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清晨 多吃肉*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我心里无比痒痒,就如同万千蚂蚁在爬动一般,恨不得现在就趴到她身上,和她一起做运动。



“雯馨,陈叔要开始给你做最正式的治疗了,你做好准备,如果疼的话,记得给我说,我马上停止。”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尽量用最温柔的声音,生怕被她发现什么异常。



高雯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两条美腿夹得更紧了,声音极其不平静的说:“好,陈叔,你,你开始吧……”



那洁白得如同碧玉一般的身子,每一寸仿若都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力,让我心痒的不行,我狠狠的点头:“好。”



说完,我就把手渐渐朝着她的两条美腿碰去,细腻的感觉让我心头更火热,因为那两条修长的双腿交叉得很紧,所以我没法动手,只好一只手捏着一条,想把她的大腿分开……

只是,她夹得很紧,我尝试了一下,都没办法分开它们,但我又怕激起她的反抗,只能轻声说:“雯馨,能松开一些吗?我知道你紧张,但过了这一次,以后就都能好了,为了彻底清楚病根,这回就忍忍,好吗?”



我像是在诱骗小姑娘似的,高雯馨很快就应了一声:“嗯……”



没有那么强烈的抵触,她主动把腿分开一些,那里的神秘,也没了一丝一毫的遮挡,完全展露在我眼前。



我死死的盯着,只觉得浑身都在发烫,终于能碰她那里了,那种感觉该有多美妙啊。



我缓缓的把手放过去,屏住呼吸,动作十分轻柔,向她的会阴穴开始按,那一刹,我只觉得整个人都快飞起来了,压抑许久的裕望,彻底爆发出来了。



“嗯……”而高雯馨也仿若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她大声的叫了一声,随后又红着脸,羞耻的说:“陈叔,轻,轻点,我有点疼。”



我极度兴奋的同时,然后动作又轻柔许多:“雯馨,这样可以吗?”



“嗯啊……可以!”高雯馨扭动着身子,发出极其压抑的哼叫声,她咬着唇,似乎十分害羞,脸上的痛苦之色,很快再次被舒服享受的神色代替。



甚至随着我的大手不断的入侵,她那紧闭双眼的俏脸之上,浮现出来一抹yu望!



她虽然极力压抑着自己,但还是被我察觉到了。



就摸了这么几下,她就开始有那种yu望了,开始有那种想法了,显然她的老公那里不行,让她长期得不到滋润,让她内心非常的渴望,一旦给了她足够的刺激,她那积攒许久的yu望,就会被彻底激发出来!



说不准,我接下再继续的话,她就完全忍不住了。



想到这里,我激动坏了,大手继续深入,不停的刺激着她那里的敏感点。



而高雯馨呢,明知道我摸着她的敏感点,却没有一丝的反对。



一开始,她还只是时不时的哼一声,随着我的深入,她俏脸上的yu望越来越强起来,那压抑的叫声,也随着我手上的节奏,一点点的释放。



没过多久,她的叫声,就变得毫无顾忌了,没有了一点的压抑,有的只是想要释放自己的情绪,呼吸急促着的叫着,拼命想要宣泄,她的情绪,她心中的yu望!



她叫的毫无顾忌,可以说明,她内心的yu望,被我的按摩,彻底激发出来了,此刻的她没有了羞涩,有的只是想要释放自己的yu望!



”陈叔,继续按,继续按!不要停!”甚至随着我的动作越来越大,高雯馨竟然开始主动,让我继续!



见此,我觉得时机到了,我忽然猛地松开了手。



阵阵空落落的感觉传来,高雯馨睁开眼,看向我的眸子中,满是柔情和一丝极度想要的渴望:“陈叔,你怎么不按了?”



“雯馨,陈叔想和你更进一步,好吗?”我直勾勾的盯着她,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火热。



“好……”她早就被裕望冲昏了头脑,看向我的裤裆,她眼中很是火热。



得到她的肯定,我一颗心都跳了起来,那一刻我极度兴奋,她居然真的同意了,我很快就能把她给睡了,所有的浴火都能在她身上得到释放。



“你等一下,陈叔先去锁门。”毕竟这是在她家,还是谨慎一些为好,万一她老公出差回来,那就麻烦了。



“好……”高雯馨娇滴滴的点头。



我把门给锁上后,简直一刻都等不了了,眼前的这个尤物太吸引我了,我爬上床之后,高雯馨居然主动过来,紧紧的抱住了我,呼吸急促,一脸渴望的说:“陈叔,你的手法好高明啊,我忍不住了,我好痒,我,我好想要,你帮帮我好吗……”



我狠狠的点头,真没想到,高雯馨一个高高在上,这么有气质文化素养的人,居然有主动想和我那个的一天。



我哪还忍得住,直接抱住了她,火热的望着她说:“张燕什么时候回来啊?”



感受到我那浓浓的男人气息,高雯馨呼吸更加急促,她意乱情迷,满脸潮红:“我婆婆要很晚才会回来,我们没事的……”



得到了答复,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把她扑倒在了床上……

我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说道:“雯馨,你帮陈叔把衣服脱掉好吗?”



“好。”高雯馨羞涩一笑,然后就要脱掉我的衣服。



而就在这关键时刻,门外突然响起了开门声,紧接着便是一声兴奋的大喊:“我亲爱的老婆,我出差回来啦,你在哪啊?”



我和高雯馨都被吓得大惊失色,而高雯馨也从裕望中瞬间清醒过来,她一脸慌乱的推开我,慌张的说:“陈叔,天齐回来了。”



我心中顿时极度不爽,好不容易勾搭到了,天齐竟然提前回来了,这不是坏我的好事吗?虽然有怨气,但我也很害怕,要是被天齐知道,还得了?



我不舍的从高雯馨身上爬起来,两人迅速的穿好衣服,高雯馨慌张的给我说,现在已经来不及穿衣服了,让我赶紧从窗户走。



我本来想着我就是来照顾雯馨的,走不走都无所谓,但想了想如果等下被天齐发现点什么,那可就完了。



我们住在一楼,所以窗户不高,我就跑到窗户口,就要爬下去,高雯馨忽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受惊又害羞的样子说:“陈叔,我明天再去找你,好吗?”



