出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新文章

他蓄谋已久1v1*与子乱小说目录伦

风云人物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赵铁柱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