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金之战谁才是真正的得益者?蒙古为何能就此崛起?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辽金之战的文章,欢迎阅读哦~

  说起征服世界的蒙古人,人们一般会把这个民族的崛起归功于雄才大略的成吉思汗。诚然,铁木真的军事才能让蒙古人走上了历史舞台,而为蒙古人腾出漠北舞台却是在蒙古部落之前就兴起的契丹辽国与女真金国。正是这两个民族的兵戈相向,让北中国的蒙古高原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地缘政治真空地带,从而给了蒙古人走上舞台的绝佳机会。

  01.契丹人的蒙古高原

  公元11世纪时,整个蒙古高原都从属于横空出世的大辽帝国。辽朝发源地所在的上京临潢府在蒙古高原东部的科尔沁草原附近,因而与漠北有着相同的游牧习俗,也十分容易得到蒙古高原上游牧部落的认同。

  图/崛起于西拉木伦河的契丹实际与蒙古同属鲜卑序列

  当时的辽国人在建成了在今蒙古乌兰巴托西南设置了镇州、防州、维州三座边防城市,以镇州(又称可敦城,今蒙古鄂尔浑河上游哈达桑东北古回鹘城)为西北路招讨司驻地,并直接派遣契丹官员与军队镇戍,甚至开辟屯田,对漠北进行直接行政管理,有效管辖阻卜、白鞑靼与乃蛮等部落。

  当时,处在今天鄂嫩河流域及贝加尔湖东南面的萌古部(后来的蒙古部)曾经在在辽大康十年(1084)向辽国纳贡称臣,成为名义上的大辽属部。其中,成吉思汗的四世族祖必勒格被辽国升号“详稳”(即想昆,大部族官)。在辽国统治时期,由于契丹人强大的武力威胁,包括蒙古部落在内的草原诸部并没有称王称霸的实力,都处在辽国的政治军事影响之下。

  图/草原各族分布

  02.金辽乱世

  12世纪初,随着女真人完颜阿骨打在白山黑水之间的强势崛起,一个纯粹的东北渔猎民族政权对辽国政权进行了釜底抽薪式的反征服。1123年,辽天祚帝流亡夹山(内蒙古大青山),金朝占领了东京、中京与上京三大都城,将辽国的主要军事力量消灭殆尽。

  公元1124年冬,当时遁入内蒙的辽天祚帝又重新召集西北契丹军队以及草原各部力量意图反扑,当时的草原各部摄于契丹威望依旧发兵相助,而辽国军队在武州(今山西神池)又再次被击败,天祚帝于次年被俘。此战之后,辽国在西北方面的军队也全部覆灭,同时也彻底丧失了漠北各部落的向心力。曾经在契丹威望下凝聚在一起的漠北部落瞬间成为一盘散沙。

  03.西辽与金的夹缝

  在漠北一片散沙的当口(公元1125年),契丹贵族耶律大石曾经西至可敦城,会见了漠北的十八部王众。然而,耶律大石并没有依靠这些漠北部落进行反扑,而是敏锐地发现到契丹人在漠北的威望已然不再,于是在获得万余精兵之后向西寻求根据地。九年之后,当西辽向金国发动复仇战争,再次跨越漠北时,发现这里“行万余里无所得,牛马多死,勒兵而还”。由此可见,以西辽为号的契丹人已经丧失了对漠北的控制力。

  图/西辽与金朝

  金朝方面,从白山黑水起家的渔猎民族对于漠北高原本就缺乏兴趣与同化能力。当辽国再西北方面的统治崩溃之时,金朝恰恰正在进行对南方宋王朝的全面战争,也难以对北方草原进行全面整合。因为对南宋的战争断断续续,西北方向又有西夏钳制,金国人对于漠北草原的无力感愈发强烈。于是,金王朝选择了对蒙古高原进行远程遥控而非直接统治的策略。

  正是在这个辽金都难以对蒙古高原进行管控的时间节点,孛儿只斤·合不勒(成吉思汗的曾祖)在蒙古草原上趁机自立。 1127年,蒙古周边部落推举他为蒙古部长,遂称“合不勒汗”。这个独立的蒙古力量的崛起虽然遭到了金朝的敌视,但是金朝并不能尽全力消灭这股力量,反而多次被其击败,丧城失地,即使派出后世扬名的金兀术也无可奈何。于是,1148年,金主只能册封合不勒为蒙兀国王,承认漠北的相对独立状态。

  图/短暂崛起的蒙兀国

  虽然蒙古帝国的崛起比合不勒蒙古国还要晚了数十年之久,但它的建立却表明了蒙古高原崛起的大势。在辽金双方的地缘战略真空状态下,一支蒙古式部落的崛起早已成为了必然,成吉思汗只是顺应了这场大势,成为了时代的英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新文章