被她亲了一下,还说她明天再来找我,那不是说她明天还想和我那个吗?我顿时又激动起来,真想抱着她狠狠的亲一下,但我也不敢久留,赶紧爬窗户离开了她家。



回到家,纵然心中很不爽天齐的到来,但想到明天还能继续和他老婆那个,我的心情就好多了,只是我有些担心,她老公都回来了,她明天还能来得了吗?该不会到头来又是一场空吧?



不过见到她裕望那么大之后,我更加渴求想要和她来一次了,处于这种情况的女人一定会十分主动,到时候弄起来,一定会很舒服的!



幻想着和高雯馨那个的场景,我就渐渐的睡着了,直到半夜两三点的时候,我才被电话吵醒,一接听,我就听到高雯馨那娇滴滴又十分紧张的声音:“陈叔,你在家吗?”



我迷迷糊糊的问:“怎么了?”



“能把门打开吗?我就在你家门口。”高雯馨把声音压得很低。



一听这话,我瞬间激动起来,都半夜了,她这么晚来找我干嘛?还偷偷摸摸的。



我赶紧跑去把门打开,高雯馨果然就站在门外,她穿着黑色的睡裙,把整个人衬托得十分好看,我激动的话语都不利索了:“雯馨,你这么晚找陈叔有什么事吗?”



她脸色渐红,拽着我的胳膊就进去了,紧张兮兮的往门外看了一眼,她才把门给关上,随后小声说:“陈叔,我老公估计是出差累了,回到家吃完饭就睡了,他现在躺在床上睡得很死,我……”



她支支吾吾的,但脸色却羞了一大半。



我哪会不知道她的意思,当即又兴奋又紧张,她老公就在隔壁呢,她居然趁着她老公睡着,半夜偷偷摸摸爬起床来找我,这就说明,她有多久没被滋润过了。



“雯馨,你不是说明天来找我吗?现在这就等不及想要了?”我嘿嘿的调侃道。



她脸色更红,没底气的嘟囔道:“现在两点,不也是属于第二天嘛……再说他现在睡着了,肯定是雷打不动,要是他明天醒了,我就不好来找你了……”



她老公要知道高雯馨趁着他睡觉出来和我弄,肯定得气死,但我却很兴奋,谁让你不行,满足不了你老婆呢?最终还是得你瞧不起的陈叔来帮你一把。



高雯馨低声呓语的模样,真是惹人爱,我伸手一把将她揽住,她啊的一声:“陈叔,你干嘛呀。”



“让陈叔好好疼疼你,好吗?”说完,我极其渴求的往她那里碰了过去。



没几下,高雯馨就瘫软在我怀里泛滥了,嘴里不时的发出那种极其诱惑的嗯哼声,我被刺激的不行,问道:“陈叔的手舒服吗?”



她有气无力道:“嗯啊……陈叔你好棒,我从来都没这么舒服过,比我老公要强太多了,嗯……陈叔,我想要……”



我这个老司机,对于自己的手法还是很满意的,虽然没碰过几个女人,但我很清楚,碰女人哪里会让她极度享受,岂是她老公那种下面都不行能比的?不过高雯馨真搔呀,一旦激发她的裕望,她就渴求到了极点,这就是长久没得到满足的表现。



不过,想到今晚就能代替她老公把她给睡了,我就很刺激。



她甚至主动伸手勾住我的脖子,再听着她那诱人的叫声,我哪还能受得了,手上的力气越大了,引得她发出比之前更诱惑的叫声。



“陈叔,我,我想要……”



那娇滴滴又带着羞涩的一声,简直快把我的心都化了。



我激动的要命,一把脱掉下面的短裤,就把高雯馨扑倒在了沙发上,深情的望着她:“雯馨,别急,陈叔今晚就好好疼爱你……”

我注视着她的时候,她小脸红扑扑的,看起来特别惹人疼爱,我火热的说:“雯馨,我想先亲亲你!”



高雯馨如水的眸子望着我,害羞的闭上了眼睛,红唇微动:“你亲吧。”



我激动的点头,然后撅起嘴,狠狠的朝她亲了过去,一股女人香扑入鼻中,我只觉得脑袋都晕乎乎的,感觉被幸福冲昏了头。



“唔唔……”我亲到的时候,高雯馨的反应也十分激烈,她热烈的回应着我,双手死死的搂着我的脑袋,十分动情。



那香甜的感觉,让我不再满足于只是这样了,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家大门似乎被人打开,然后就听到了一阵阵的脚步声。



“陈哥,你在吗,我来找你了。”



一听到这声音,我瞬间心惊肉跳,高雯馨也是脸色巨变,这是高雯馨她婆婆张燕啊,她竟然也从老家回来了,当初为了我们俩方便,我就把家门钥匙给了她,可真没想到,她这大半夜,居然来找我了。



难道这次又要泡汤吗?今天完全是因为我活好,所以把高雯馨的裕望给彻底激发出来了,等过了今晚,高雯馨清醒之后,再想要和她那样,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虽然听着外面那脚步声,我心里面也慌得厉害,但是对比起来,我更想吃了身下的尤物,我强压着紧张,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雯馨,别慌,陈叔这样的场面见多了,你婆婆今天从老家回来可能只是给我聊聊天,发现我不在就回去了呢。”



对于我的说辞,高雯馨只是犹豫了一下,很快又变得十分坚毅,她连连摇头,慌张的想要推开我,显然急得要命:“不行的,不能这么冒失,万一被发现了呢。”



说着,她推开我的劲儿更大了,同时也十分抵抗我,不让我碰她的身子,无奈之下,我只能强行憋着肚子里的一股火,从高雯馨的身上轻轻的下来。



失落感一下让我内心空荡荡的,我看着高雯馨,十分不甘心的问道:“雯馨,下次我们再继续好吗?陈叔真的好喜欢你,我好想和你在一起。”



果不其然,高雯馨像是没听到似的,也不知道是慌得来不及回话,还是内心很复杂。

 



她慌乱的开始把衣服往身上穿,一点点的雪白被重新隐藏了起来,我内心叹息一声,同时又感觉十分生气,张燕又坏了我的好事。



很快,高雯馨就穿上了衣服,同时把我床上被单也给整理好了,而当她见到我身上还没穿衣服的时候,她顿时就又慌了,连忙跪坐在我身边,急着小声说:“陈叔,你快点把衣服穿上啊,我婆婆都来了,你给我找个地方躲一下啊?”



这时候,外面的脚步声也没有停止,而且似乎距离我的房间越来越近了,她急得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见我还没有动静,她都快有哭腔了,四处张望:“陈叔,我躲哪啊。”



看她那样,我又忍不住心疼,良心上也过不去,总不可能真的被发现吧,那到时候她就真的完蛋了,而且以后,她还会把我当作坏人,我想要接近她就更难了,而且这次,明显是没有机会了,只能等下次了。



我望着她,有些疼爱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道:“躲柜子里面吧,柜子里面不容易被发现。”



说着,我就赶紧把衣服给穿上了,同时又让高雯馨躲在了柜子里面。



高雯馨躲起来后,我也松了一口气,而这时候,那脚步声也已经越来越近了。



很快,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一道声音传来:“陈哥,你在吗?我回来了你惊不惊喜呀,今天晚上,我就跟你睡了。”

原来是刚从老家回来就迫不及待的要和我睡了。



这婆媳两人真是心意相通啊,虽然张燕不是高雯馨的亲婆婆,她只是她儿子的后妈而已,高雯馨前脚刚来,张燕这个做婆婆的,后脚就跟上了,这回可好,我一个都弄不了了。



而且高雯馨还在呢,她听到自己婆婆这话,会怎么想啊?



我应了一声,然后打开门,就看见张燕了,张燕一下就扑到我怀里,勾引的说:“陈哥,我今晚能不能和你睡呀。”



糟糕了,我又不能提醒张燕,现在高雯馨估计已经知道了吧?



我咳嗽了一声说:“我有点很重要的事,得出去一趟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张燕一听我有事,脸上很是沮丧,但她活了四十年,也不是不懂轻重的人,只能压抑住内心的火热,又回去了。



高雯馨听到大门的关门声,她忍不住松了口气,连忙从柜子里面爬出来,着急的说道:“陈叔,我婆婆走了,我也要赶紧走了,不然她要是去我房间看,没有我,她会到处找我的。”



我点了点头说好,再看了高雯馨一眼,我有点不舍,复杂的说道:“雯馨,陈叔真的很喜欢你,你明白吗?”



高雯馨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想到我们刚才的事情了,她脸蛋微微一红,推了推我道:“陈叔,这些以后再说,今晚其实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这么冒失的到你家来。”



我知道高雯馨是在故意回避我的话题,我直勾勾的看着她,她却低头不再看我,我叹了口气,也不好在说什么了,而高雯馨转身就走,很快我就听到了门关的声音。



恐怕下次,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吧?



现在她已经开始警惕我了,知道在我身上可能会迷失,在想要接近她,无异难上加难。



我躺在床上,心中又不禁回忆起高雯馨那绝美的身材,羞涩的小模样,简直快把我的心都酥了。



我忍不住拿出手机给她发微信,然后等她回复。



等着等着,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看微信,打开高雯馨的微信,她虽然没有把我删掉,但是却没再回我的消息了。



我叹息一声,摇了摇头,看来人家还是对我起了防范之心啊,不愿意和我这老大叔聊天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面,天齐也走了,又出去出差了,我也很少见到高雯馨了,这使得我内心的思念之情更加严重了,几乎每天脑子里,都时不时会闪现出她的笑容,她那羞涩的小模样。



而且她最近就像是在躲着我似的,每回见到我,她都加快步伐,想要避开我,对此,我也十分难受,忍不住懊恼,那天自己要是顺着她来,说不定我们的关系,也不会降低到这种冰点了。



不过,张燕倒是时常来找我,我也能从她那里听到一些高雯馨的消息。



又过了几天,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公园独自散步,因为已经比较晚了,所以公园显得很是凄凉,连个人影子都没见到,我本来是想着再逛一会就回去了,可在快走出公园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声尖叫。



“啊,你不要这样……”



这个声音,是个女人传出来的,而且十分耳熟,我瞬间就听出来了,这好像是高雯馨的声音啊?



我赶忙往四周看去,果然在一个角落里面,看到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虽然天黑看不太清楚,但我看到第一眼就确定,那个女人就是高雯馨!



他们似乎在争执,高雯馨被男的压在了墙边,被他抓住手,想走却又走不掉,而那男的,则十分迫切的想要去亲高雯馨,同时还说着:“高老师,我真的很喜欢你,你老公有什么好的,咱们在一起吧。”



他似乎喝醉了酒,说话都醉醺醺的,一边说着,他一边伸手就要去撕她的衣服了,口中还说道:“高老师,我早就看上你了,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就不能从了我吗?我会对你好的。”



说完,他手上的动作越来越粗暴,而高雯馨则带着哭腔,拼命的反抗,嘴里说着不要。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得我心头疼死了。



我哪还能看得下去,容忍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其他男人欺负啊,当即便红着眼,大吼了一声:“臭小子,你干嘛呢,穿得人模狗样的,做这么龌龊的事啊?”



说完之后,我便冲了过去,而那男人,也被突然出现的我给吓了一跳,但他并没有松开高雯馨,反而朝我冷哼:“哪来的老头,也敢英雄救美,没事就赶紧滚,小心我揍死你。”



而高雯馨见到我,也是微微一愣,不过紧接着,她就激动的大喊了起来,声音中带着哭腔:“陈叔,快来救我……”

高雯馨这么一喊,我更是热血沸腾,同时心中也觉得机会来了,说不定这次我救了她,我们的关系会再次好起来呢?这可是天赐良机啊。



想到这,我也激动的要命,当即冲到了他们的面前,大吼一声说:“赶紧放开雯馨,你这样做,可是犯法的。”



男人因为喝醉了酒的缘故,他的脸色很红,但眼神却发狠了,他一边拽着高雯馨,不让高雯馨走,一边死死的盯着我,醉醺醺道:“死老头,敢坏我好事,赶紧给我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我讥笑一声,欺负我老了吗?虽然我现在是老了,但是收拾他这么个细胳膊细腿的,还是没问题的,我年轻的时候,也练过几手,一般人都打不过我,所以面对他,我十分有信心。



“雯馨,别怕,有陈叔在这,我肯定不让你受欺负。”看到高雯馨那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估计是受到了不少惊吓,我顿时更加心疼了,忍不住就安慰道。



男人似乎十分不屑我的话,他伸手摸了一下高雯馨的脸,惹得高雯馨尖叫一声,他哈哈大笑,醉醺醺道:“怎么样?老头,你不是不让她受欺负吗?看,我现在摸她的脸了,你又能咋地?”



以前的我,脾气可是很火爆的,谁敢惹我,我肯定把他打个半死,可说到底也活了五十年了,年轻时候的棱角早就被磨平了,一般的事情不容易让我动怒,可现在是在高雯馨面前啊,我肯定得表现得强势一些。



我二话不说,阴沉着脸,直接走了过去,不过这似乎激怒了那个男人,他眼神阴狠,等我快走到他边上,他抬脚就想要踹我,我直接一个手肘过去,打掉他的腿,同时也一脚踹在了那男人的身上。



啪的一声,那男人被我踹倒在地上,而高雯馨也赶紧跑到了我的身后,牢牢的抓着我的胳膊,那前面的两团柔软紧紧的挨着我,让我心中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再次近距离接触高雯馨,我的心情很不淡定,她身上的香味传到我鼻子里,让我更加振奋起来,我心切的看向高雯馨,问道:“雯馨,你没事吧?怎么碰到个这样的流氓啊?”



“我也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高雯馨抓着我的胳膊,带着哭腔,恨恨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被我踹倒之后,他大吼一声就爬了起来,神色发狠的朝我冲了过来:“老家伙,我弄死你。”



而高雯馨大惊,连忙喊道:“陈叔,小心……”



看到他攥着拳头冲过来,我本来十分不屑,一个喝醉酒的,也想和我打吗?但是我转念一想,要是我被这个男人打伤了的话,高雯馨肯定会因为内疚,而关心我的啊。



想到这,我有些兴奋,连忙装作一副来不及准备的样子,被那男人一拳头打中腰部,还别说,这小子力气挺大的,打得我都受不了,我假装疼得叫了一声,捂着腰部,一脸的痛苦之色。



“你不是很厉害吗?死老头,我打死你。”男人得手,他猖狂的冷笑起来,随后又一脚朝我踹来,踹在了我的大腿,我连连后退了几步,疼的龇牙咧嘴。



“啊,陈叔,你没事吧?你没事吧?”高雯馨连忙扶着我,一副急的快哭了的样子。



看她为我担心的模样,我心都快要酥了,而这时候,那男人趁势继续冲了过来,我连忙假装强忍着痛,大吼一声,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这一脚我很用力,他直接被我踹倒在地,头猛地磕到了地上,昏死了过去。



高雯馨赶紧过来扶着我,见我捂着腰部,疼得龇牙咧嘴的模样,她急得就像是热锅中的蚂蚁,带着哭腔道:“陈叔,你伤到哪了?有没有事啊?”



她满脸的内疚和担忧,看到她那样,我心里十分欣慰,看来这几下没有白被打啊。



我装作很疼的样子,捂着腰部,嘴上却很轻松的说道:“雯馨,别害怕,陈叔没事,就是伤到腰了,我回去揉揉就没事了,人老了,不中用啦,以前年轻的时候打他两个都没问题。”



说着,我还苦笑一声,装作一副自嘲的模样。



高雯馨一听,连忙说:“真的只是揉揉就没事吗?那我先扶你回去,然后帮你揉揉好吗?”



我心中大喜,高雯馨要帮我揉揉了?那我们岂不是又可以亲密起来了?

想到这,我兴奋得不行,不过我表面上还是装作一副犹豫的样子道:“雯馨,不用了,陈叔回去自己揉揉就好了,不用麻烦你的。”



“这哪能行啊,陈叔,你是因为帮我才受伤的,我一定要为你做点什么,不然的话,那我会很愧疚的。”高雯馨扶着我,一脸内疚和坚毅。



我内心都快笑疯了,这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啊,不过我表面上却装作一脸苦笑,只能点头说好吧。



高雯馨一脸心疼的扶着我,就带着我往家的方向走,而那个男人,则被高雯馨给恨透了,临走前,还狠狠的骂了他几句,说他是禽兽不如。



我心里都快乐开花了,这男人真是苦逼啊,什么都没干成,倒是成全了我,借着这次的机会,我和高雯馨的关系,终于有所缓和了。



没过一会儿,高雯馨就扶着我到了我家,我呵呵的笑着,像是个老好人的说:“雯馨,陈叔都到家了,你回去吧。”



“陈叔,不是说好了吗?我帮你揉揉的!”说着,高雯馨直接把门给关上了,同时把我扶到了床上躺着。



看来她真是把我当作年纪大了,不堪一击了,扶着我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不过这样更好,代表她没看出我是装的。



躺在床上后,高雯馨就坐在了床沿,急切的说:“陈叔,你腰部哪个位置啊,我帮你揉揉。”



我假装不好意思的撩起衣服,然后指着腰部的一个地方说:“就是这里。”



高雯馨看了看,猛地呀了一声,用那种极度心疼的眼神看着我,她小声而又愧疚道:“陈叔,你这里都肿起来了……”



我看了看,果然是肿起来了,不过心底却更加欢喜了,这样的话,她岂不是更心疼我了。



我装作很大气的样子,摆摆手说:“雯馨,你不要自责了,没事的,小伤而已,你不是要帮我揉吗,快点揉吧,揉完了陈叔就好啦,就不疼了。”



说着的时候,我看了高雯馨一眼,发现高雯馨居然又哭了,眼中泪水都在打框,她带着哭腔道:“陈叔,你真好……这回要不是你的话,我都要被欺负惨了。”



那模样,真是楚楚可怜,美丽动人,我心都快被她弄酥了,真的好想疼疼她啊。



高雯馨真是我想象中最完美的女人,善良天真,惹人喜爱,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十分亲密的说道:“好啦,别哭了,我这又没什么大事,快点帮我按吧,不然陈叔就要疼死啦。”



那细腻的脸蛋,真是滑嫩啊,让我碰碰都受不了了。



这么亲密的动作,使得高雯馨脸蛋一红,但却也没说什么,她点点头后,就开始伸手过来帮我按摩腰部了。



她触碰到的一刹那,我感受到那嫩嫩的小手,轻轻的在我腰部拂过,又轻轻的抚莫了起来,我心中充满了幸福,只感觉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候了。



要不是这回我幸运的撞到她被欺负,同时又从那个人的手中,把她给救了回来,再装了一回苦肉计,恐怕我再也没接近她的机会了。



由于腰部那里肿了,她也没敢很用力,只能轻轻的帮我揉,而我静静的望着她,看着她认真的帮我按摩,真是越看越美,越看我越是克制不住自己。



这么美丽,又这么善良的女人,我真的好想要抱抱她啊,好想一直这样下去啊。



“陈叔,你这里都肿了,这样揉揉真的就会好吗?”高雯馨带着些担忧的说道:“我看这肿的程度似乎还不轻……”



腰部都肿了,这哪里是揉揉就能解决问题的啊,不过被她滑嫩的小手摸,我心甘情愿,我看着她那真诚的眼神,笑着说:“没事,雯馨,揉揉就行了,揉是最有效果的。”



高雯馨哦了一声,只好再次低头帮我揉了起来,过程中虽然有点疼,但是高雯馨的小手,实在让我觉得很舒服。



而且她弯腰的时候,我的眼神顺着她的领口往下瞟,一眼就能看到里面那让人喷血的场景,虽然看不完全,但那若隐若现的,反倒让我内心更加火热起来。



我眼中满是雪白,心中顿时又邪恶了起来,要不要再骗骗她?让她帮我干点别的事情?可我又有些担忧,万一被她识破了呢?那到时候我好不容易建立的关系,又要破裂了。



想了想,我还是一咬牙,管他呢,我的目标一直是想得到高雯馨啊,要是这步都迈不出去,那以后可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想到这,我再偷偷的看了一眼高雯馨,突然就龇牙咧嘴,显得一副很疼的模样。



起初高雯馨还没发现,直到过了一会,她才看到,顿时把她吓得不行:“陈叔,你怎么了?是我刚才按疼了吗?”



我摇了摇头,一副强忍着痛苦的模样,声音都缩小了很多:“没有,不是你按疼的,刚才那臭小子踹了我一脚,正好踹着我大腿内侧了,估计现在是发作了。”



说完,我偷偷的瞟了高雯馨一眼,她似乎没有发现我在骗她,反而很紧张的问道:“那需要我干什么呢?我再帮你揉揉的话,能好吗?”



我心中大喜,要的就是这句话啊,高雯馨真是撞到我枪口上呢。



我赶快装作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说:“雯馨,你先回去吧,还是陈叔自己来揉揉,毕竟大腿根部很隐秘的,我有点难以……”



说到这,我就不说了,高雯馨愣了一下,很快脸上愧疚的表情再次浮现,她摇头倔强道:“陈叔,有个女人帮你揉,总好过你自己揉吧,大腿根部又怎么了?陈叔你不是也为了给我治病,然后……”



因为太过激动,高雯馨激动着,就发现说错了话,连忙停了下来,小脸一片微红,都不太敢看我了。



我内心偷笑,但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尴尬的表情……



高雯馨脸红了一阵子,不过很快就带着这一丝娇羞坚毅的看向我说道:“陈叔,就让我帮你揉揉吧,没事的。”



我内心兴奋到了极致,但我表面上,却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好吧,那陈叔把裤子给拿掉。”



说着,我就要拿掉裤子,高雯馨啊的一声,脸蛋微红:“还要tuo裤子吗?”



我苦笑着点头:“是啊,不这样的话,就没办法揉了啊。”



“嗯,那你拿掉吧。”高雯馨脸色发烫。



我偷笑一声,迅速就把裤子给拿掉了,只剩下一条四角裤,躺在高雯馨的面前,高雯馨看了一眼,红着脸问我:“陈叔,你大腿是哪里受伤了啊?”



我老脸一红,抓着她的手,然后就放在了我大腿根部,距离那里很是接近,几乎只要一个不慎,就可能会碰到我那里。



高雯馨也没想到部位会这么隐秘,她偷瞄了我那里一眼,支支吾吾的问:“是这里吗?”



我假装很疼,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却十分享受她碰到我大腿的感觉。



高雯馨没说什么,只是红着脸低下头,把手伸过来,轻轻的开始给我揉了。



因为距离那里实在是太近了,没揉几下,高雯馨的手就碰到了我的那里,她手上一颤,脸色更红几分,但却强忍着没收回手,继续帮我按了起来。



而她的手碰到我那里的一刹那,我舒服得都快要叫出来了,那种感觉使得我浑身火热,简直美妙到了极致啊。



我忍不住眼神火热的盯着高雯馨,高雯馨半坐在床沿,认真的给我揉着,我盯着她那前面被包裹的两团,以及那妖娆的小蛮腰,还有那娇羞的小模样,使得我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同时下面也有了强烈的反应。



虽然有些怕被高雯馨看见,但我还是心脏狂跳的期待起来,待会高雯馨看见我那里,会是什么反应啊?她那么久没碰过这玩意了,说不定看一眼,就会勾起那种心思呢?



此刻的我,又是激动,又是紧张。



揉了几下,高雯馨的手,再一次不小心的碰到了我的那里,我舒服得都快叫出来了,而这时候,高雯馨似乎也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了,她疑惑的抬起头来,看了我下面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高雯馨的脸,如同被抹上了红霞一般,整张小脸蛋红的十分可怕,她赶忙把头给低下了,不过在低下的那一刹,她似乎又偷偷的看了一眼那里,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色彩。



“陈叔,你大腿,腿应该好多了吧,揉得也差不多了吧?”高雯馨支支吾吾的说道。



我也老脸一红,说道:“雯馨,不好意思,陈叔没别的想法,也没那种意思,就是想上个厕所,所以憋得厉害。”



我故意这样解释着,是怕高雯馨不理我了。



高雯馨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她抬起头,忍不住又悄悄的看了我那里一眼,这才说道:“陈叔,你要不要先去上个厕所,然后我再给你揉?”





女人可真是麻烦,可要是没有了女人的话生活也将失去很多乐趣,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高雯馨的身子,希望有朝一日能真的将她弄到手。



我能看出来,高雯馨对我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至少没有以前那么疏远了。



不过经过这一次之后,我们的距离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她不再避让我了,反而和我很亲密,有什么事都来找我帮忙,但就是不让我碰她,也不想和我发生那种关系。我心中很着急,可着急也没有什么用。



直到几天后,机会终于来了,高雯馨居然主动约我出去逛街!

高雯馨居然主动约我这个老头子去逛街!



我心中还在暗自窃喜,看来高雯馨已经对我态度有了彻底的转变,我俩之间的感情正在极速升温,只差一个契机就能让我们捅破这层窗纸。



这天,我特意穿了身最新的衣裳,让我显得不是多么邋遢。



我们在楼下见面。



高雯馨穿得很好看,大热天的她只穿了一条过膝的连衣裙,就跟电视剧里的小仙女似的,可把老头子迷坏了,我心中也是万般燥热,只能连连搓手掩饰自己眼神中的火热,连连说道:“雯馨,你今天真好看!”



高雯馨连忙低下了头,脸上也布满了娇羞之色。



我们不敢在楼下停留,生怕被其他熟人看到,所以我们立马在路边打了个车去市区里逛街,出租车司机见到我俩上车了之后也打趣道:“大叔,你这是和你媳妇出去逛街呢,不得不说,你媳妇长得真好看啊。”



他下意识以为我俩是夫妻,我佯怒道:“胡说啥,我们不是夫妻关系,以后可不许再胡说八道了,让人听到的话多不好!”



出租车司机向我投来了个佩服的眼神,因为坐在我身旁的高雯馨全程都是红着脸,即使之前出租车司机调侃我俩是夫妻的时候也没有进行反驳,让我心中激动不已,难道说她真希望我们能成为夫妻?



我越想越是激动。



当我侧头看向高雯馨的时候,这妮子还在窗外看风景,我偷偷地把手伸出去攥住她柔弱无骨的手,有些心疼地说道:“当老师真是辛苦,你看你以前的手可不是这样的,以前你的手可是很细嫩的,现在竟然多了几分老茧,真是暴殄天物!”



高雯馨欲拒还迎,最后还是任由我握着她的手,只是她早已经红了整张脸,连话都说不上来。



前方的出租车司机暗自对我竖起了个大拇指,瞧他那副极为崇拜的眼神,我就知道这小子一定是羡慕老头子能和妹子做到这种地步,而且还不引起别人的愤怒。我没理会这小子,而是继续揉搓着高雯馨纤细的手掌,有些心疼地说道:“以后护手霜可不能吝啬,不然的话可就不好看了。”



高雯馨嗯了一声,我看到她连耳根子都红透了,就跟红苹果似的,极为诱人。



幸福的时光总是极为短暂的,很快我们就到了市区里,我数次想要牵着高雯馨的手都被她躲了过去,她语气羞涩地说道:“陈叔,你让我一个好好想想可以么,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呢,而且市区里人还很多,要是让熟人看见的话可就不好了。”



我点点头,知道高雯馨在顾忌什么。



她毕竟是编制内的教师,要是让领导知道她和除了丈夫之外的人勾勾搭搭的话,指不定会因为影响学校风气而直接将她开除,我也没有继续勉强高雯馨,知道她心意就已经可以了。



高雯馨约我出来逛街的理由是让我帮她看看衣服好不好看,我这老头哪里懂年轻人的时尚?



所以在高雯馨买衣服的时候我只是充当旁观者而已,因为在我看来高雯馨穿什么都很好看,比她婆婆张燕也是好看不少,让我心中痒痒的。



半天下来,高雯馨手中已经多了几个装衣服的袋子,我也是大汗。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爱美,我们那辈人年轻的时候可没有这么铺张浪费的,见状我摇摇头说道:“雯馨,这衣服你都买够了,是不是应该买内衣了,我可以帮你看看好不好看。”



当然了,我只是随后一说而已,并没有当做真的。



只是高雯馨竟然当真了,她感激地看了眼我,冲我笑道:“陈叔多亏你提醒了我,要不是您说起这件事情的话我都快忘了,我老公总是嫌弃我买的内衣丑,我都不知道男人喜欢女人穿什么内衣才好看,你帮我出出主意呗?”



我张了张嘴,有些讶异。



刚才我只是随口提了一嘴而已,没想到高雯馨居然还真的放在心上了。



可是老头子我也不知道什么类型的内衣好看啊,高雯馨不由分说将我拉到了个内衣店的门口,让我这张老练涨得通红,卖着玩意的店我还真没逛过呢。



好不尴尬!



那些女店员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向我,我额头上都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高雯馨似是没有觉察到我的异常,她在琳琅满目的内衣货架上走来走去,在挑选着合适自己的内衣,时不时还拿到我面前来让我看看咋样。



我盯着这些内衣,眼花缭乱!

我当即就看到了件极为性感的内衣。



高雯馨似是觉察到了我的目光,她循着我目光看去,也看到了那件很性感的内衣,她脸颊微红,迟疑了半晌后才开口道:“陈叔,你觉得那件好看?”



我愣了半晌,最后也是不大好意思地说道:“额……只是我觉得好看而已,你老公未必会觉得好看。当然了,最后还是要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高雯馨让人拿了那件内衣过来,拎在空中端详了半晌,最后才嘟囔道:“谁说非要给那个混蛋看了?”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甚至怀疑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高雯馨这句话是神秘意思,难道说她买内衣不仅仅是因为她丈夫,还有可能是穿给我看的?一下子,我眼睛几乎能冒出火来,这敢情好啊。



我脑海中立马浮现出高雯馨穿这件内衣的画面,那可当真是太过诱人,是个男人都受不住吧?当即我下面就来了反应,因为我今天穿了条比较薄的裤子,所以很容易看到我那儿支起了个小帐篷,我甚至能看到那些女店员们时不时瞄了眼我这里,最后我也豁出去了,不再掩盖,让她们看个够。



有好几个店员比较骚,眼中带着浓浓的渴望。



我心想下次要是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让她们尝尝老头子的厉害,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做宝刀未老!



可惜的是,现在不是时候。



在我脑海中还在幻想的时候,高雯馨的声音将我拉回到现实中来,她喊了我一声,我转头看去,只见她从试衣间那儿探出了脑袋,冲我勾勾手指低声说道:“陈叔你过来帮我看看合适不,我总觉得有些别扭。”



我一愣,心中狂喜,立马赶了过去。



这种好事多多益善啊。



高雯馨没让我进去,只是拉开了帘子让我把脑袋伸进去而已,看到里面场景的时候我鼻血都快要流出来了,眼前的高雯馨实在是性感了,远远超出了我想象,堪称人间尤物!



那件内衣是蕾丝边的,隐约间能看到她那两点粉红。



越是如此,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诱惑感就越是浓厚,让我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高雯馨似是感受到了我火热的目光,稍微含了含胸,我也立马反应了过来,稍微尴尬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叔刚才是想到了件事情,不是故意要看你这么久的。你这件内衣很搭你,很好看!”



“真的吗?”高雯馨语气讶异。



我当即点点头,老头子什么时候骗过人?



这件内衣将高雯馨半颗酥胸都衬托了出来,让男人看了之后很有欲望,就连我都差点忍不住冲进去和她干点美好的事情了。幸好的是我还有点分寸,没让高雯馨在外面出糗。



在得到我肯定之后高雯馨也决定要买这件内衣,不过她还要在内衣店里逛一逛。



我不想迎接那些店员们异样的目光,直接走到门口来抽烟,我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不远处那道熟悉的身影,不正是那天晚上对高雯馨毛手毛脚的那个人吗?



这个人三十几岁了,不过他怀中的那个女人才二十出头,不像是他的老婆。



我心中暗骂了两声这个禽兽,不过也不想理会这个人,但事与愿违,我不主动去找麻烦,麻烦却是主动找上门来了,他见到我之后屁颠屁颠地跑过来。



他是冲着我来的!



不过我也不是怕事的人,他要是对我恭敬点的话还好说,可要是他敢挑衅老头子的话,我也不给他丝毫面子,让他在妹子的面前出糗也不是不行。



想到这里,我心安了许多。



这人来到我面前,挥挥手对身旁的妹子说道:“你去买两件内衣,我有事和这位大叔说。”



他说话之间,一下子就看到了正在内衣店里挑选内衣的高雯馨,脸上更是露出了钦佩之色,我还没明白过来这小子是什么意思呢,他就直接给我低了根烟,好声好气地将我喊到一边去。



他给我点了根烟,这才冲我竖起大拇指,道:“大叔你可真厉害,我辈楷模啊!”



“连高雯馨这个丫头你都能泡到手中,我实在是佩服得很啊,上次咱俩那件事情是个误会,您千万不要放在心上,以后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来找我!”这人胸膛拍得啪啪响,听他语气像是个有地位权势的人,让我来了些兴趣。



我吐了口烟,皱眉道:“你特么是谁啊,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胡说!”



“大叔,你都和高雯馨出来逛内衣店了我还能看不出来吗?也不怕告诉你,我叫李振宇,是小高就职那个学校的副主任,我也不是要吹什么,在学校里我还是有几分实力的,不过一直都没能搞定小高,实在是遗憾啊。”



“大叔,要不你收我为弟子吧?”

一口烟吸入肺中,差点呛死老头子了。



我还以为李振宇这厮是要来寻仇的,可没想到他语出惊人,上来就要我收他为弟子,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眼前的李振宇,见我摇了摇头,李振宇继续舔着脸说道:“大叔,你这就是你不对了吧,小高之前可是被我看中了的,后来被你过来摘了桃子,您就教教我呗!”



“只要您能教我,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碰小高。”



我心中微动,看样子李振宇的确是个很厉害的主,在学校里想必也是一手遮天的存在,要是能进入学校里找份工作的话说不定能更加靠近高雯馨,这不正和我意吗?



不过我不能这么快就提出自己要求,不然的话李振宇可能会不答应我。



我想了想,脸色颇为为难地说道:“也不是不行,就是有点难,你知道的,我目标可不仅仅是高雯馨,对了,你们学校有妹子吗,就是和小高差不多的?”



李振宇一脸坏笑地看着我,当即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有,当然有了,一抓一大把,你看刚才那个妹子也都是刚来我们学校实习的老师呢,还不是被我搞到手了。不过这都太简单了,没有挑战性,要是大叔能教我的话,我给你在学校里安排一个职位,保证让你能每天接触到小高,甚至还能对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动手呢。”李振宇嘿嘿笑道。



我正了正色,干咳两声,道:“胡说些什么,老头子是那样的人吗?”



“我只不过是想要在暗中保护小高而已,而且我身上有中医的本事,我不是吹牛逼,你们学校里的校医未必有我这种实力。”



李振宇听了之后更是欣喜若狂,赶紧拉着我的手说道:“这样的话就更加好办了,我们校医室正好缺了个校医助理,要不您老就委屈一下,当助理?”



“放心,对外是校医助理,可实际上在校医室里您说了算。”



我也有些心动。



要真是这样的话我也能每天都接触到高雯馨了,这样的话有助于拉近我们俩之间的距离,也能让高雯馨渐渐接受我,到了那时候,她还能拒绝我不成?



见我已经心动,李振宇加了把油,继续说道:“大叔,您放心,薪资这方面也的确能让您满意,一个月给你五千工资,您看咋样,要是不满意的话我还可以加一点。不过不能太多了,要不然的话学校那边会怀疑的,但是我会在私底下给你一点。”



“好,既然这样的话,我不答应岂不是落了主任的面子?”我笑道。



李振宇嘿嘿直笑,如同一条狗那样看着我。



既然他给了我不少好处,那我也不能亏待了他,将他拉到角落里嘀咕了几句之后李振宇双眼发亮,冲我竖起了大拇指说道:“高,真是高明啊,您老人家真是活化石!”



“只是一些皮毛而已,我还有压箱底的绝学没告诉你呢,不过也得看你的表现了。”我装作高深莫测地说道。



李振宇看我的眼神变得更加恭敬,恨不得将我供起来。



随后他问了我的联系方式还有姓名之后就离开了,说是过两天会有录用通知书发到高雯馨的家里,我也没说什么,李振宇这小子的心思还是挺多的。



不过也正合我意。



我看着李振宇搂着那个妹子卿卿我我地离开,心中也有些羡慕,只是不知道学校是不是真如他所说的那样美女如云,我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高雯馨出来之后问我为什么这么高兴,我没有告诉她,毕竟可不能让她知道我和李振宇达成了交易,不然的话以高雯馨的性格一定会开始讨厌我的。



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幸好的是她没有继续问下去,我看了眼她手中提着的那个袋子,隐约间能看到几件内衣在躺在那儿,让我心中微微意动。



回去之后高雯馨没有来我家找我,让我想念得很。



不过第二天的时候高雯馨就闯进我家了,她手中拿着张A4纸,兴高采烈地说道:“陈叔陈叔你快看这是啥,你啥时候应聘我们学校校医助理的?这事我咋不知道,你居然瞒着我!”



“从下周开啥,你就是我们学校的校医助理了,值得庆贺!”



看着高雯馨开心的模样,我心中也乐得不行,我也在这个时候趁热打铁道:“其实我都是为了你,我怕你在学校被人欺负,所以才去应聘了这个职位。”



高雯馨听闻之后,脸都红了。

我拿过录用通知书。



看了眼落款之后发现竟然不是李振宇,心中也有些纳闷,不过李振宇在学校里实力强大,应该办这点小事也没什么值得炫耀的,这小子办事还是挺得力的。



我心中也高兴,对高雯馨说道:“这样一来的话,以后咱俩就能一起上下班了。”



高雯馨的老公这几天都不在家,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我来帮他照顾媳妇好了,高雯馨听了我说的话后不知道该说些啥,只是抓紧了衣角,低头不语。



我心中大喜,不过我忽然想起了什么,便问道:“对了雯馨,你昨天不是买了新内衣么,穿上了吗?”



“昨天我横竖都忘记了你穿这件内衣是啥样了,能然我看看不?”我心中微微激动,因为高雯馨现在对我没有之前那么抗拒了,有过勾搭张燕的经验,我知道高雯馨只是在犹豫而已,迟迟未能做出决定。



高雯馨白皙的脖颈都红透了。



见她不说话我就知道肯定有戏,便要伸出手掀起她的衣服看看诱人的胸脯,不过最后关头高雯馨还是抓住了衣角不让我扯上去,她弱弱地说道:“陈叔,是不是太快了,我还要继续考虑考虑,你等等我成不?”



我知道强求的话不会有用,甚至还会引起高雯馨的反感,此时不同意也得同意。



见我不再强求,高雯馨也是松了口气,这时候张燕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竟然也赶来了我家,她笑呵呵地说道:“真没想到老陈还能谋到这份工作,值得庆贺啊,要不待会上我家吃饭?”



我面对二女的时候有些心虚,心中还在犹豫要不要同意。



张燕不耐烦地说道:“老陈你看看你支支吾吾的干啥呢,都不像是个男人,今天你要是不来咱家吃饭的话你就是不给我这个面子,你看着办吧!”



高雯馨这时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也开始劝道:“是啊陈叔,你看你平时一个人住怪可怜的,今天是个好日子,不如就来咱家吃饭吧。”



我拗不过她们两人,最后也去了她们家吃饭。



也幸好高雯馨的老公不在家,要不然的话我还真不一定会同意去她们家吃饭呢。



张燕家里比我家整洁,很有秩序。



她刚进屋钻进了厨房里,而且还不让高雯馨踏入厨房半步,对她说道:“你去给孩子喂奶吧,这一天下来没喂奶,都把我孙儿饿坏了呢。”



高雯馨听从张燕的安排,回到房间给孩子喂奶。



我看着张燕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心中也过意不去,同时我还看到张燕今天穿了条紧身裤,将她屁屁勒得紧紧的,就跟一个气球似的,我恨不得上前揉一揉。



而且我和张燕已经好久没有折腾过了,这时候也憋得慌。



我起身来到厨房,张燕见我过来之后脸色微红,不过她眼中露出了丝丝妩媚之意,如同一只狐狸精那样勾引着我,我见客厅里没人直接从后面抱住张燕,用下面那儿顶住张燕翘起的屁股。



张燕被我这个举动吓坏了,差点发出声音来,要不是捂住她嘴巴的话就麻烦了。



“死鬼,都多久没有碰过我了,我还以为你在外面有其他女人了呢!”张燕语气羞涩地说道,同时还扭动着她的腰肢,屁股也不断地摩擦着我那儿,让我差点高潮。



真是骚啊!



我心中感慨,要是高雯馨也有张燕这么骚就好了。



这样的话,我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将她搞到手中,虽然如此,我还是伸出手隔着衣服揉了揉张燕的胸,她喘着粗重的气息,不断刺激着我。



我真想直接在厨房里就把这女人给办了。



张燕一边做饭,一边任由我蹂躏,就想是女仆似的,也让我心中高兴得很。



到了这时候我也忍受不住这种诱惑,拉下拉链就要和张燕开始干,张燕脸上带着羞涩之色,支支吾吾地说道:“要不你等等我,我去换个裙子?”



“不然的话,不好弄。”



我心想也是,就任由张燕回去换了条裙子。



不得不说的是换了裙子之后果然方便了许多,我和张燕在厨房里临时起意折腾了起来,但因为害怕被屋里头的高雯馨发现,所以一直都不敢弄出声音来。



幸好的是这个过程没被高雯馨发现,很是愉快地结束了战斗。



只是后来吃饭的时候高雯馨神色古怪地盯着张燕,因为张燕经过滋润之后面色红润,就跟二八少女似的,而且张燕还换了条裙子,让高雯馨极为奇怪。



不过最后高雯馨也没说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最新文章

他蓄谋已久1v1*与子乱小说目录伦

风云人物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赵铁柱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